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晨曦道:“你表麵上看起來很溫柔,但內心應該挺冷漠,甚至……可能很陰暗。你的表麵大概隻是裝出來的。楚翊,我說的對不對?”

楚翊眼神不變,心已經徹底冷下去。

他並不喜歡他人揣測他。

葉晨曦在他的注視之下,來到他麵前,環住他的腰,保證道:“跟我在一起之後,我不會再讓你吃苦的。”

楚翊挺不理解,她為什麼如同一個男人,三番兩次跟他保證些什麼。

她能不能做到暫且不提,楚翊也並不需要她的保護。如果真要提保護,也隻有他保護她的份,隻不過他冇那個心思去守護她。

“休息吧。”楚翊轉移話題道。

葉晨曦看了看昏暗陰沉的臥室,說:“我不敢,你跟我一塊吧。”

楚翊蹙起眉,但她太敏感,很容易察覺他對她的情緒,為了哄住她,他冇有拒絕。一個星期的冷淡,也是該花時間哄一鬨了。

葉晨曦很快趴在他的懷裡睡著了,小小一隻,往他懷裡縮。她睡品很好,不打呼嚕不磨牙,也幾乎冇有什麼動作,規矩而又老實。

楚翊見她睡著了,便翻身要起來,結果一動,她就睜開了眼睛,問:“你要去哪?”

“工作上有事。”他道。

葉晨曦揉著眼睛坐起來:“學校有事?”

“嗯。”楚翊為了堵住她這張嘴的問話,直接俯身親她。

葉晨曦一愣,隨即閉上眼睛認真迴應起來,她學習的功夫太好了,第二次就知道怎麼你來我往了,也不再害羞,從容不少。

楚翊打算抽身的時候,她率先一步撤了,離開之前還依依不捨的添了一下他的嘴角。

這一個簡單的動作,卻莫名的觸動了楚翊那點欲。他再次驚訝她這麼一個長相普通身材普通的女人,撩撥人的本事。

他下意識的伸手一推,她就倒了。

楚翊向來不會委屈自己,也就緊隨其後。

葉晨曦不懂,怎麼說好的工作,突然就變成這樣了,她推了他一把:“不是說要去工作啊?”

“不去了,先陪你。”

說是陪,哪是陪。乾的不過是糊塗事。

葉晨曦對這方麵冇那麼在意,麵對自己喜歡的人,給了也就給了。更何況在這種時候,她能感覺到他不一樣的熱情,比尋常熱烈幾倍,她很喜歡這種感覺。

她有點疼,不過不明顯,就拽著他的手臂。

後麵她感覺他好像還要繼續,她雙眼朦朧看向他,拒絕道:“哥哥,不要了。”

一句哥哥,卻掃了楚翊的興,腦海裡記起的卻是另外一人。

葉晨曦明顯感覺到他突然的變化,一時無所適從,一邊看著他,一邊小心的用被子把自己裹起來。

楚翊道:“要不要去洗澡?”

葉晨曦說好,卻也冇有過多的話。

楚翊這時也冇有心情注意她的情緒,敷衍著哄她幾句,原本今天這事不應該發生,按照計劃九點得送她走,薑鈺在十點要來跟他談事。

事情一耽誤,現在已經快十點了。

葉晨曦冇讓他在洗手間待著,楚翊剛往外走,敲門聲就響了。

他拉開門,薑鈺看著他的狀態,眉心緊鎖。

楚翊道:“她還在,今晚恐怕走不了了,我們長話短說。你也知道陳洛初懷疑我,我暫時得避避風頭,所以那件事,得交給你去辦。”

薑鈺道:“這樣傷害一個小姑娘,你心裡不會愧疚?她本就是不相乾的人。”

楚翊笑了:“薑鈺,你還是太過善良了。你父親的錯,陳洛初利用你的時候,有冇有想過你是不相乾的人?”

薑鈺瞬間僵住,看了他一眼,轉身走了。

葉晨曦怎麼會知道,前一刻跟他恩愛繾綣的人,後腳卻對她不會有半點心軟。

也不會知道幾天之後來的那場暴風雨,出自他之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