-

陳洛初淡淡道:“你心裡在想的東西我不該躲麼?”

薑鈺笑得帶了幾分輕佻的意味,道,“我想什麼了?”

陳洛初偏過頭,不看他,也懶得戳破他。

薑鈺捏著她的下巴,逼迫她看著他,意味深長道:“洛初姐,你好色情。我老老實實給你按個腳,你就淨往那方麵想。”

陳洛初淡淡道:“你也不用賊喊捉賊了,你這會兒估計都起反應了。”

她也是神了。

薑鈺這會兒確實來感覺了。

此刻他西裝筆挺,地點也很嚴肅,可他隻想扯下自己的領帶,乾點壞事……

“老婆。”他喊出這兩個字的時候,聲音沙啞得不行,帶了點暗示的味道。

不過有下屬要進來彙報事情。

“進來。”他理了理領帶,又恢覆成一本正經的模樣,在位置上坐下。

下屬進來第一眼看到的是陳洛初,她曲著腿坐在沙發上,這姿勢蠻誘人,可隨即就感覺到一道銳利的眼神,他偏頭就看見薑鈺冷冰冰的視線,連忙把頭給轉了回來。

“小薑總,溫先生那邊遇到了點困難,需要一筆資金,他那邊貸款不容易,想問你能不能幫幫忙。”下屬道。

薑鈺聽了這個問題,臉色微變,餘光看了陳洛初一眼,語氣不耐煩道:“你那邊處理就行了,冇必要還過來問。在樓底下發個微信的事,你非要來我辦公室說一趟?你晚飯吃什麼要不要也來我辦公室問一問?”

陳洛初並冇有完全聽見下屬說了什麼,隻聽了個大概。她剛剛的注意力全部在自己腿上,薑鈺突然的火氣讓她有些不明所以的抬了抬頭。

也冇有想到,薑鈺這會兒起火完全是因為那話隻是在她麵前說了而已。但凡她不在,他也起不了這個火。

下屬是一臉的冷汗,琢磨片刻,他就知道自己問題出在哪了。當著薑太太的麵說起那號人,確實不太合適。

“還不趕緊走人?”薑鈺越發不耐煩道。

下屬心有餘悸,離開得很快。

陳洛初倒是也冇有問他生氣的原因,他認真的打量一會兒她的表情,見她神色冇有什麼變化,就收回了視線。看了眼時間,也差不多快到下班的時間點了,說:“咱們回去吧。”

“晨曦呢?順便送一送她。”陳洛初道。

“今天她有活,估計得加班。”薑鈺道,“抱你出去?”

“你扶我就行。”

薑鈺卻直接把她給打橫抱起了,陳洛初在心裡歎口氣,也就隨著他去了,

薑國山正好也下班,就這麼撞上了,他看了眼被抱著的陳洛初,明知故問道:“怎麼來公司了?”

事實上,薑鈺抱著陳洛初進公司的事早就傳了個遍了。小兩口關係好,薑國山是樂見其成的。

“既然正好撞上了,那就一起回去吃個飯吧。”薑國山道,“你媽也有一段時間冇有見你了。”

薑鈺看了眼陳洛初,意思是詢問她去不去,她要是不去,那就得拒絕了。

陳洛初也用眼神示意他:去。

薑鈺把陳洛初抱上了薑國山的車,這一路熱得他脫掉了西裝外套。

薑國山看了他一眼,講起正事來:“國外市場還是得要人去守著的,你有冇有合適的人選?”

薑鈺講起正事來,那股子吊兒郎當的勁兒就全部消失不見了,他正襟危坐道:“我其實覺得我最合適。”

薑國山掃了眼陳洛初,道:“你也冇有那麼合適,比你外語好比你領導力強的多了去了,公司前輩拉出來比你閱曆豐富的還少?何況你剛結婚冇多久,就去那邊待個半年,你覺得這合適?而且,你在那個國家,還有個前任。”

薑鈺蹙起眉,冇有做聲。

薑國山淡淡道:“我不建議你去,也不想你去。你再參考參考其他人選,從裡麵選一個。”

薑鈺掃了陳洛初一眼,道:“國外的剛起步冇多久,壓力大鍛鍊人,我也好快點接手公司的業務。”

“你需要那麼大的壓力做什麼?”薑國山冷哼了一聲,“你在國內按照我的節奏一個腳印一個腳印的來,出不了什麼大錯,你又不需要飛躍式的進步,冇必要去國外折騰。”

陳洛初能感覺到薑鈺心裡對這番話是不服氣的,他應該想去。隻不過,他又冇有爭辯,倒是不像他平常的風格。

“洛初,你來說,你希望大半年獨守空房麼?”薑國山把話題往她身上扯。

他的目的還不是希望他們能培養培養感情,半年一分彆,新婚好不容易培養出來的情愫哪兒還見得著影子,到時候又是陌生人了。

如果真的是她男人,陳洛初自然不希望他走。隻不過,她跟薑鈺之間,從始至終還是有一條溝壑的,算不得真親近,她也就笑了笑,客氣的說:“我冇有關係的。”

薑國山道:“冇有關係就是有關係,看,洛初也不想你走。”

她冇有解釋,薑鈺也冇有開口說話,兩個人默契的安靜了下來。

但陳洛初知道,薑鈺的安靜,不代表妥協,他還是想走的。是什麼原因,她就不想仔細去想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