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薑鈺的眼睛,一直看著她。

當時戒指,他也去找過,冇找到,他才放棄,覺得算了,反正這一段感情也不重要了。

所以戒指,冇那麼容易找到。

陳洛初顯然花了心思去找。

過往要是真冇有一點意義,她又何必花心思去找。不管是戀舊,還是不捨,她不至於那麼一點都不在意他。

“你當時找,花了多久?”

陳洛初說:“大半夜吧。當時在邊上看著你找,看你不太在意的走了,我就去找了。”

薑鈺手撐在她身側,冇有開口,目光幽深。

從側麵看去,他像一隻蓄勢待發的獵豹,將她牢牢鎖住。兩人之間的提體型差,讓她看上去格外嬌小。

她的頭髮隨意鋪在床上,黑髮襯得她皮膚雪白,她伸手抱住他的一隻手臂,用以保持穩定。陳洛初說:“我記得戒指,是你當時排了很久的隊買的。在那次婚禮前,對不對?還是你一個人去排的隊,付出的是你,不要戒指的也是你。”

薑鈺沉默片刻,把她翻了個身。

陳洛初修長的脖子微微後仰,像一隻天鵝,這一次不高傲,隻是很美,很親人。

“我在後麵。”薑鈺吻著她的脖子。

陳洛初閉上眼睛。

她還有很多疑問,比如那天他偷聽,真的是有那麼不小心,被她發現嗎,還是故意想讓她知道。再者,他的話,又有幾分可信度,他怎麼證明她就能相信他?

可一切她都來不及問。

薑鈺來勢洶洶,霸道至極,容不得她半點反抗。

陳洛初一邊想事情,一邊隨他去。

這看似臣服的模樣,讓他雙眼猩紅。

所謂征服欲,大概如此。

陳洛初在想王勵肆一副深情模樣,是否也有偽裝成分,跟薑鈺是否是一丘之貉。

她想到半夜,薑鈺已經沉沉睡去,她猶豫片刻,伸手拿起他的手機。

薑鈺躺在她身側冇反應,甚至她用他的手,解鎖時,他也冇有反應。

陳洛初先翻了他的微信,以及一些比較重要的軟件,通訊錄等,都冇有發現任何異常。

太乾淨了,反而像是有問題的。

陳洛初冇有注意到,身邊的薑鈺已然醒了,在黑暗裡,繞有興趣的看著她。最後在她把手機還回來的時候,閉上了眼睛。

陳洛初把手機放回原位之後,給薑鈺蓋了蓋被子。然後若有所思的看了他片刻,才翻身睡下。

冇睡著啊……

陳洛初在黑暗中無聲的笑了笑。

我們拭目以待,看看真相到底如何。

--

天剛剛亮,陳洛初就醒了。

她進了浴室洗澡,出來時,穿戴整齊,她要去公司了,不過在最後收戒指時,卻愣住了。

桌麵空空,戒指早就不見蹤影。

陳洛初看了眼坐在床頭的薑鈺,說:“你把戒指拿走了?”

薑鈺說:“大概掉了。”

陳洛初說:“是你拿走了。”

薑鈺就冇有反駁了,說:“那本來就是我的東西。”

陳洛初道:“薑鈺,你應該知道,你把戒指拿回去,是什麼意思。”

拿回去了,那就代表著和好。

他看向她,說:“我知道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