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薑鈺聽著陳洛初從容自若的語氣,隻覺得燥意四起,這一切,難道不是按照她的計劃走麼。既然感情已經分崩離析了,她還要裝什麼好人?

他冇說話,生怕自己一張嘴,又是針鋒相對。薑鈺不想在小蝴蝶麵前,跟陳洛初起衝突。

片刻過後,才道:“我已經做好了決定,冇必要再見這最後一麵。我去見她,隻會讓她抱有希望。”

斷得徹底,那纔是陳洛初希望看見的。也是他做好的決定。薑鈺無比清楚,這個時候不絕情,那才叫傷害人。

他分析完,就轉身上樓了。

陳洛初抱著小蝴蝶,打開了大門。

屈琳琅在看到她的那一刻,麵色如土。

陳洛初目光溫和的看著她,對著她禮貌一笑:“屈小姐再不走,就趕不上飛機了。”

“抱歉。”屈琳琅如同驚弓之鳥,心虛導致她吞吞吐吐,“我……”

陳洛初看了看小蝴蝶,然後把小蝴蝶放了下來,後者走到屈琳琅身邊,說:“琳琅老師,再見了。小蝴蝶會想你的,其實小蝴蝶,非常非常喜歡你,很多時候跟喜歡媽媽一樣喜歡呢。以後琳琅老師,也要開開心心過日子哦。媽媽給你很多很多錢,比爸爸的錢少不了多少,琳琅老師,你就不用,想著爸爸的錢了,夠花的。”

屈琳琅聽得臉上燥熱不已,她算計薑鈺留給小蝴蝶的錢,小蝴蝶卻以為她的錢不夠花。

她後來,完全是把小蝴蝶排除在她和薑鈺的家庭之外。

她太貪婪了,野心越來越大,她都快要忘了,曾經她也想過,小蝴蝶叫她一聲母親的。

屈琳琅的眼淚忍不住落下。自責、羞愧。

可她之前冇想到,且在這一刻恍然大悟的是,陳洛初對她大概真的感激,她給她的錢確實很多很多,大概是她想從薑鈺身上得到的,她補給她。

所以,她讓她跟薑鈺分開,的確隻是為了孩子。錯的是她自己,確實是她野心太大了,想要薑鈺的所有。

她理解陳洛初了。

她逼自己跟薑鈺分開,換位思考,如果有人這麼算計她的女兒,她也不可能坐以待斃,她也忍不了。

屈琳琅看著陳洛初,有那麼一刻,她想問她,她知道錯了,以後也會有分寸,她能不能想辦法讓她跟薑鈺和好?

但隨即她否定了這個念頭。

不可能的,陳洛初不可能在這種事情上,還留有餘地。

屈琳琅想,陳洛初不是個壞人,她很懂得感恩,她因為她的錯處逼她走,卻依舊感恩她對小蝴蝶的好。

屈琳琅心痛難忍,卻還是擦擦眼淚,蹲下來跟小蝴蝶告彆,勉強含笑道:“小蝴蝶,再見。以後一定要聽爸爸媽媽的話。”

小蝴蝶抱抱她,說“琳琅老師,我會想你的。”

屈琳琅抱了她片刻,站起來看著陳洛初,“你說的對,不是你贏了,是我野心太大了。”

她說完話,就朝一旁還在等她的司機走去,屈琳琅上了車,車子很快開走了。

陳洛初這才抱起小蝴蝶,她們也要走了。

走到車旁時,她回頭看了一眼,卻見薑鈺就站在二樓窗邊,目送著屈琳琅離開。車子遠後,他開始走神。

薑鈺在意小蝴蝶多過屈琳琅,所以和好是絕對不可能,可他不出來見屈琳琅最後一麵,卻是為了屈琳琅好,看似無情其實有情。

至於薑鈺有冇有怕自己後悔的成分在,陳洛初就不得而知了。可能有,可能冇有。

陳洛初想,或許她該直接讓薑鈺一個人冷靜一陣。他要緬懷傷感,她給他時間。隻是不要時不時出現在她麵前就行。

前幾天要死不活去陳家的日子,她看了也心煩。

既然要緬懷,那也不必見小蝴蝶,不然低落的情緒也會影響孩子。

於是第二天,她冇有通知他,直接帶著小蝴蝶去了夏威夷。

薑鈺下午去陳家,才被通知,小蝴蝶跟陳洛初出國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