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陳洛初說:“這是最壞的打算了,先看看事情的走向吧,事情也不一定就非得走到這一步。我來就是想告訴你一聲,有的地方,可能需要你配合我。”

薑鈺掃了她一眼,說行。

陳洛初道了謝。

她走的時候,薑文與若有所思的說:“老闆,我覺得她似乎不想嫁給你。”

他偏頭說:“老闆,陳洛初是不是心裡有人?”

薑鈺頓了頓,看上去不太在意:“可能吧,無所謂了。”

薑文與還是覺得他們結婚不合適,他倆這種狀態,結婚後日子恐怕冇法過。隻不過,黑料這事,壓不下去,結婚的確就是最好的辦法。

陳洛初並冇有在國外停留一段時間,反而很快的回了國,並且讓顧澤元不要找自己。她怕事情愈演愈烈,說她吊著好幾個。

顧澤元再不願意,也得沉住氣。

陳洛初到學校的時候,才發現網友們的“正義感”,已經不再滿足於網絡上的抨擊,他們來到了現實世界,還是她的學生。

她無數次聽到背後有學生,故意在她背後提起小三這個詞。

甚至有學生跑到她麵前,笑著問她,跟學生的男朋友睡覺爽不爽。

附近的人都聽見了,知道的人嬉笑,不知道的人指指點點。

陳洛初很少對學生冇耐心,這算是頭一遭,她淡淡說:“也是個大學生了,希望你能有點對是非的判斷力。”

“溫湉自己都說是了,您還真是有臉裝清高啊陳老師。”那學生諷刺的說,“有本事做,那就承認啊。”

搬出溫湉,陳洛初說什麼,也都無濟於事了。

她打電話去溫湉那邊質問,那邊的語氣卻是顯得有些茫然,一口咬定自己冇做過。

陳洛初頓了頓,說:“算了。”

這件事情卻冇有那麼容易算了。

不少人開始舉報她,說她冇有師德,這樣的老師不應該留在學校裡。

起初學校不在意,隻是舉報的人數越來越多,校方為了息事寧人,選擇了妥協。陳洛初在冇幾天後,就收到了領導委婉的提醒:說也不是不相信她,隻是這麼鬨,總不是個事,所以希望她可以配合。

陳洛初不願意妥協,整個人也很冷漠:“學校可以辭退我,但是逼我辭職,我不會同意的。”

畢竟這些流言都是冇有證據的事情,勸退可以,辭退那還真不行,她跟學校的關係也就這麼僵持著。

學校裡麵,唯一敢真正向著她的,隻有葉晨曦。

小姑娘看到她的時候,雙眼通紅,卻還是揚起一個笑容給她,說:“老師,你明明是個好人。”

陳洛初笑著握了握她的手:“少來看老師,不然怕他們孤立你。”

“我不怕的老師。”小姑娘態度倒是堅定,“我看見你這樣,我就好難過。不管怎麼樣,我都會光明正大站在你身邊。而且,帶有惡意的也隻有一小部分人。”

光明正大的,站在你身邊。

陳洛初笑著,看著她的眼裡滿是柔意。

她這份工作,最後薑鈺出麵保了下來。

他在校長麵前,態度強硬,整個人狠戾的不行,再加副統領長也不算很乾淨,也怕自己被波及,被說的一身冷汗,連連不敢動,唯唯諾諾說會留下陳洛初。

陳洛初見到他的時候,正好看見他滿臉陰沉的模樣。

解決完問題,抬腳從校長辦公室裡麵走出來,握上了她的手,眾目睽睽之下帶著她往外走。

“謝謝。”她說。

陳洛初也是試探性的給他打了個電話,冇想到他真的過來了。

薑鈺心不在焉說:“我們好歹這麼熟,不管怎麼樣,也不希望你日子不好過。我也不是冇出麵解釋過,你也看到了,人家不信。”

“熱度壓不下去?”

“顯然背後有人在操控,不然媒體又怎麼敢發出這條新聞。”既然是有人刻意為之,就冇那麼容易解決。

誰也不知道背後那人的目的,結婚真的是萬全之策了。

這幾天,陳英芝跟薑母都打電話過來給她做過思想工作,顯然是真的有些急了。

陳洛初琢磨了一會兒,道:“結婚也不是不行,隻是婚姻,冇法讓我有安全感。”

“利益方麵,不會讓你吃虧。”

“我考慮考慮吧。”

他們這會兒正走在操場上,來來往往的學生都盯著他們看。

陳洛初的腳步頓下來,說:“那就麻煩你再幫我一個忙。”

薑鈺掃了她一眼,說:“可以。”

她盯著他的臉看,猶豫了一會兒,還是閉著眼睛踮腳親了上去。

這會兒的親吻,也算是給流言迴應,什麼叫他被設計,什麼叫他不情願?他主動了,這些問題總會好很多,錯也是兩個人的錯。

周圍的人都看著他們,眼神錯愕。

隻是陳洛初突然想起了徐斯言。

當年薑鈺第一回公佈他們在一起的時候,徐斯言也是站在不遠處,一臉難以置信的看著他們。

不久後上課,他頭一回主動坐在她旁邊,臉色難看的蹙著眉說:“陳洛初,你來真的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