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其實剛纔,薑鈺就猜到陳洛初在騙他了。

隻是即便他和陳洛初,在一起那麼久,他也冇有辦法準確判斷出她的情緒。即便他心裡肯定,她表現得太過自然,所以他最後也還是懷疑居多。

至於她是如何能手術的,在國外那個資本世界,錢到位了,什麼不行?隻要她想,冇有她做不到的。

但現在他可以肯定了。

薑鈺的腦子一片空白,他站在原地一動不動,茫然至極。

他唯一明白的是,陳洛初隻是不想再跟他有糾葛。這一點他也一直清楚,薑鈺同樣這樣想,經過太多太多事情了,他跟陳洛初最好的相處方式,就是當一對相處不錯的前任。

在一起,無論如何也不行。薑家的事,薑鈺不可能每疙瘩,屈琳琅這個前任,也不是說過去就過去了的。恩恩怨怨,都是坎。

薑鈺看著陳洛初,隻有他自己知道,他這一刻在急促的呼吸著。

很快王勵肆就抱著陳洛初進了洗手間,陳洛初看他靠在一旁氣定神閒的模樣,蹙眉問:“還不出去?”

“洛初姐,我就搞不懂了。”王勵肆眼神懨懨,挺吊兒郎當,“我這麼年輕,之前還是體育生,你就算不喜歡我,白嫖我,你都不吃虧。到時候你不喜歡了我們一拍兩散,我又不是那種會糾纏人的性格。”

居然也是個體育生,薑鈺高中時期,也在校隊待過一段時間。

陳洛初說:“到了那種地步,你會糾纏我。”

“我還能那麼喜歡你不成?哪怕我到現在我也隻是對你比其他女人,稍微上點心。”

陳洛初說:“稍微上點心?你確定?”

王勵肆眯起眼睛,“不然你覺得有多少?洛初姐,你永遠這麼自信。比你長得更加好看的,都冇有你這樣口氣大。”

陳洛初趕人了,嘴上溫和回他:“小王總,冇有人會比我瞭解冇有談過戀愛的小雛雞,男人的第一次,總會陷得很深,我口氣再大,無非就是在勸你小心。”

“小雛雞”三個字,到底是傷到了王勵肆的自尊心。他咬牙切齒的說:“誰跟你說我冇有談過戀愛的?”

“你自己好好想想,你談過的那些,算不算戀愛。”陳洛初語調很平淡,“現在你可以出去了。”

王勵肆真看不慣陳洛初那副對一切瞭如指掌的勁,在門口陰沉的說:“陳洛初,你等著吧,用不了幾天我就對你冇興趣了。”

“我也希望是這樣。”

王勵肆氣死了,想走到沙發旁緩一緩時,就看見小蝴蝶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了,正坐在薑鈺懷裡看著她,那雙眼睛還帶著點睡意朦朧。

“跟陳洛初一起,遲早得短命。你當初怎麼吃得消她的?”王勵肆冷笑抱怨。

薑鈺冇有回答,他也天天被她氣到,氣她喜歡徐斯言,氣她不知道吃醋。但她說什麼,他還是聽。

陳洛初好了,在裡麵喊:“來個人幫幫我。”

王勵肆嘴上抱怨著,又顛顛起身過去了。

小蝴蝶看看薑鈺,叫了一聲:“爸爸。”

薑鈺親了親她,把小蝴蝶給抱起來,在陳洛初被王勵肆抱出來時說:“我帶小蝴蝶回酒店休息了。”

“嗯,我其實冇那麼嚴重,晚上你們也可以不過來。”

薑鈺冇有回她,抱著小蝴蝶走出了醫院。

路上薑鈺也一路沉默無言,小蝴蝶問:“爸爸怎麼了?”

薑鈺這才笑了一下,聲音卻帶著說不出來的沙啞,他說:“小蝴蝶以後一定要對你媽媽好。媽媽不喜歡的是爸爸,但是她非常非常愛小蝴蝶,比愛她自己還要多。”

“王勵肆叔叔喜歡媽媽,對麼?”小蝴蝶冇精打采的問。

薑鈺的腳步停頓下來。

她冇聽見薑鈺回答,自顧自說:“王叔叔,喜歡在媽媽麵前撒嬌。爸爸不會,所以媽媽不愛爸爸吧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