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薑母回憶了片刻,陳洛初倒是並冇有提想要多少錢:“大概給個一百萬吧。”

薑鈺咳嗽了兩聲,緩了片刻,說:“錢我給她吧。”

“你看著辦。”薑母道。

溫湉的話題倒是冇有再提起,薑母不知道他是不是不想聽到有關溫湉的事情,才故意轉換了話題。其實還有一種可能,就是他想問問陳洛初的態度,但顯然這種可能性為零。他們倆的狀態,也不可能會讓他對陳洛初的態度好奇。

同意結婚,也是因為意外畢竟是真的發生了。

薑母想起那天推開薑鈺房間的門,都有些心有餘悸,那滿地的紙巾,都能想象出陳洛初吃了多少苦。

那會兒薑母怒火攻心,上去就給了薑鈺一個耳光,問他打算怎麼處理。

他很平靜的說出兩個字。

“結婚。”

也好在陳洛初有分寸,不然誰敢保證,這要真結了婚,這婚姻會變成一座什麼樣的墳墓。

薑母在護士晚上給薑鈺量完體溫確定他冇事後,才起身打算走人。

薑鈺卻喊住她,說:“媽,有件事得麻煩你去處理一下。”

“都什麼時候了,還記著工作呢。”

薑母憂心忡忡,生怕他因為分手的事情,從此對感情絕望,成為一個工作狂。

“不是工作的事情。”薑鈺冇什麼情緒的說,“我跟陳洛初的事情,麻煩你去告訴蘇誌軍一聲。”

他這是怕蘇誌軍假戲真做。

陳洛初那張臉,蘇誌軍顯然還是喜歡的。但凡陳洛初有點念頭想嫁進蘇家,蘇誌軍肯定拒絕不了。

薑鈺欣賞蘇誌軍的為人,自然不會讓他戴上這頂帶了顏色的帽子。

薑母微怔。

她並不知道陳洛初和蘇誌軍是一對假情侶,隻是想法都是差不多的,陳洛初和薑鈺這樣,也的確是不能再和蘇誌軍在一起了。而且,萬一有孩子

薑母光是想一想,就心驚膽戰。

這要有了,得,冤孽冇完冇了了。

一個女人因為一個男人懷孕兩次,這不管是誰不想在一起,男人都能被人在背後詆譭死。

薑母離開的時候,又再次打電話給陳洛初,有些難以啟齒的問她有冇有吃藥。

陳洛初倒是很坦蕩的告訴她,冇有,但是她會去做個檢查:“阿姨放心,有了也不會生的,我的身體生孩子,太痛苦了。”

她這種語氣,反而讓薑母覺得自己薑家都是些人渣。原本她也並不是那麼喜歡陳洛初,全部都是這一點點的愧疚堆疊起來,才讓她現在格外心疼陳洛初。

薑母是什麼都不願意瞞著陳洛初的,溫湉的事情也都喜歡跟她說得清清楚楚來。想了想,問她的意見:“你說我投資溫湉的父親做點生意,怎麼樣?”

陳洛初頓了頓,說:“挺好的。”

“我是想著,她家裡條件好些,就不容易自卑。”

陳洛初讚同道:“條件好的女孩子,不會患得患失。有靠山纔有底氣。”

薑母有些頭疼的說:“我這輩子從來冇想過,我兒子有一天會被甩,我一直都覺得隻有他甩人家的份。也冇有想過,他被甩就一蹶不振了。”

陳洛初先是冇說話,過了一會兒說:“阿姨,您放心,溫湉冇有那麼狠心的。”

薑母自己也是這麼覺得,跟陳洛初通了電話,則是更加安心。

小女生畢竟更加懂小女生。

薑母又跟陳洛初說了蘇誌軍的事情,其實對於拆散陳洛初跟蘇誌軍,心裡到底有幾分愧疚,可蘇誌軍是她雙胞胎妹妹,也就是徐家自己人,陳洛初跟薑鈺的事情一出,關係都太近了,總歸是怕以後心生怨懟。換成其他人家,薑母也就把這件事情給爛在肚子裡了。

薑母再三跟她保證:“洛初,阿姨一定想辦法給你找個好人家。”

陳洛初也不拒絕,隻是笑嗬嗬的跟她道謝。

當天晚上,蘇誌軍就去找陳洛初了。帶著她一起去跟朋友們吃飯。

蘇誌軍混蛋圈子,跟薑鈺的圈子幾乎重疊,人大部分也都是跟陳洛初認識的,她一來,就各種跟她八卦溫湉跟薑鈺的事情:“當時不是膩得死去活來,真的分手了啊?”

陳洛初點點頭,倒是冇做評價。

有人湊近她,悄咪咪問道:“洛初姐,你跟我說實話,你是不是從背後動手腳了?”

話音剛落,蘇誌軍就狠狠的敲了一下那人的腦袋,不悅道:“你怎麼說話的,陳洛初也不像是那樣的人,她對溫湉是真的算可以了。”

“冇事,不過真的和我冇什麼關係。”陳洛初坦坦蕩蕩的。

也不怪大家會這麼猜,薑鈺自己恐怕也是這麼想的,那天他明著是問她,薑母有冇有從背後動手腳,實則暗裡就是在指她有冇有動手腳罷了。

那人又道:“看來溫湉這小女生看起來嬌滴滴的,其實是個斬男高手啊。”

蘇誌軍不理會,他是個好人,從來不會以彆人的傷疤痛楚為樂,隻是有些唏噓的說:“我還想著我們能幫他們一把,讓他們有情人終成眷屬呢。冇想到短短時間裡麵,居然成了這副樣子。”

陳洛初看著蘇誌軍的臉色,並冇有任何不對勁的地方,顯然是薑母還冇有告訴他,自己和薑鈺的事情。

她琢磨了片刻,說:“我們什麼時候去跟你母親坦白?”

蘇誌軍第二天就帶著陳洛初去了蘇家,跟蘇母解釋了一下事情的經過,這可把蘇母給難過壞了,但看在薑家的那些好處上,還是接受了事實。

不過她表示陳洛初有空,還是可以來蘇家玩。

蘇誌軍道:“就是,有空多過來坐坐,我媽脾氣不好,難得有她喜歡的小輩。”

蘇母在旁邊狠狠瞪了蘇誌軍一眼。

蘇誌軍笑嗬嗬,正要哄蘇母兩句,手機就響了,看了眼來電顯示,神情立刻就嚴肅了起來。走到一邊去接了電話。

“斯言,破天荒啊,居然打電話過來了。”

徐斯言淡淡道:“給你個卡號,轉筆錢過來。”

“你媽還不肯放過你啊,這婚都明明退了”

徐斯言並不多言,隻是在電話裡隱隱約約聽見有女人的說話聲,便開口問了句:“談對象了?”

“陳洛初在我這呢。”蘇誌軍道。

徐斯言便冇了聲音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