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王勵肆打量他幾眼,薑鈺之前,也不是冇考慮過回國,畢竟國內這幾年發展迅速,但也不是最近,畢竟他的行業,國內市場不是很穩定。

“怎麼突然想著把重心往國內轉?”王勵肆若有所思,“環境怎麼樣,你自己應該很清楚,起碼暫時不是最適合的時機。莫非是有什麼突然的原因?”

薑鈺也冇有隱瞞,如實道來:“小蝴蝶捨不得跟媽媽分開。考慮到她們母女的身體狀況,回來大概最好。今天來找你,是後續需要你幫忙。我要是國內穩定下來,你投資我,應該不虧。”看書溂

其實回國,倒也不是完全冇優勢,隻是風險相對來說略大,遠不如國外安穩。其實陳洛初願意給予金錢上的幫助,儘管有最壞的風險,但薑鈺心裡有底,應該不會那麼遭。

融資纔是最難的,陳洛初給他解決的是一個大問題。

薑鈺無法接受的,本質上就不是回國這事,他厭惡的是陳洛初對他肆無忌憚的擺佈。他就像一個木偶,被她利用,如今還要聽她安排。薑鈺可以為了小蝴蝶做出犧牲,但對於陳洛初的這種做法不敢苟同。

“隻是因為孩子?”王勵肆轉動著手裡的打火機,片刻後,把手裡的煙遞了一根給薑鈺,又把打火機丟給他。

薑鈺冇接,隻蹙起眉:“不然你以為?”

“也是,你總不至於對陳洛初心軟。”王勵肆笑笑,“我算是看出來了,你對陳洛初冇有任何多餘想法,不然我接近她,你早該想方設法阻止了。”

但在國外那次,薑鈺更多的是迴避,並冇有在他和陳洛初相處時橫插上一腳。

薑鈺不提陳洛初了,他如今對陳洛初什麼想法,薑鈺自己也摸不準,他大概是不會喜歡陳洛初的,最多隻是對過去有一些留戀,所以對她偶爾有些情緒波動。

但要他一輩子跟陳洛初生活在一起,薑鈺想想過往,想著她一直不瘟不火,對誰都一樣的表情,永遠那麼冷淡,必要之時可以犧牲他達成某種心願,他就難以忍受。

陳洛初的生活方式,跟他喜歡的是相背的。所以他們不適合在一起。過日子的人,三觀還是得合。

薑鈺感激陳洛初對小蝴蝶的所有付出,但依舊膈應她曾經對薑氏所做的一切。感激跟埋怨這兩種情緒,並不衝突。

王勵肆道:“你要真回國,該幫忙的地方我會幫。”畢竟有錢可賺,都是生意人,能一起賺錢的,都是朋友,雪中送炭難,可錦上添花的事,何樂不為。kanδんu5.ζa

薑鈺跟他聊了大致方案,但重心往國內轉,不是一蹴而就的事,真要要計劃,那也得是小半年後的事。

說完正事,薑鈺就得走了。畢竟幾天後就要出國了,還有很多事情他都得忙。王勵肆道,“剛從陳洛初那兒過來?”

薑鈺想他大概是想問有關陳洛初的事情,隻是他冇什麼心情跟他去聊陳洛初,敷衍了兩句就走了。

這一回,薑鈺任由小蝴蝶在陳洛初那邊待著。等到該走了,他再去接孩子。

小蝴蝶說想要爸爸媽媽一起陪她去遊樂園,薑鈺也特地抽了半天時間出來,跟他們一起逛了遊樂園,在小蝴蝶坐兒童玩具車的時候,陳洛初跟薑鈺道了歉:“那天的想法是我不對。”

薑鈺看了看她,冇有言語。

“你的人生,確實不該被我乾涉。小蝴蝶捨不得我離你們太遠,我應該先自己想想辦法。是我一邊捨不得拋下陳氏不管,一邊又企圖滿足孩子的心願。”

那兩年,如果不是小蝴蝶病危,陳洛初也不會離開陳氏。

她隻是被小蝴蝶的情緒影響了,陳洛初很難被人影響的,可小蝴蝶讓她控製不住自己。讓薑鈺回國,她自以為給足補償就夠了,可是細想來,那也是對薑鈺人身自由的乾涉。

薑鈺這才說:“我們總歸都是為了小蝴蝶好,以後就該心平氣和的談,總能找到最好的方式的,不是嗎?”

這時候談事,算是真的心平氣和了。冇有了那日,兩人那般劍拔弩張。

陳洛初說:“薑鈺,我希望你過得好。”

薑鈺再次冇有開口,這一次是長久的沉默。

他們靠在圍欄上,一同安靜的看著裡麵的小蝴蝶。旁邊的小兩口一直說說笑笑,氛圍極好。但陳洛初跟薑鈺不是一對,也熱絡不起來。

他們一直安靜到小蝴蝶一輪遊戲玩完。

陳洛初才走進去小心翼翼的替小蝴蝶摘下帽子,小蝴蝶出來的時候,一手拉著爸爸,一手拉著媽媽,就好像她也生活在一個父母健全的家庭一樣。

他們一起吃了晚飯,一起拍了一張合照。

在薑鈺上洗手間的時候,服務員還給小蝴蝶送來禮物,誇讚她長得好,說:“這個氣球晚上會發光,回去讓爸爸媽媽給你吹。”

小蝴蝶眼底有幾分失落,她下意識的看向一旁的陳洛初,不希望她解釋她和薑鈺關係不好。小孩子都很虛榮,小蝴蝶虛榮的點,就在於,她不想讓人知道她是單親家庭。

陳洛初被小蝴蝶的眼神刺痛了,可這一件事她無能為力,這一點需要小蝴蝶靠自己去成長去釋懷。

但她冇有特地說她和薑鈺離婚的事,說:“回去媽媽給你吹氣球吧。”

“好哦。”小蝴蝶用腦袋蹭蹭她的手。

晚上八點,薑鈺才把他們送回去,看到那隻氣球時,他就知道陳洛初一個人恐怕冇那麼容易吹好,氣球太大了,綁繩很麻煩。他遲疑了片刻,還是選擇幫了把手。

陳洛初也在一旁打下手。

很神奇,過去這麼久了,他們之間居然還有幾分默契。一個遞工具,一個接工具,十分自然而又嫻熟。

小蝴蝶就乖乖站在一旁,看著他們共同替她把打氣球吹好。氣球裡麵有好多小燈,直徑有一米,燈光不停閃爍著。

小燈裡亮的字時:希望我們一家永遠在一起。

target="_bla

k"

class="li

kco

te

t">

陳洛初跟薑鈺都看見那些字了,都下意識的移開了眼神。

“好好看哦。”這是小蝴蝶有史以來,最幸福的一天,爸爸媽媽友好相處,都陪著她。

即便氣球裡的願望實現不了。

她的爸爸和媽媽,早就不是一家人了。

並且,馬上他們就要分道揚鑣,會生活在不同國家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