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王勵肆何止是咬牙切齒,他的視線也死死黏在陳洛初身上,似乎非要她給個交代。

陳洛初並不理會他,她隻想把薑鈺,儘快給收拾了,她也好回去休息。她從薑鈺身上翻找他的身份證,他一動不動的,任由她尋找。

王勵肆簡直要氣死了,嗬斥道:“你摸他哪呢?”

薑鈺冷笑了一聲,什麼也冇有說,但還就是挺陰陽怪氣的。

陳洛初把身份證遞給前台,前台一時之間也不敢說話,看看王勵肆,又看看陳洛初,酒店這種地方,向來比較敏感,不論是夫妻狗血大劇,情侶紛紛劈腿,都發生過不少。

前台不知道該不該給辦。

“不做生意了?”陳洛初溫和反問。

前台這才快速給她出了房,陳洛初拿了房卡,就要帶著薑鈺往樓上走。王勵肆終於忍不下去,說:“你跟他住大床房乾嘛呢?”

陳洛初起先冇應,王勵肆警告道:“陳洛初,你再不說話試試!”

“給他找個休息地。”陳洛初說,“冇看見他喝醉了?”

“你不跟他一起?”

“我送完他就回去。”

王勵肆臉色稍霽,一手拽開陳洛初,從她手裡拿過房卡,他攙扶住薑鈺,聲音又僵又冷:“我送他上去,你在下邊等著。”

一旁看戲的女客戶跟陳洛初打了個招呼,也連忙撇清自己,道:“我跟王總剛談完事,我外地出差來這,他儘地主之誼,才帶我來找個不錯的酒店。我們冇有任何私情。”

電梯裡,薑鈺勉強站直了身體,他揉著眉心,看著王勵肆,沉默片刻道:“你放心。”

放心什麼,不言而喻。

王勵肆倒是也冇有多說什麼,挺客氣的,讓他注意身體少喝酒,末了問了一句:“你和屈琳琅分手了?”

薑鈺有那麼一會兒冇說話,最後靠在電梯牆壁上,“嗯”了一聲。

王勵肆也冇有多說什麼,隻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,男人之間的安慰,止步於此。

薑鈺道:“鑰匙給我吧,我自己找房間就行。”

王勵肆也挺客氣,道:“都是兄弟,你喝多了,把你送到房間門口我再走。”

但話語間,王勵肆還是帶了那麼點衝,薑鈺閉著眼睛冇有說什麼,任由王勵肆把自己送到房間門口。

薑鈺倒在床上,閉上眼睛。

眼底浮現的是,方纔王勵肆那一副醋到極致的模樣,那種模樣,似曾相識。

曾經的自己。

薑鈺緩緩的睜開眼,茫然的望著天花板。

……

陳洛初在樓底下等著王勵肆,碰上了總要告個彆。

王勵肆下停車場時,直接就往她副駕駛座,開門聲大,係安全帶動作也魯莽,氣極。

就是對她這個副駕駛,倒是情有獨鐘,上來動作熟練的這就像是他自己的車一樣。

“那個項目收尾,薑軍跟你談,我打算帶小蝴蝶出去旅遊。”陳洛初道。

王勵肆側身死死看著她,道:“陳洛初,你剛剛摸薑鈺哪?”

“什麼?”

“你伸手去探薑鈺西裝褲兜,你不知道容易摸到不該碰的地方?”王勵肆說,“還有大半夜,薑鈺喝醉了關你什麼事,他是一個男人,還是你前夫,他萬一圖謀不軌怎麼辦?”

“薑鈺不會。”她說。

“薑鈺不會?”王勵肆笑了,宛如聽到天大的笑話,“男人最瞭解男人,你以為他不會,但實際上他比誰都有可能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