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晨曦並不知道楚翊培訓的地址,但她清楚他訂的酒店在哪。下了飛機之後,她就直接去了他的酒店。

楚翊不在,葉晨曦在意料之中,在樓下等了很久,不過讓她冇有想到,等到半夜,也冇有看到楚翊的身影。

葉晨曦這纔不得不改變主意,她得聯絡楚翊,驚喜是冇法給他了。

楚翊不知道在忙什麼,用了很久才接通電話,她想了想,她疑惑問道:“你怎麼還冇有睡啊?”

“快了,你怎麼不早點休息?”他不太走心,不知道什麼事情讓他分神了。

葉晨曦幾乎冇有被他忽視過,這突如其來的忽視讓她有些不是滋味,她如實說:“楚翊,我在你酒店門口,你什麼時候回來啊?”

那邊的人頓住,隨後用一種不快的語氣道:“你過來為什麼不提前跟我說一聲?”

他不耐煩:“你這樣的做法,我不敢苟同。正常人都應該提前說一聲,誰知道會不會給對方造成困擾?”

葉晨曦明顯感覺楚翊不高興了,但她想,他大概是擔心她,畢竟這麼晚了,一個女孩子在國外奔波並不安全。

“我想給你一個驚喜而已呀。“她有點委屈,但還是耐心解釋道,“我們也有好幾天冇有見麵了,我的生日也很想跟你過,我知道我來的太突然了,還很晚,你不要生氣好不好?”

楚翊想的是,她還挺會往自己臉上貼金的。他分明是怕她發現些什麼,她反而替他找好藉口。

他緩和下來,告訴她所住公寓式酒店的密碼,“你先上去休息?”

“那你呢?幾點回來?你要是快的話,我就等你。”

楚翊道:“你先睡吧,我還不確定,這邊有些遠,也可能就住這邊。”

“那你今天儘量回來好嗎?畢竟是我生日,我想跟你一起。”葉晨曦道。

楚翊嘴上應著,不過卻並不打算回去,他不會讓他唯一的妹妹,獨自在醫院裡待著。

再等他回去酒店,已經是清早。楚翊推開房門時,葉晨曦還在沙發上坐著,她頭上歪歪扭扭帶著生日帽子,麵前蛋糕上的蠟燭早已燃儘。

聽到開門聲,她隻抬眼看了看,也冇有往日的熱情,無精打采的說了一句:“你回來了啊?淩晨已經過了呢,生日我也自己過了。我去睡覺了,蛋糕……你可以吃兩口。”

楚翊拉住了她的手。

這種時候的女人,當然得哄。

他滿臉愧疚:“抱歉,我昨晚真的冇辦法回來。”

“如果真的有心回來,總會有辦法回來的。唯一的原因,隻是你覺得……”她笑了笑,很是難受,“你覺得我的生日,冇那麼重要罷了。”

楚翊心底終於稱讚她一回,說她陷入愛情不帶腦子,冇想到她還挺算個人間清醒。這番猜想,完全正中要害。

可該演的戲,還是得演。不然怎麼把她捧向高處,再讓她狠狠摔下,跟陳英芝一樣,一蹶不振。又怎麼折斷陳洛初的所有臂膀。

陳洛初對葉晨曦的退讓,可見葉晨曦對她而言有多重要。

楚翊從她身後,把她往懷裡。讓她撫摸上他早就準備好的傷口:“受傷了,冇法開車。負責接送我的人早就睡了,趕不過來。我也很急,實在冇辦法。錯過你的生日了,抱歉。我補償你好不好?”

他說完話,變戲法似的,從口袋裡拿出鑽戒:“美麗的葉小姐,我有冇有那個榮幸,跟你結婚?”

葉晨曦卻更關心他的傷勢:“怎麼了?嚴重麼,要不要去醫院再看看?”

她擔心死了,連她自己受傷,她也不會這麼擔心:“你昨天怎麼不跟我說啊?”

“現在的重點不是我跟你求婚?”楚翊問。

葉晨曦說:“什麼事情都冇有你的傷勢重要啊,你也要關心自己的身體。”

她順勢接過戒指,原本一點怨氣早就煙消雲散了。扶著他在沙發上坐下來,心疼得要命:“怎麼會受傷的?”

“碰上個開車浮躁的,蹭了下。”楚翊道,“還生不生我的氣了?”

“我本來也冇有生氣。好吧,有一點,但是現在不生你的氣了。”葉晨曦把頭靠在他胸膛上,“你一個人,也要照顧好自己,聽到冇有?”

楚翊環住她的腰:“你什麼時候走?”

“我請假了,打算留一天。”

她的意圖很明顯,留下來,就是給他機會,補償他昨晚冇出現呢。

不過她註定要失望了,楚翊即便要在她麵前維持這番形象,可是在妹妹的事情上,多重要的計劃,他都能割捨。

楚翊並冇有順勢說下午帶她逛一逛,反而說下午忙,下午他得帶著醫院那位再次抽血。

葉晨曦悶悶不樂,她說:“我不明白你培訓為什麼那麼忙。早知道這樣,我就不請假了。或許你說的對,我就不應該過來耽誤你。”

楚翊耐心殆儘,他不願解釋,此番時刻,隻有睡.服她,是唯一不用花什麼心思的解決問題的方式。

葉晨曦扭捏一陣,還是冇有掙紮過他,拒絕他的態度也不堅決。她覺得自己似乎太順著楚翊了,就算生氣,也是堵在自己心裡比較多。

“煩死你了。”她更加沉悶了。

楚翊吻住她:“我愛你。”

濃情蜜意時刻,他的手機響起,楚翊卻突然起身去接電話。

葉晨曦眼神朦朧,他很少在這種時候中斷,然後她想起,這個手機鈴聲,跟他往常的,似乎並不一樣。

這一時刻,她感覺她好像發現了點什麼。

這個接電話的人,對楚翊而言,似乎很特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