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陳英芝很少有這麼有主見的時候,不顧傷病,說走就走,這天天氣也很差,陳洛初拗不過她,用最快的速度,給她選了一個地方。

所有醫護人員都勸她,陳英芝隻是輕飄飄一句:“再留下來,我撐不下去的。”

陳洛初聽的心尖在顫,在旁邊一言不發。

之後她跟著陳英芝去了機場,一路上也很安靜,直到她要登機了,陳洛初到底忍不住關心了一句:“姑姑,我不在,你要照顧好你自己。”

陳英芝隻是冷漠厭惡的看了她一眼,那種厭惡,讓陳洛初笑不出來,陳英芝說:“你是一個永遠隻會替你自己想的人,自私這點確實像他。而我,很好騙是不是?”

她喃喃自語:“我又傻又冇主見,我活該。悔改被陳橫山跟她耍得團團轉。”

到頭來她給她的評價,多少年的互相依偎,不過如此。

陳洛初說不出話,她艱難笑起來,“姑姑,祝您一路平安。”

陳英芝上飛機那刻的背影,孤獨而又無情,她冇有回頭看她一眼,相反再也不見陳洛初,是她的解脫。

很快陳英芝就消失不見了,好像她決絕的從陳洛初的世界裡,離開了一樣。

那個把她當成閨女養的人,大概再也不會再為她擔憂,不會再跟她說,洛初,有事記得回家,你是有家的孩子。

家已經冇有了。

機場裡人來人往,陳洛初拖著沉重的步伐往外走,回到車上時,她再次給葉晨曦打電話,在漫長的電話鈴當中她不停質問道:“為什麼還冇有回來呢?”

陳洛初想,她不能一個人再待著了,她太心痛了,她得找點什麼事情,來分散分散注意力。

正巧薑鈺電話打進來,她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樣,說:“薑鈺。”

陳洛初很少有這麼難過的時候,難過到情緒抑製不住,喊出薑鈺名字的時候,她就忍不住祈求:“來找我吧。不管你現在有什麼事,求你來找我。”

……

薑鈺找到陳洛初時,她似乎很好,但仔細看去,眼底帶著肉眼可見的落寞。

他蹙眉朝她走過去,她笑得勉強:“姑姑走了。”

薑鈺一頓,隨後將她攬進懷裡。

陳洛初一副依賴姿態,她身邊現在,隻有薑鈺,她緊挨著他,冰冷的內心才感受到片刻溫暖。陳洛初說:“我想過所有人會離開,唯獨冇想過姑姑會走。”

“為什麼之前不告訴她?”

“她接受不了的,無論任何時候,她都接受不了。我想她開心快樂的活著,不想再讓上一輩的事情影響她了。”陳洛初露出幾分茫然,“是我做的不對嗎?”

她說:“可是我本來以為這件事,可以瞞一輩子的,除了我之外,隻有你知道……”

陳洛初突然看向薑鈺。

他也冇有任何表情的看著她。

陳洛初不該懷疑到薑鈺身上,這個不信任的念頭讓她打了一個冷顫。她突然緊緊抱住他,認真解釋說:“我冇有懷疑你,抱歉。薑鈺,你不要生氣。”

薑鈺心情複雜。

陳洛初低聲下氣的服軟,太難得了。

陳英芝的離開,似乎抽了她一條主心骨,她傷的厲害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