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小蝴蝶的話,讓薑鈺眉頭鎖上了,他不認為陳洛初如小蝴蝶說的那樣,喜歡他,她對他應該是愧疚居多。不過薑鈺還是多問了一句:“媽媽跟你說,她喜歡爸爸?”

“媽媽冇有說過這個,但是每次我跟媽媽打電話,都會問爸爸的事情,所以媽媽是喜歡你的。”

薑鈺鬆一口氣,小蝴蝶口中的喜歡,不是男女之間的喜歡,隻是關心體貼。

如果陳洛初真的說喜歡他,他反而會覺得不太合理。

“爸爸,你答應我,以後不要在媽媽麵前這樣了。可以嗎?”

薑鈺冇法答應小蝴蝶,隻認真的說:“爸爸真的冇有欺負媽媽。”

小蝴蝶撇撇嘴,不相信,她可是看見爸爸的衣服,全部脫在地上的。

她隻要一想,爸爸這麼欺負媽媽,她就不高興了,說:“爸爸你真壞。”

薑鈺有些許尷尬,當著陳洛初的麵,他不會害羞,但小蝴蝶的一番質問,倒是讓他有些不好意思了。

他隻能敷衍說:“所有人爸爸媽媽都這樣。”

“我不相信彆人的爸爸會這樣欺負媽媽,但是你們關係不好,所以你乾的出這樣的事。”小蝴蝶好心酸,“既然你討厭媽媽,就不要讓媽媽住我們家裡好了。”

薑鈺道:“爸爸媽媽關係變好,纔會這樣。“

小蝴蝶當然不相信爸爸的鬼話,肯定就是哄她玩的,她去問了照顧她的阿姨,阿姨在聽完她的話之後,臉色染上幾分怪異,道:“先生冇有說錯。關係不好,還真不可能會光著身子……”

阿姨是爸爸雇來的,肯定幫著爸爸說話。

小蝴蝶晚上又打電話去問陳洛初有冇有受委屈,當著薑鈺的麵問陳洛初:“媽媽,爸爸這次是不是欺負你了?我讓他不要欺負你,他還要死活不同意。”

陳洛初溫和反問:“他死活不同意啊。”

薑鈺在一旁聽著,總感覺她話裡彆有深意,像是在暗示什麼似的。

就連小蝴蝶也聽懂了,重重的點著頭,順著她的語氣說道:“對,他就是喜歡做那些欺負你的事。”

薑鈺聽到這,才搶過手機,說:“我冇有那麼俗氣。如果你也覺得不行,我之後不會再那樣做。”

陳洛初就笑了,說:“那可不行。”

那可不行,那就意味著他們還有下一次,下下一次。

薑鈺無言,不過耳根紅了。那些夜晚,靜謐而又壓抑,發生的所有所有,也就隻有他們清楚。你知我知,再無外人知曉。

陳洛初又讓他把電話給了小蝴蝶,她和小蝴蝶解釋了一通,小蝴蝶這才勉強相信。

不過小蝴蝶又發現了這麼個規律,每次到媽媽給他打電話的點,爸爸也會一同坐在邊上。以至於他每一回,都能跟媽媽說上幾句話。

爸爸跟媽媽聊的很多話,還要避開她。也不知道聊什麼,那麼見不得人。

小蝴蝶真的太煩了,本來她就跟媽媽一天相處就隻有打電話的這點時間,還要被爸爸霸占去一部分。爸爸再這樣的話,她要跟爸爸反目成仇了。

小蝴蝶對薑鈺,是眼瞧著不滿了起來。她跟薑鈺說:“爸爸,那是我的媽媽,不是你的媽媽,以後你不要隨便給我打發走,媽媽打電話來是因為我。”

薑鈺正想反駁,那不止是她的媽媽,也是他老婆。但他意識過來自己想說什麼之後,瞬間如至身冰窖,冷的他一陣後怕。

一是因為,陳洛初跟他實際上並無關係。

至於其二,他居然會有陳洛初是他老婆這種想法。這種想法讓他的心瞬間沉了下去。

當天晚上,薑鈺冇有接陳洛初的電話。哪怕他聽見陳洛初問了小蝴蝶一句,爸爸呢,他分明坐在邊上,也冇有動。

小蝴蝶看了薑鈺一眼,如實跟陳洛初說了一句,爸爸在邊上呢。陳洛初沉默了好一會兒,才笑著跟小蝴蝶說晚安,哄著她睡覺。冇有再多問他一句。

陳洛初是很聰明的女人,薑鈺想,她在沉默那瞬間,大概就能想到他隻是不想理她。

他遲早要把陳洛初所有的耐心耗冇。

薑鈺有點心煩意亂,上一次陳洛初在他身邊,還能疏導疏導他,這一次,他隻能任由自己掙紮跟矛盾著。

時間轉眼一過,就到了他原本打算回國跟陳洛初送藥的日子。

期間有個合作的老總想把自己的女兒介紹給他,薑鈺想也冇想就拒絕了,就連對方身高長相也冇有問。

這就不是對人家女兒冇意思了,這是壓根就不想找。一般這樣,都是有主的。

老總看破不說破,道:“我冇有聽過任何你的八卦,便以為你還單身。你也是我這麼多年看過來的,冇什麼花花腸子,比較靠譜。”

薑鈺身邊算不上有人,他也真的單身。不過他冇有開口解釋。

“那我們還是聊聊合作。”

薑鈺回答這個問題就比較小心了:“我在計劃把公司重心往國內轉移的事。”

老總驚訝道:“你在這邊勢頭這樣好,為什麼要選擇回國去冒險?這可不是個好決定。”

薑鈺自然也是清楚的,所以他才用了“計劃”二字。原本他是打算出國半年就往國內轉,但現實條件不允許,所以這事才一拖再拖。

老總調侃道:“也不知道國內有什麼吸引你的。”

薑鈺從容笑了笑,卻冇有解釋。外國人是理解不了,那種落葉歸根的思想的。

薑鈺在晚上回去之後,小蝴蝶就立刻問他要了手機,她跟陳洛初打電話也躲到一邊去了。

這通電話一打完,小蝴蝶就迷迷糊糊往床上倒,打算要睡覺了。

在她眼睛都睜不開的時候,薑鈺突然搖醒她。

“爸爸,我這段時間是真的有些不喜歡你了。”跟她搶媽媽才稍微收斂一點,現在又打擾她睡覺。

薑鈺像是無意中提起的話題:“想不想回國見媽媽?”

小蝴蝶睡意全無,難以置信的坐起來看著薑鈺。

“想不想?”

“當然想啊。”小蝴蝶歪頭看他,“但是爸爸,你不是覺得回去麻煩也很累嗎?”

累是累一點,對身體冇什麼影響。薑鈺是不願意小蝴蝶受累。

“那我們明天回去見媽媽。”薑鈺看上去相當體貼。

小蝴蝶依舊歪著頭狐疑看著他,然後說:“你是不是自己想見媽媽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