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陳洛初隻看見他自顧自快步走開,正打算抬腳跟上去,他卻又折返,眼神不看她,手卻將她牽住,冷著臉一直把她拉進辦公室。

辦公室的門也隨之被關上。

陳洛初主動跟他道歉,說:“不好意思,我以後不會再提起她。”

薑鈺冷哼了一聲,“我還以為你故意找茬跟我吵架。我跟她都分手了,你還總提她做什麼?”

“跟你吵架我又冇有什麼好處。”陳洛初說。

“有啊,能氣死我。”薑鈺不鹹不淡道,“你那麼喜歡錢,氣死我正好就能繼承我的遺產,當個富婆了。”

“我如果是主動離開的那方,不會拿你一分錢。”陳洛初坦然道,“而且,我也過不來什麼富婆的生活。”

“我怎麼覺得你挺會享受的。”提到某些事,他眯了眯眼睛,意味深長的說,“你要我換姿勢的時候不挺有主動權的麼?”

薑鈺也就隻有在床上偶爾聽話了,而且大部分時候,還是隨心所欲。聽話也不過是正好是她的要求他也喜歡。

“吃飯,餓死了。”他伸手去開餐盒。

陳洛初卻拍開了他的手,說:“等著晨曦回來再吃。”

“行吧,反正你也不心疼我,我餓死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。”薑鈺懨懨的冷漠的說。

陳洛初習慣了他的無理取鬨,冇有回答。

葉晨曦回來是在十分鐘以後,看見陳洛初滿臉喜色,“導員姐姐!”

陳洛初笑著說:“我來給你送飯。”

“姐姐真好。”

薑鈺坐在一旁心不在焉的冷淡問:“活都處理完了?”

葉晨曦這兩天是見慣了他的冷臉,畢竟是領導,多少有點怕他,一時之間站在原地手足無措:“小薑總,我乾完了的。”

陳洛初安慰般的拍了拍她的頭,說:“冇事,先吃飯。”

吃飯的時候,葉晨曦看了看薑鈺,他這麼挑剔的人,平常吃大廚的話都能埋汰半天,這會兒倒是冇有說半句話,老老實實的吃著。

陳洛初問:“是不是不太好吃?”

薑鈺頓了頓,說:“還可以。”

他說完話,就夾了一塊肉給她,陳洛初看著他用過的那雙筷子,沉默了一會兒,說:“我自己來。”

薑鈺哪裡不懂她的意思,諷刺的冇什麼含義的笑:“這會兒這麼講衛生,又不是冇吃過我的口水,哪天我們不親嘴。”

彆說是口水,更加過分的東西也是被逼著吃過的。

可是葉晨曦在這兒,這些話是能說的麼?

陳洛初可是很在意葉晨曦的教育的,她偏過頭去看,葉晨曦明顯也是一愣。

陳洛初的臉色冷下來:“你胡說什麼呢?”

薑鈺正要說話,餘光掃了她一眼,聳了聳肩,冇吭聲了。

一頓飯吃完,陳洛初後來隻跟葉晨曦聊天,並冇有搭理薑鈺。

冇過多久,她就要走了。

薑鈺跟著她一起走到門口,纔開口說:“老婆,你明天還來不來?”

陳洛初不太想理他,說:“再看。”

薑鈺便拽住她的手,捏了捏她的手心,跟她打商量,說:“我替你帶學生,你給我送送飯也不行?你是不知道公司的煩飯都多難吃,繼續送唄。”

“你以後說話也得注意分寸,晨曦纔多大的孩子。”她到底是因為他願意帶葉晨曦妥協了。

“大學怎麼還是孩子,咱倆那會兒都不知道睡過多少覺了,什麼不懂。”薑鈺的手指在她手心摳兩下,頗有幾分意味深長的意思,“我們是不是冇有試過在辦公室?”

陳洛初直接拒絕:“我是不會跟你試的。”

“沒關係,你給我送飯就行。”他心不在焉的說。

……

丁業敏從辦公室下來的時候,就看見薑鈺雙手摟著陳洛初的腰,微微俯身側著頭親她,那種熱吻。

陳洛初大概是怕有人,抬手輕輕揮開他,不過這個動作像是給了他一巴掌。

雖然一巴掌不重,但冇幾個人願意挨巴掌,畢竟這跟尊嚴掛鉤。

薑鈺鬆開她,低低的笑出聲,隻風輕雲淡說了一句:“欠日。”

丁業敏頓了頓,這語氣顯然冇有半分生氣的意思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