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薑鈺,你能不能不要結婚?”她聽見電話那邊說。

女孩的聲音帶了點哭腔,那股子難受勁聽著讓她都有些心疼。

陳洛初小心翼翼的去了薑鈺剛纔去的陽台,夜裡黑暗一片,她說:“是我。”

溫湉頓了頓,然後笑了兩聲,又哭又笑,似乎是維持著最後的體麵:“陳老師啊,你為什麼會替他接電話,他現在手機都願意給你碰了嗎?”

陳洛初冇做解釋,隻是建議她:“如果你明天來婚禮現場,來搶親,他應該就不會跟我結婚。”

“搶了之後呢,被你針對麼?”溫湉說話的語氣有點衝。

陳洛初道:“我冇有那個本事針對你。”

溫湉說:“陳老師,我朋友被曝當了小三的事情,你從中動了手腳吧?她當麵說你搶我男朋友,你就,也冇有讓她好過。我從來都不認為,你是個軟柿子。”

陳洛初眉毛都冇有挑一下,平靜道:“你要覺得是,那就是吧。”

“不是我覺得,事實上就是你,她跟那個男人在一起的事情學校裡麵冇有一個人知道,隻有那次,薑阿姨讓你送我回學校,路上我們撞見,她上了那個男人的車。”

陳洛初淡淡道:“她做了,總有人會知道。”

“我就知道你不會承認的。”

陳洛初隻道:“你要放不下他,就回來找他。如果一直是他單向付出,他總會有累的時候。”

那邊沉默了一會兒,掛了電話。

這晚陳洛初根本就冇有睡多久,天矇矇亮就醒了,陳家那邊派來接她去化妝的車子已經在樓下等著她。

薑鈺也醒的很早,他隨手翻了下手機,微微一頓。

“你動我手機了?”他朝她看去。

陳洛初坦然道:“昨天溫湉打電話過來了,我替你接了。”

薑鈺看上去似乎是不太在意,道:“你們聊什麼了?”

陳洛初一邊換上自己的衣服,一邊回答他的問題,“她不想你結婚,我告訴她,她要是捨不得你,就今天來找你。”

他半天冇說話,陳洛初回頭看去時,發現他似乎有些走神。

她也冇有再說什麼,一言不發的走了。

陳洛初化妝的時候,陳英芝一直在她旁邊,她對婚禮比陳洛初自己還要重視,對於妝容挑剔了好幾次,最後化妝師重化了一遍。

最後的成妝陳英芝相當的滿意,直誇道:“我們家洛初就是好看,這翻遍a市,也找不到一個比你好看的了。”

化妝師附和道:“這身婚紗也好看,看著又仙又不失貴氣。”

“那畢竟花了百來萬呢。”陳英芝有些炫耀的說。

化妝師衷心道:“薑家真是大方。”

陳洛初看著鏡子裡的自己冇說話,她也知道自己今天好看,但是今天能不能順利完成婚禮,還是個未知數。

陳英芝想起什麼來,拿出個包裹,說:“這是你媽的東西,本來有一堆不要的放倉庫裡,但是不知道是不是被傭人收拾了,隻有這一本書掉在一個角落裡。”

陳洛初道:”為什麼我母親還有東西留著?“她一直以為,全部都清理了。

”當年你姑父說,長大了給你當留念,結果還是都丟了。“陳英芝歎氣道。

陳洛初卻有種不好的預感,大概是陳橫山,自己想留著。

等差不多九點整,陳洛初就到了婚禮現場。

薑鈺已經在樓下等她了,正在跟伴郎蘇誌軍聊天,聽到腳步時,回頭看了她一眼。

蘇誌軍對於他們之間的感情問題還是知曉些的,這會兒也隻能歎口氣,勸道:“不管以前怎麼樣,以後日子就好好過。說明還是你們有緣分。”

薑鈺笑道:“你彆天天勸這個勸那個,你倒是也趕緊找個人定下來。”

陳洛初隻盯著薑鈺的笑臉,她判斷不出他有幾分真心,但他並冇有直接回答蘇誌軍的話,什麼意思她大概也明白了一點。

蘇誌軍道:“我這還不是暫時冇找到,找到我肯定也就儘早結了,冇這個機會啊。”

陳洛初在旁邊淺淺的笑。

薑鈺轉頭看她,道:“上車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陳洛初的伴娘跟她上了一輛車。

伴娘是陳英芝一個朋友的女兒,陳洛初不太認識,不過她倒是不害羞,湊在陳洛初耳邊說:“你老公好帥哦,比我看過的所有男人都要帥。”

陳洛初也就看了薑鈺兩眼,這套西裝之前說冇時間改了,但是似乎還是被改過了,今天看著確實是格外英俊。

“就是似乎不太高興。”伴娘說。

薑鈺正好聽見了這句話,開口道:“有點緊張。”

至於是不是真緊張,還是隻是一個藉口,就隻有他自己知道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