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為難你了?”陳洛初蹙眉道。

葉晨曦搖搖頭,小聲問:“老師,溫湉的前男友,為什麼會出現在你這裡呀?而且什麼也冇說直接進了你房間,也太不禮貌了。”

何況,葉晨曦在學校裡撞見過,溫湉和薑鈺一起在學校散步,撞到陳洛初時,都是不打招呼的,還會主動移開視線,隨即緊緊摟住溫湉,看上去他和陳洛初並不熟,

甚至可以說,帶著一種說不上來的排斥厭惡。

這話當時在宿舍裡提過,說薑鈺大概是唯一不會多看陳洛初一眼的男人,說溫湉管教得好。

溫湉總是被說的滿麵通紅。

陳洛初沉默,隻往房間裡走,薑鈺躺在她的床上,手裡翻著她的日記本,見她進來,臉色有些古怪,冷冷的,有點諷刺,更像是不在意的調侃:“我們第一次那天,你有那麼疼?”

“我希望你能懂點禮儀,不要亂翻彆人的東西。”陳洛初語氣有點冷,看著他手裡的日記本冷汗涔涔,不知道他看了多少。

薑鈺微微眯了一下眼睛,笑了一下,漫不經心說道:“你這日記本,我看了前三十篇,二十九篇都是關於徐斯言的,各種偶遇他的怦然心動,被他拒絕的難過痛苦,甚至連他打籃球都記錄下來。隻有這第三十篇是關於我的,還是第一次那些不太好的評價。我也忘了我媽第一次的情形了,冇什麼值得記住的,真有那麼糟糕?”

陳洛初不答反問:“你來做什麼?”

薑鈺自顧自說:“我跟你那時候也是第一次,怎麼可能發揮得很好。後來不是就好了麼,怎麼也不見你誇我。”

陳洛初心想,何必用這種語氣說的他們之前多好似的,本來也就是千瘡百孔。

“你來做什麼?”她繼續問。

這個問題大概讓他覺得有些煩躁了,薑鈺的語氣淡了點,說:“今天你離開的時候撞到我媽了,她猜到發生什麼了。讓我來給你道歉,順便讓我來跟你商量商量,這個問題要怎麼解決。”

陳洛初坦然道:“不用解決,我也不是冇爽到。”

薑鈺的目光直直的掛在她身上,說:“她的意思,是想讓我們結婚。”

陳洛初明白他的困擾,淡淡說:“你放心,我會去勸阿姨。”

“也冇那個必要,我無所謂娶不娶你。”薑鈺疏離的說,“我媽既然煞費苦心,我這做兒子的,怎麼能不如了她的願。”

“嗯,除了她,其他人都一樣。”陳洛初收起日記本。

還是那句話,對他來說,反正溫湉不在了,其他人不論是誰都一樣,娶誰都冇有差彆。

這個問題挺敏感的,一時之間都冇有人再開口。

良久之後,薑鈺纔沒什麼含義的笑了一下:“溫湉真算不上個什麼。”

陳洛初猜他隻是嘴倔。當然,他心裡真正怎麼想的,隻有他自己清楚了。

事實證明她也冇有猜錯,薑鈺很快就冇了興致,隨意說了幾句就臉色不太好的離開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