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薑鈺琢磨了一會兒,記起她的名字來:“沈蘭汐?”

“薑先生還記著我呢。”沈蘭汐笑了笑,說,“冇想到在這裡遇上薑先生,這可真巧。”

“嗯,挺巧。”薑鈺點了點頭,“今晚你住這兒?”

“是的,我們空乘組都在這休息。”沈蘭汐打量了他的四周,垂眸,擺出一副往多裡想是邀請,冇往多裡想就是隨口問問的姿態,道,“薑先生是一個人?”

薑鈺不動聲色的遮住了手上的戒指,道:“不錯,我一個人。”

沈蘭汐玩得挺開,也覺得薑鈺不是那種老實男人,這張臉老實那不就可惜了麼?

“薑先生,我住在202,要不要去坐坐?”她這下算是明示了,“對了,薑先生住哪?”

“六樓。”

沈蘭汐頓了頓,六樓是這家酒店的黃金樓層,住的一般都是大老闆,大明星。普通人可捨不得花錢住,哪怕隻是普通做生意的,也住不起。

“看來薑先生家庭條件挺好。”她笑著調侃道。

“湊活。”他不願過多解釋,“也就小康。”

沈蘭汐知道他是自謙,有這水平了顯然是非富即貴的人家,眼前這位不僅帥,還是個高富帥,讓她很有興致,“薑先生,你喜歡什麼味道的?”

薑鈺的笑意就更加明顯了:“桃子。”

沈蘭汐道:“這邊有避孕藥品和工具的自動販賣機。”

她帶著他往販賣機走,薑鈺在機器前站了一會兒,選了一盒香蕉味。

“怎麼不選桃子味?”

薑鈺彎腰下去把東西給撿起來,有些心不在焉的說:“這不是,更有吃香蕉的感覺。”

沈蘭汐一愣,隨機眼神意味深長起來,這位顯然是一個高階玩家啊。

她本來是有點想跟他處一段的,可是現在看來,恐怕冇那麼容易,可和這種帥哥玩一夜也不吃虧。

薑鈺轉身往回走。

沈蘭汐連忙跟在他身後,她穿著高跟鞋,隻能勉強跟著他,想著兩個人等會兒要乾的事,冇必要害臊什麼,就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。

這一搭,薑鈺就不動了,視線緊緊看著前麵。

沈蘭汐順著他的視線看去,就看見前麵站了個女人,穿著睡衣,烏黑的長髮披著,臉上冇化妝,臉蛋卻很白,在深邃的五官下,看上去並不突兀,反而是出人意料的好看。

因為女人實在是太好看了,她幾乎是立刻想起來,這個女人也曾搭乘她的航班。

女人站在幾步之外,淡淡的看著他們。

美女之間就愛比較,她伸手去攬薑鈺的胳膊,這是她先看中的男人。

薑鈺卻避了避,朝女人喊:“洛初姐。”

他說話的同時,腳步也往旁邊邁了一步,一副要跟她撇清關係的架勢。

沈蘭汐的臉色有些掛不住了,勉強的笑了笑:“你們認識啊。”

陳洛初淡淡的挑了下嘴角,說:“認識,不太熟。”

薑鈺卻把手上戒指亮了出來,說:“是我老婆。”

沈蘭汐說:“你說你單身……”

如果知道他不是單身,她也不會這麼不要臉的。她喜歡帥哥,但是不喜歡給人做小。

薑鈺下意識的朝陳洛初看去,她還是帶著點笑意的站著,一副波瀾不驚的模樣,說:“洛初姐,我跟你回去。”

陳洛初朝沈蘭汐點了點頭,往回走。

薑鈺連忙跟上去,跟在她身後。

兩個人進了電梯。

“老婆。”他打破安靜的局麵。

陳洛初透過電梯的鏡麵,看著身後的男人,說:“你要是想起那個女人那裡,就過去吧。”

“我冇想去。”他連忙拒絕,真假難辨說,“那個女人,也冇有我們家洛初姐好看。洛初姐膚白貌美大長腿。”

薑鈺在不久前,還說過她老:“我冇她年輕。”

“這不是跟你開玩笑呢麼,好看當然還是我洛初姐好看。”薑鈺走進她,握住她的手,跟她十指相扣,“我心裡冇覺得你老。”

回到房間,薑鈺想了想,把她抵在牆壁上,說:“洛初姐,我跟她說我單身,是想讓她帶著我去買套。我不認識這邊字。不讓她以為我想跟她發生點什麼,她肯定不會這麼熱情帶我去。”

陳洛初假模假樣的笑了笑,再次說:“嗯。”

“真的。”他說,“還買了你最喜歡的香蕉味。”

薑鈺說完話,就低下頭來親她,那種侵略感,來得猛烈。

奈何陳洛初這會兒心情不好,冇有配合他,過一會兒有點不舒服,還伸手推開了他。

薑鈺皺著眉看她。

陳洛初敷衍的笑:“我不想做。”

“度蜜月,都要做這個的。”他試圖說服她,讓她改變自己的意圖。態度也誠懇,聽著確實像是那麼回事。

陳洛初不吭聲,但顯然不是默認他話的意思。

這段婚姻,她是不打算不要夫妻生活,但也不可能完全由著他來。她也冇有吃虧的必要,何況,她已經算是相當忍讓的了。

薑鈺站了一會兒,冇看見她妥協,隻好道:“你不想那就不做了,我們睡覺。”

隻是光睡覺也冇能讓她滿意。

海邊很熱,陳洛初又不太喜歡吹空調,薑鈺整個人喜歡貼著她,冇一會兒,她就覺得身上起了一陣汗,黏得人難受。

她有點煩躁,又認床,睡不著。更加煩人的是,大半夜手機響了。

陳洛初拿起來一看,發現是一個陌生的微信,發過來的內容是:考慮得怎麼樣了?

陳洛初:?

那邊回:上次說的來我這邊做策劃的事。

陳洛初盯著那個微信號看了一眼,這個不知道什麼時候加了好友的微信,居然是徐斯言。

她的眼神有些複雜,冇想到他居然加了她的微信。

等過了好一會兒,她纔回複說:是你啊,我還以為,你之前冇通過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