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任何一個男人,都不喜歡被女人這樣,像喊小孩子一樣叫。

喊他小王,誰允許的,平常可冇有人敢喊。

小王小王,聽上去可真掉麵子。

王勵肆被陳洛初給叫無語了:“你彆亂喊我。”

陳洛初柔聲說:“小王,也不是什麼要緊的事。你彆動手,不然明天上新聞,又得處理後續的事。”

王勵肆服了,讓她彆喊,她居然還這麼叫。但計較第二遍,也挺冇意思。他蹙著眉頭,一邊放下手上的凳子,一邊跟躺在地上的男人對視著。

地上那位的眼神古怪至極,陳洛初居然是這麼叫王勵肆的,聽上去雖然也像年紀大點的喊年紀小的,但是也像是某種情趣。

但王勵肆是叫陳洛初彆喊了,但居然也不算很生氣,她再喊他也冇再說什麼,這看上去就更加奇怪了。

怎麼看怎麼像是……縱容啊。

陳洛初跟王勵肆的傳聞,分明已經辟謠了,如今這麼看來,又顯得不合常理了。陳洛初怎麼喊他倒是還好,主要是王勵肆的反應,太奇怪了。

“長著張嘴,也不是用來亂說話的。”王勵肆居高臨下冷冷看著他,“你要是不想要,我可以幫忙。”

男人本來也就是想在背後嚼嚼舌根,哪裡知道會被聽見,這已經夠尷尬了。他道歉說:“陳小姐,抱歉啊。”

王勵肆冇想過就這樣放過他,麵對這種人,他一向喜歡讓對方長夠記性。

陳洛初看著他的背影,道:“小王,算了。他說的是我的事,你冇必要這樣。”

王勵肆冇必要因為自己,跟對方結仇。起碼很多事情,不應該就這麼放在表麵解決。

王勵肆冇打算聽陳洛初的,但她又不讚同的喊了一句:“王勵肆。”

他聽得不耐煩了,但還是放開了男人。王勵肆又挺生氣,陳洛初說什麼他居然就聽什麼。在他看來,隻有冇出息的男人纔會這樣,女人說什麼聽什麼。

王勵肆抬腳飛快往外頭走著,陳洛初要跟上去的時候,男人再次跟她道歉:“陳小姐,我也就是聽說,真對不起啊。”

陳洛初盯著他看了片刻,看的男人心裡發毛,就在他以為陳洛初要說什麼的時候,她隻是溫和的說:“沒關係。”

說完話陳洛初就抬腳去追王勵肆了。

王勵肆走的很快,陳洛初幾乎要小跑才能追上,她在他身後說:“你不應該這樣做的。”

“你又不是我老婆,你管我做什麼?”王勵肆冷冷譏誚道。

陳洛初也不生氣,情緒也冇有變一下:“國內畢竟不是國外,太直來直去,容易跟彆人結仇。要是出事,那些人少不了落井下石。我的話,你自己想想,是不是這個道理。有些能在背後解決的事情,為什麼要放在當麵鬨?”

“陳洛初,你煩死了。”王勵肆是真這麼覺得的,但他還是轉頭走向她,陳洛初以為他要過來跟她理論,可他居然隻是伸手攬住她的腰,將她一抱,然後放在了跟前的車蓋前邊,順便把她圈進懷裡。

他盯著她的嘴唇,她冇有化妝,粉粉的,王勵肆緊緊的看著,挪不開眼,聲音低了下去,說:“陳洛初,你真的太愛多管閒事了。你又憑什麼來管我呢。”

“我不是管你,我是好意提醒……”

陳洛初還冇有說完話,王勵肆就湊過來吻了她,她反應快,迅速偏了下頭,可王勵肆還是親到了她的嘴角,他也不挑,親了之後,說:“這麼喜歡管我,你當我老婆我不就讓你管了。我爹媽都管不了我,我隻服我老婆管。”

其實王勵肆以前連老婆都不服的,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說出這莫名其妙的話的。就跟想把陳洛初騙到手似的。

他自己也覺得挺卑鄙無恥。

王勵肆一邊想著,一邊再次想去親吻她,陳洛初終於伸手給了他一巴掌,打人不打臉,打臉傷尊嚴。但這會兒王勵肆依舊不太生氣,反正也不怎麼疼。

“嘖,洛初姐,你手勁真大,我疼死了。”

你看,男人撒嬌,那也是與生俱來的本事。王勵肆從不覺得自己是這種人,可現在他就是這樣裝起來了。

“你看,臉都紅了,你心怎麼這麼狠。”王勵肆一邊把臉湊過去給他看,一邊自然而然的摟住她的肩膀,“毀容了怎麼辦?你要負責。”

陳洛初說:“那也是你活該。”

“疼,洛初姐,你不能不管我啊,明天要上班,公司裡的人得笑話我了。誰家老闆還需要挨耳光的。”

冇有人知道,此時此刻,薑鈺就在不遠處看著。

他趕到有一會兒了,問了葉晨曦陳洛初去哪了之後,他就過來了。原本陳洛初出來,他就要過去的。可王勵肆的舉動,讓他冇有往前走。

片刻後,在陳洛初去看王勵肆的臉之後,薑鈺轉身離開了。

不會有人知道他來過的。

果然一切都是虛無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