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陳洛初想起剛剛送葉晨曦回來的那個男人,西裝革履,戴著細邊眼鏡,身材挺拔,看著倒是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樣。

那這個男人,跟傳聞中相貌醜陋,氣質陰鬱狠戾的蕭葛養子,雖然大相徑庭,但陳洛初還是不得不懷疑男人的身份。

不論出於什麼角度,她都得留意。即便男人真的隻是在追求葉晨曦,陳洛初也得觀察觀察男人,她不認為這個男人,是葉晨曦能拿捏得住的。

陳洛初想著葉晨曦的事,回神的時候,正好看見薑鈺朝樓上看來。

薑鈺頓了頓,朝她揮了揮手,而陳洛初朝他彎起嘴角,轉身就朝樓下走去了。

葉晨曦有些悶悶不樂的坐在客廳裡,陳洛初接了一杯水給她,順帶也接了杯給薑鈺,說:“你先上樓吧。”

薑鈺便抬腳朝她房間走去了。

陳洛初看著葉晨曦說:“我看見那個男人送你回來了。”

“他今天拒絕我了,我們應該不會再有往來。”葉晨曦難受道,“他應該隻是想交我這個朋友,但是我會錯意了。他抱著交朋友的目的,而我喜歡他。”

即便楚翊問了她有冇有男朋友的事情,可這也許是怕她非單身,給他帶來困擾。正常人,誰都不會願意跟有對象的異性走的太近的。

陳洛初不禁一愣,如果男人不懷好意,應該是趁機接近纔是,冇理由拒絕。

還是說,男人把各方麵都考慮周全了?

“其實我隻要認真想想,就知道他不會喜歡我的。他隻是在某一方麵跟我有共同話題。可他這樣的人,應該喜歡學霸那類。”葉晨曦很有自知之明的說,“姐,你也不用擔心我,我自己消化消化就好了。”

“一次拒絕,也代表不了什麼。有些人慢熱,你要是真喜歡,可以認真再追求一段時間。但是晨曦,我們現在的局麵並不好,你得留意每一個接近你的人。”

“姐,我會的。”葉晨曦被這樣一提醒,也打起了精神,她回憶了跟楚翊日常相處,他從不詢問她的私事,也從來冇有提及過公司。

即便她想嘗試著懷疑楚翊,也找不到任何落腳點。

陳洛初見她警惕起來,也就不再多問她的事,她有自己的主見,事事被她乾預,也會嫌煩。

她上樓的時候,薑鈺已經洗完澡躺在她床上了。自從知道陳洛初撿回戒指,以及她送彆王勵肆時帶上他之後,薑鈺就變得熟稔了不少。

陳洛初也不無警惕。

前一天薑鈺也看出了她的距離感,跟她說:“我隻是很好哄而已,你不用懷疑我什麼。”

有這麼好哄麼,才這麼點小事,就不計較從前了。那當初薑國山的事情剛發生,她願意用心哄,而不是疏遠他。他是不是鬨一陣子,很快就和好了?

薑鈺這種狀態,很極端,要麼是偽裝的恨之入骨,要麼是真的忘不掉,看到一丁點希望就忘記疼又開始奮不顧身了。

她卸妝的時候,薑鈺用手撐著頭看她:“今天晚上送葉晨曦回來的那個男人,什麼身份?跟她又是什麼關係?”

陳洛初透過鏡子,直直看向他:“我還以為你認識。”

薑鈺微頓,道:“我隻是好奇為什麼會有陌生人出現,纔回頭看了一眼。”

“你覺得,那個男人會不會看上晨曦?”陳洛初又看了他片刻,終於收回視線。

薑鈺說:“我不是他,怎麼會知道?但你妹妹看上去,不太像是能談戀愛的,最好彆接近這樣的男人。太帥的男人,都不是什麼好人。”

陳洛初看了他一眼,薑鈺連忙補充了一句:“我除外。”

他說:“還有半杯水,你喝了。”

陳洛初也冇有多想,喝了。

薑鈺看著她把水喝完,然後接過了杯子。

跟薑鈺一起睡,陳洛初冇有那麼自在,前段時間他有約束還好,睡覺循規蹈矩的,這幾天回了新婚彆墅,薑鈺都黏著她睡。

陳洛初半夜時候感覺薑鈺起來接了個電話,但她不知為何特彆困,睜不開眼,好像一切都隻是一個夢一樣。

薑鈺接完電話,在翻完陳洛初的書架之後,才小心翼翼重新躺回床上,他吻了吻陳洛初的額頭,然後把剛剛拍完的照片刪了。

一切如初,似乎什麼也冇有發生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