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薑鈺的臉色這才稍微好了不少,關心的說:“保健品吃了嗎,效果怎麼樣,你得愛惜自己的身體。”

他自己也冇抽,他把煙給放了回去。

“隻要我有空,我會儘量帶小蝴蝶回來看你。或者你隨時可以把她接到身邊待幾個月。”薑鈺也算是為她和小蝴蝶考慮。

陳洛初還是堅持自己的主見,“我幫你把重心往國內轉移。”

“不用。”薑鈺的眉心依然鎖著,“我自己有自己的想法。那是我的事業,你無權乾涉。”

“我乾涉不了你,那我就乾涉彆人。”她語氣轉涼,又是他難得見一回的涼薄。

這意思,那就是刻意針對他,乾涉彆人,弄垮他。

陳洛初自己也清楚,她現在隻要一開口,必然就是把事情談崩的趨勢。

薑鈺果然被激怒了,卻還是隱忍著:“國外你也算幫過忙,你非要動手,就當我還給你。隻是陳洛初,如果我再重新開始,希望你能高抬貴手,彆再插手。”

如果是為了擺佈他而幫的忙,他並不需要。

陳洛初根本不聽他的話,自顧自道:“半年時間,我在國內給你鋪好路,你不會有任何困難跟徐需要適應的地方,如果有,我也會全部替你解決了。”

薑鈺忍耐不了了,風涼的說:“陳洛初,你自己看看你自己的話,我在儘力站在你的角度想問題。可是你的討論,那叫什麼討論?你什麼都隻會站在自己的角度看問題。”

他站著,微微低頭冷冷看她:“陳洛初,我告訴你,你彆在企圖乾涉我的事情。你要是好好談,我願意跟你好好談,但我薑鈺,不是一條聽你安排的狗。”

你看,關係這不就弄僵了。

陳洛初深深吸了一口氣,是她的問題,她處理的方式不對,她緩和語氣說:“你要怎麼樣,才願意把重心移到國內?”

“國內已經冇有任何值得我留戀的地方,市場環境也不夠好。你願意砸錢,也不是一時半會兒能成的。陳洛初,你應該很清楚,市場怎麼樣,環境怎麼樣,不是光靠錢能夠決定的。不然哪有那麼多破產的?”

薑鈺覺得她簡直魔怔了。

她幫忙,也不一定能成,砸錢打水漂,他一事無成怎麼辦?薑鈺總得替小蝴蝶打好底子。

他們吵的聲音不小,到底是吵到了小蝴蝶,小孩子在門外敲著門,擔心的說:“爸爸媽媽,你們怎麼了?不要吵架好不好?”

“小蝴蝶也冇有那麼難過的,你們不要為了小蝴蝶吵架。”小蝴蝶在門外懂事的說著。

薑鈺聽了小蝴蝶的話,心情太複雜了。他不說話了,沉默著。

而陳洛初太心疼了,在小蝴蝶開口時,她背過身,站著一動不動,眼淚就掉了下來。

小蝴蝶懂事得讓人心碎。

“你先冷靜,想清楚彆那麼咄咄逼人,我們再來談到底怎麼樣,纔是對小蝴蝶最好的結果……”薑鈺說著話,轉身要去開門時,卻發現陳洛初早就淚流滿麵。

薑鈺開門的動作就頓住了,語氣也緩了,說:“事情又不是不可以再談,你哭什麼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