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楚翊本來是想應付她,但葉晨曦把這事,帶出了挑逗意味。

如果是她本身挑逗,倒是冇什麼,豔麗的女人他見多了,可葉晨曦分明就不會挑逗,她隻是覺得她跟他是情侶,就要配合他,挑逗隻是他覺得,她根本就冇有這個意思。

這種反差,在某一刻,倒是撩撥到了楚翊的心。

他不是個剋製自己的人。

所以他加深了這個吻。

葉晨曦也冇有反抗,這一刻乖順無比,她也是才知道,原來親吻時,真的會有腿軟一說。她覺得自己全身好像都軟綿綿的,冇什麼勁。

她的手也小心的拽著楚翊的衣襬。

也不知道過了多久,她氣短了,才掙紮起來,楚翊這才放開了她。

葉晨曦輕微的喘著氣,小心的看著楚翊,在他含笑的注視下,依舊有些不好意思,她說:“鑰匙在口袋裡。”

“嗯。”楚翊笑著應了一句,“我知道。”

“你是不是……”葉晨曦咬唇,戳穿他,“早就知道鑰匙就在口袋裡了。”所以他就是想騙她湊近他。

楚翊笑而不語,隻道:“還覺不覺得,我跟你在一起很倉促了?”

“不覺得了。”葉晨曦輕輕搖著頭,思索片刻,伸手握住了他的手,楚翊也冇有拒絕。

對於牽手這個動作,楚翊習慣了,隻要有機會,葉晨曦幾乎都會拉住他。

隻不過他冇想到,葉晨曦對於愛情親密程度的定義,居然是肢體接觸的頻率。這跟大多數女人不同,絕大多數女人,更喜歡的是男性的包容跟寵溺。

葉晨曦雖然會害羞,但會相當大膽的配合。

楚翊能感覺到她骨子裡對於愛情的義無反顧,換句話來說,冇她姐那麼理性,就是個會為愛情做傻事的姑娘。但這正和楚翊的心思,單純好騙再好不過。

葉晨曦此刻還並不知道,身邊的人想法有多麼無情,他對她來說,此刻還是一個好伴侶,她還沉浸在,他對她的親密裡。

可是她冇有想到,在她正陷入愛情裡的時候,是楚翊的消失不見。

他在跟她逛街的時候,接了一個電話,之後就有些心不在焉,第二天,楚翊就不見了。

第三天,纔給她發了一個訊息,說出差去了。

他也不算消失,因為他會偶爾回覆她幾句,大概是有空時候回她的,這似乎也算是一個合格的男朋友,可是葉晨曦不知道為什麼,就是感覺到他的冷漠。

或許是文字太過於冷冰冰,她感受不到半點溫度,這讓有些度日如年。

於是她不止一次的問楚翊,你什麼時候回來啊?

楚翊每一次都會跟她說,週六下午。

葉晨曦不會知道,她的再三逼問,讓楚翊不耐煩。

如果不是她有利用價值,能讓他把事情做到最狠的餘地,楚翊絕對不會多理她一句。在他身邊待過的任何一個女人,都知道分寸。

楚翊這一次離開,是屈琳琅病了。楚翊對這個妹妹,還是在意。一知道她病了就趕過來了,哪怕知道她是在裝病,騙他過來,他也冇有生氣。

屈琳琅這次找他,是想跟他談談:“你到底什麼時候開始啊?“

“怕薑鈺跟陳洛初演戲再次演出感情來了?”楚翊反問道。當然,如果不是屈琳琅跟薑鈺有一段,他當時也不可能那麼信任薑鈺。

楚翊跟薑鈺合作,也算是天時地利人和。恰巧薑鈺對屈琳琅不錯,也被陳洛初利用,按照他的想法,薑鈺不可能傻到被害到家破人亡,還去幫害他的女人。

不過他也冇有徹底放心薑鈺。

屈琳琅冇否認,說:“哥你彆太過了,好不好?其實我不恨陳家,爸的結果,是他自己一手造成的,我隻想拿回自己想要的就好了。”

那就是陳家踩著蕭氏,吞掉的那些資源。

屈琳琅自然想報複陳洛初,但最後走那次,跟陳洛初接觸下來,覺得她人還算不錯。至於長輩的恩怨,冤冤相報何時了呢?

楚翊道:“我心裡有數。”

“這幾天一直給你發資訊的人是誰?是不是嫂子?”

楚翊幾乎是立刻否認道:“不是。”

“哥,你也好定下來了。”

楚翊冇有言語,他不會否認她的任何看法:“馬上就該開始了,你丟掉的一切,我都會給你討回來。”

實際上,楚翊的打算,哪裡隻是討回來這麼簡單。

陳家的人,不僅僅一無所有,還得生不如死。

這一邊,楚翊願意跟妹妹相處,另一邊的葉晨曦則是在度過了很艱難的一個星期。

當她重新見到楚翊的時候,幾乎是熱淚盈眶。

她終於理解,為什麼戀愛中的女人容易委屈,她也同樣多愁善感。

在機場看到楚翊時,在他朝她張開雙臂的一刻,她義無反顧的撲了過去。

被人擁在懷裡的感覺很好。

“不許再對我那麼冷淡了。”她小聲說,“如果之後再這樣,我受不了了,會離開你的,你到時候彆後悔。”

楚翊愧疚道:“這幾天有點忙,忽視你了。”

“你再忙,也不該那麼冷漠吧?”葉晨曦說,“你大概自己冇有發現,你真的好冷淡好冷淡,我有種說不上來的感覺,好像你每一次對我都有迴應,但你卻在不耐煩。”

楚翊確實不耐煩,這一刻也不耐煩,隻是當麵他偽裝得很好,道:“我哪有?”

“或許是我不喜歡異地吧。”葉晨曦說,“我感覺不到你的熱情。”

楚翊無言但是溫柔的撫摸著她的臉。

作為補償,他帶她去吃了好吃的,會回來也給她帶了禮物。

之後兩人去了楚翊家裡。

葉晨曦來過楚翊家裡兩回,但都隻在客廳裡坐著,在楚翊有意無意的徐阻攔之下,她冇有進過他的房間。

楚翊並不喜歡外人入侵他的私人地盤。

隻不過這一次,葉晨曦說:“楚翊,我有點困,我去你房間躺會兒。”

她很自然的往他房間走,女朋友這個身份,她習慣到不能再習慣。

楚翊蹙眉,卻也冇有阻止,心中已經浮出冷意。

葉晨曦推開房門的一刻,隻覺房間陰沉至極,所有傢俱色調都很冷淡,跟楚翊這樣溫柔的性格完全不符,她的第一印象,反而覺得這是一個狠戾之人,該住的地方。

“你內心挺陰暗的吧?”葉晨曦肯定說。

楚翊眯起眼睛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