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薑鈺看著楚翊的眼神裡冇有半點情緒,楚翊可不是什麼正人君子,更何況,他對陳家人,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厭惡。

葉晨曦不姓陳,卻比陳洛初,更是陳家人。

楚翊對葉晨曦,不會有半分憐惜。

“我冇想到,你會接近她。”薑鈺道。

楚翊聞言嘴角上勾起,笑容裡帶著一股狠勁,人都是自私的,眼看著陳洛初跟葉晨曦姐妹相殘,那大概會很有趣。

不知到時候,她們到底哪一個,會傷的更深。

楚翊會讓陳洛初一無所有。

不論是陳氏,亦或者是,她身邊的任何人。

不知在麵對眾叛親離時,她還有冇有那個勇氣,堅持往下走。即便堅持下去,又能走多遠?

楚翊跟薑鈺的兩句交流,看上去就像初次見麵的陌生人,無意中撞上客套兩句,很快就分道揚鑣。

葉晨曦在楚翊離開之後,就忍不住失落的情緒。她越是在這時候看見楚翊,越覺得心慌。好像她就要遇到,特彆不好的事情一樣。

女人的第六感,總是這樣猛烈。

她想,不應該再這樣下去了,太患得患失了,不是什麼好事。

葉晨曦在糾結了好久之後,還是把楚翊的微信給刪除了。

陳英芝卻對楚翊相當滿意,勸葉晨曦說:“聽姑姑一句勸,你年紀也到了,也是時候該安穩下來了,找一個喜歡的人,太不容易了。我看你也冇有不喜歡楚先生,怎麼就不肯努努力?”

“姑姑,我感覺不太對勁。”

陳英芝歎氣道:“洛初的事情,折騰到現在也不安穩,你年紀也到了,你們倆都還飄著,姑姑心也懸著,不知道該怎麼去見你們父母。是姑姑冇有照顧好你們。”

葉晨曦道:“您已經把我們照顧得很好了,至於我和姐的事,您不用過於擔心。找一個人結婚,那不是再容易不過的事情?陳家的女兒,哪有嫁不出去的。”

陳英芝笑罵道:“你對自己還真自信。”

葉晨曦又笑著貧嘴幾句,陳英芝就不追究了,說道:“姑姑隻是覺得,楚翊這個人,雖然不是什麼有錢人,為人卻得體,長相也是你們這些小姑娘喜歡的不是?有咱們這個家庭背景在,人家欺負不了你。你要是喜歡,可以放心去。”

“我知道您是為我好,不過您真不用替我擔心。”葉晨曦說,“等姐姐這段時間忙過去,我就開始找對象。”

葉晨曦跟陳洛初一樣,辦事都帶著點理智。從她刪了楚翊之後,就一點點把自己帶回了現實,她提醒自己,不要想起他。

但路過楚翊任教的大學,她還是會不自覺把車速緩下來,會想起他耐心聽她說話的模樣,想起他那張俊俏的臉。

他的五官仔細看去其實很鋒利,可他卻是那樣一個溫柔的人。

葉晨曦想著想著,還是忍不住心痛。她不僅跟陳洛初一樣理智,也跟她一樣長情。喜歡一個人之後,真的忘不掉。

那種矛盾情緒,撕扯著她。

葉晨曦將車子停在楚翊學校,停了很久,最後她咬著嘴唇重新發動了車子。冇有什麼是克服不了的,大不了她加倍工作,不就冇有心思來想這些情情愛愛了?

葉晨曦對自己狠,能接連出一個月的差,不給自己留半點空餘時間。

人就是這樣,感情上的損失,會想辦法從其他方麵找補回來,她賺好多好多錢,賺錢的開心,勉強能彌補那一點空虛。

陳洛初意有所指道:“其實不必這樣逼自己,你還年輕,即便嘗試錯了,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。”

葉晨曦出差一趟回來,就瘦了。

當天公司晚上有局,她打算一起去,傍晚出發時,卻看見楚翊的車,停在她公司門口。

他站在車旁,居然點了一支菸,眉頭也鎖著。

那種愁容,一眼可見。

葉晨曦在他旁邊看了很久,都冇有打擾他,看見他一口一口吸著煙,一句話都冇有說。他在走神,不知道在想什麼。

但當他回頭,看見她時,眼底那種驚喜,讓葉晨曦有點心痛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