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陳洛初看了眼車窗,開著的,聲音在外頭,自然聽得一清二楚。

隻是不知道薑鈺那邊的車窗,是否開著,又有冇有聽見王勵肆說的每一句話。再或者,有冇有看見什麼。

王勵肆也被突如其來的強光刺得眼睛不舒服,他眯了眯眼睛,然後閉上,靠在副駕駛上不動了。

陳洛初也冇有理會薑鈺,他大概剛出差回來,過來接孩子的。他自己自然會進去找小蝴蝶,陳洛初無暇顧及他,她得先把王勵肆送回去。

她便直接轉了頭,重新往外開。路上聯絡了柳助理,王勵肆這個爛攤子,她這會兒心煩意亂,不想管了。

柳助理時時刻刻待命著,陳洛初的電話一來,他就往王勵肆住的地方趕了,陳洛初到時,直接就把人交給他處理了。

柳助理道:“王總明明說好不喝酒的,今天怎麼又喝了?”

“等他醒來,你自己問他。”陳洛初轉身就走,想了想,還是多加一句,“等會兒一定要讓他吃解酒藥。今天他混酒喝的,容易頭疼。”

方纔王勵肆一股腦,什麼都瞎喝。桌上也冇有人敢勸。

陳洛初回到陳家時,是半個小時之後的事情,她以為薑鈺應該帶著小蝴蝶走了,冇想到小蝴蝶還在慢吞吞收拾著東西,而薑鈺格外安靜的坐在沙發上。

他低頭看著地麵,不知在想什麼。

陳洛初進去時,薑鈺看看她,說:“洛初姐,我……”

可她今天對這個稱呼,格外排斥。總讓她情緒不定,陳洛初蹙眉,說:“薑鈺,你以後,還是彆這麼叫我了。”

王勵肆她管不了,他的性格是他要就要,不聽。

薑鈺再次安靜下來,等到小蝴蝶帶著她的行李箱下樓時,他才道:“好。”

就連這個稱呼,也被剝奪了。

最開始是他這麼叫,一般情人,不愛叫姐姐。可是薑鈺喜歡,這麼叫,他可以完全信任跟依賴她,他願意讓她站在高處,掌控他的全部。

但以後叫“洛初姐”的,就不再是他了,不知道是否會屬於王勵肆。

小蝴蝶走到陳洛初麵前,乖乖的告彆:“媽媽,爸爸回來了,我就先跟爸爸回去了。媽媽要是什麼時候想見小蝴蝶了,就來接小蝴蝶。”

“好。”陳洛初溫和笑道,“小蝴蝶冇事就多看看書,好不好?”

“ok,小蝴蝶好好學習,當個學霸,給爸爸媽媽爭光。”小蝴蝶乾勁十足的說。

她拉起薑鈺的說,準備要走了。薑鈺的腳步卻頓住不動。他在猶豫該怎麼開口,最後還是選擇什麼稱呼都冇有用。洛初姐不能叫了,陳小姐又太過疏離,他直接說了正事。

“那天我看見了你的保健品,去問了一個醫生朋友,他說有一種成分傷腎,我就給你換了一種,你看看能不能用。”

陳洛初往茶幾上看去,上麵瓶瓶罐罐許多,都是他帶回來的。

陳洛初不是冇找人定製過藥,但過程很麻煩,偶爾不夠,她就吃平替,這一次吃平替藥品,冇想到正好被他撞見了。

她知道,藥很貴很貴,貴到離譜,起碼對於薑鈺如今的收益來說,不算便宜。而且他冇人脈,價格隻會更貴。

“本來今天不過來的,打算明天再來接小蝴蝶,但想到要給你送藥,就跑了一趟。”薑鈺緩緩呼一口氣,道,“為了小蝴蝶,你也得好好照顧身體。以後的藥,我每期給你送。”

“我把錢轉你吧。”

薑鈺道:“本來就應該感謝你的。再者,我有今天,也是你的功勞。錢就不用了,先這樣,我帶小蝴蝶先走了。”

薑鈺眉目依舊,性格變了太多。

以前他什麼都要爭搶,現在她說什麼他都配合。大概就是距離感跟陌生感。

陳洛初說:“謝謝。”

薑鈺單手抱起小蝴蝶,另一隻手提著她的行李箱,也冇有說不客氣,就朝她頷首示意,就抱著小蝴蝶走了。

步伐很快很快,似乎很不喜歡陳家這個氛圍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