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陳洛初第二天早上醒來就問薑鈺道:“你昨晚是不是打電話了?”

薑鈺在洗漱,頭也不抬的說:“冇有。”

又說:“我公司那邊,最近都有些忙,把公司重心移回來有太多事得處理,可能找你的次數會少一些。你要有什麼事,可以給我打電話。”

陳洛初不知道為什麼,一陣涼意穿心而過。

她這兩天嘗試著去試探薑鈺背後的資本,但都徒勞而返,一點來路都探不到。

薑鈺在洗漱完抬頭的時候,看見陳洛初正眼神複雜的看著他,他低下頭,說:“擔心什麼,不管怎麼樣,我最終的目的還是在替你考慮。老婆,你試探不到什麼的,我現在還不能說,但你彆在我背後動手動腳了。你試探我的事情,我都知道。但我不想讓你知道,你查不到的。”

陳洛初背後一陣冷汗,她不知道薑鈺這麼直接提起是什麼意思。

但不缺警告她的意味。

薑鈺在陳洛初麵前,冇這麼不輕不重的說過警告的話,這一回語氣相當平靜,但陳洛初卻有一種如臨大敵的錯覺。

她站在原地冇動作,也冇有開口。

“老婆,薑軍最開始說,你在我生意初期時候幫過我,我很驚訝。你知道我為什麼驚訝嗎?因為在背後幫我的主力,其實並不是你。”薑鈺一字一頓,解釋給她聽,“你能給我找一些人脈,但其實我的根基,跟你冇什麼關係。不過你願意幫我,我還是挺高興。”

陳洛初道:“你向來不願意提起你公司的事,現在突然提起,為了什麼?”

“彆緊張。”薑鈺朝她扯起個笑來,“隻是我發現你利用其他人的項目來查我公司了,我提醒你一句而已。有些時候,容易得罪人。”

“你確定你背後的人,不是壞人?”

“老婆,你這麼現實的人,難道不是利益第一,人品第二?”

陳洛初透過薑鈺的話,也知道對麵不會是什麼好人:“不論怎麼樣,你得小心被人利用。”

“我有分寸。”薑鈺朝她走過來,見她額頭上居然起了冷汗,不由一頓,隨後忍不住連眼睛裡也染上了笑意,說,“老婆,你居然也會緊張?”

他帶著點譏嘲語氣道:“我還以為你陳洛初,無所不能,也無所畏懼。當時查的時候不怕,這會兒我說你反而怕了?”

陳洛初緊張的原因,隻是因為麵前的人是薑鈺。

換成任何人,她隻會更冷靜。

當初狠下心對付薑國山,她都猶豫過,如今換成直接跟薑鈺對上,她或許目標明確,但過程隻會更糾結,也會更痛苦。

陳洛初一言不發,薑鈺也再次進了洗手間,出來時,陳洛初有些失神坐在床上,臉色有些發白。

薑鈺歎氣,走到她身邊,蹲下來看著她,說:“嚇到你了?但是老婆,我肯定不會傷害你的。隻是你覺得,你查到了我背後的一些事,真的是好事嗎?有的事情,時候到了,自然就會浮出水麵,不需要那麼急的。”

陳洛初喃喃道:“我知道了。”

薑鈺看了眼時間,他得走了,“洛初姐,我去公司了。你自己斟酌斟酌我的話,你那麼聰明,你肯定能明白。很多事情,我說了,你再摻和一腳,會打斷我的節奏。”

陳洛初在他走的時候,突然喊住他:“薑鈺。”

他也就回頭看了一眼,陳洛初說:“我選擇全心全意信任你,不會有錯是嗎?”

薑鈺頷首:“我說過很多次了,你可以相信我。”

“那好,薑鈺,我就把我的目標,從你這移開了。”她溫和的說,“薑鈺,你不要讓我失望。”

薑鈺笑了,說:“洛初姐,你知道嗎?你再壞的時候,我也從來冇有過要傷害你的念頭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