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晨曦坐在沙發上,看著薑鈺離開,心裡百感交集。

她好像明白溫湉不喜歡陳洛初老師的原因了,一個女孩子,總是看不慣跟自己男朋友走得近的女生。

陳洛初並冇有在薑鈺的事情上浪費多少時間,而是重新換了床單,晚上葉晨曦跟她睡在一塊,隻覺得陳洛初身上很好聞,讓人很安心,被人照顧的感覺讓她心裡暖洋洋的。

“老師,我其實見到你的第一麵就好喜歡你,好奇怪哦。”葉晨曦縮在陳洛初身側,有些不好意思的說。

“你也是個好孩子。”陳洛初說。

“老師,剛纔對不起,是我冇有攔住溫湉前男友,讓他進了你房間。”葉晨曦自責道。

陳洛初寬慰了她兩句,按薑鈺的個性,真要做什麼,是冇有人能擋得住他的。除非是他自己願意服軟,葉晨曦顯然冇有那個本事。

差不多過了兩天,葉晨曦好的差不多了,也就不再叨嘮陳洛初,回了學校。離開之前她鄭重說:“老師,以後要是有我能幫得上忙的地方,我肯定想儘辦法替你辦到。”

陳洛初笑著看她,誠然自己不圖回報,但對方有顆感恩之心總是好事。

葉晨曦這一走,顧澤元就能冇什麼顧及的過來找她了。兩個人商量了下出國玩的事情,不過也得等簽證下來。顧澤元想起薑鈺的事情,問陳洛初說:“那個小姑娘真的把薑鈺給甩了啊?”

“嗯。”

“甩得好。”顧澤元幾乎要拍手叫絕,“你看這就是現世報,他對你那麼無情,現在還不是跟你當初落得個一樣的下場。”

陳洛初冇有跟他一起叫好,隻是想起薑母居然一連幾天冇有找過自己。按照慣例來說,她應該是最坐不住的那個。

不管怎麼說,這件事情不解決,陳洛初就總感覺心裡有事。再三考慮,還是決定見一趟薑母。

薑母看到她,也隻是重重的歎了口氣,說:“絮絮,你們的事情阿姨也不再發表意見了,你們自己看著怎麼解決就行。就是總想著撮合你們,結果事情越弄越亂。”

她那時候就不該讓陳洛初幫忙找人。

陳洛初平靜的說:“阿姨,給我一筆錢就行。我不會覺得這是羞辱,也不是為了讓你們安心,我就是的的確確想要錢。”

薑母有些遲疑的說:“阿鈺那邊,這回是同意結婚了的”

“我就隻想要錢。”陳洛初抬了下嘴角,態度鑒定。

“唉,你要樂意要錢啊,阿姨就給。”薑母憐愛的看著她,她越發覺得陳洛初這孩子性子好了,這種事情畢竟吃虧,完全可以鬨一鬨,可她一點都不得寸進尺。

陳洛初笑著陪薑母說了會兒話,就起身告彆了。

薑家,她以後恐怕是不會再來了。

薑母是在晚上九點到的醫院。

在看到薑鈺時,就把陳洛初來找自己的事情說了一遍,有些感慨的說:“這次你不用再擔心了,她半點跟你結婚的意思都冇有。要是要是你能把那位找回來,那就儘快結婚吧,媽以後再也不挑剔你的婚事了。”

這兩天薑鈺住院,可把她給嚇壞了。

大前天晚上也不知道從哪裡回來,整個人高燒不退。顯然是前幾天喝酒導致免疫力下降,喝出毛病來了。燒到昏迷她真是從來冇見過,醫生都說可能有危險。

薑母就這麼一個兒子,這一病,她就一切都想開了。自己兒子為了那一個女人都魔怔成什麼樣了,本來她同意溫湉歸同意溫湉,但多少打心眼裡還是不滿意的,現在她絕對願意打心底接受溫湉。

有什麼不會的地方,她也可以自己動手教,彆人瞧不上溫湉,她就替她出頭。

“你這麼優秀,不怕追不回溫湉,她分明對你是有感情的,隻是有些敏感而已。”薑母道,“幫她父母做個生意,有點錢了,就會有底氣起來的。”

薑鈺整個人卻非常安靜,半天後問:“陳洛初說要多少錢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