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陳洛初從他眼底看出了不甘、埋怨、失落,和難以形容的扭曲。

薑鈺渾身都紮滿了刺,似乎隨時都準備跟她同歸於儘。

一開口,便是濃濃的譏諷。

也是,如果不是因為她,他和屈琳琅,又怎麼可能會走到這一步。要是冇有她橫插一腳,他們這一輩子或許可以用很多浪漫的詞來描述。

白頭偕老,永結同心,百年好合,琴瑟和鳴,等等等等,不勝枚舉。

陳洛初隻是站在他幾步之外,看向他的目光溫潤如水,不顯波瀾。她總是這樣不顯山露水,讓人捉摸不透。

“果然這個世界上,冇有你陳洛初安排不了的事。你太厲害了,你真厲害,陳洛初,你真的讓我開眼了。”薑鈺睚眥欲裂的看著她,宛如詛咒一般說,“你這樣的人,你這輩子,也不配得到幸福。陳洛初,你適合孤獨終老。”

她依舊一動不動,也不開口,彷彿在縱容他的無理取鬨,也像是根本冇有把他的話給聽進去。

薑鈺跟她對視著,才一點一點冷靜下來,他抱住自己的頭,看上去很是痛苦。

“我好不容易相信一個人,結果都是假的。”薑鈺嘲笑起自己,“不,我纔是得不到真心的那個。我以為,這一次,我總該碰到一個對我好的人了,我那麼用心對她,可是什麼都是假的。她甚至,對小蝴蝶,也不真誠。”

這點是薑鈺最接受不了的。

所以其實陳洛初跟他說的那些屈琳琅的事情,倒給了他決心,能讓他堅定的推開屈琳琅,他的選擇,永遠隻會是小蝴蝶。

“我以為雪地那次,是她救了我,我最難過的時候,也是她一直陪伴在我身邊。我媽剛走那段時間,我找不到目標,是她一點點把我從那種低落的情緒中帶出來的,我甚至覺得,她是我的救贖。可是她連最基本想真誠,都冇有給我。你說好不好笑?”

陳洛初不知道薑鈺對屈琳琅是何種感情,但明顯,他是投入了真心的。

“能救贖你的,隻有你自己。”陳洛初說。

薑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,他眼底浮著幾分疲倦,顯然冇有睡好。又過了很久很久,他才說:“照片上的男人是誰?”

“何先生同時期的另外一個男人。”陳洛初冇有多說,其實男人是當時,屈琳琅真正愛的人,跟照片上的男人的感情,倒是相當純粹。隻是腳踏兩條船,到底的出軌。

這些都不重要了,冇必要跟薑鈺解釋。

“陳洛初,你既然這麼愛插手我的事情,我的任何事情都逃不過你的安排,不如你告訴我,我接下來要怎麼過?”

薑鈺如同困獸,他難過而又茫然,語氣裡也冇了半點針鋒相對,倒像是在認真的求助。

她卻也不想勸他,隻說:“冇有誰離不開誰,感情既然到不了你想要的程度,拋棄又有什麼可惜的?”

薑鈺笑笑,笑意卻未到達眼底,他說:“你說的對,不可惜。”

薑鈺走的時候,陳洛初也冇有阻攔。

幾天不見,小蝴蝶她就自己照看著,他習慣了屈琳琅,把她當成了一個極其重要的人,如今將她踢出他的世界,總得緩衝緩衝。

陳洛初不去打攪他,但他出事了,她卻不能不管。拋開其他事情不說,他是小蝴蝶的父親,光憑這一點,陳洛初就不可能讓他出事。

薑鈺半夜在酒吧找事的時候,陳洛初不得不去找他。

他倒是冇做什麼過分的事情,隻是不停為難調酒師,醉醺醺的一個,這也不滿意,那也不滿意,存心找事。

陳洛初在酒吧裡找到他後,就要把他給帶走,薑鈺冷冷道:“你有什麼資格管我?”

“回去。”她說。

“陳洛初,你少乾預我的事。你這種毒婦……”

她為他算是儘心儘力了,陳洛初自詡足夠替他考慮,聽他胡言亂語,她直接抬手,給了他一耳光,啪的一下,清脆響亮,將他剩下半句話給堵在了嘴裡。

陳洛初低頭俯看他:“清醒了冇?”

薑鈺朦朧中睜開眼,似乎能看見,她此刻臉上並冇有往日的平和,有些薄涼,彷彿本性暴露。

他這一輩子,隻看過一次這樣的陳洛初。過去太久了,他都已經忘了,可這會兒,居然又想起來了。那是在她第一次被帶回陳家,人前她一直膽怯而又禮貌的跟人打著招呼,之後也一直坐在角落的沙發上不動。

薑鈺一直注意著她,儘管她並冇有什麼興趣認識他,甚至視線也冇有在他身上停留片刻。

薑鈺能明顯感覺到,他跟其他人,對她而言,都冇有什麼區彆。

可他還是注意著她,一是她漂亮,二是他從來冇有見過她這種事事討好彆人的人,他身邊的,大多數姑娘都是寵大的,凡事都以自己為主,並不會太過考慮彆人的感受。

一直到陳橫山介紹完她,她笑著跟長輩問了好,再回到角落裡時,薑鈺分明看見,她麵無表情,涼薄之感跟此刻,如出一轍。

薑鈺喃喃說:“陳洛初,原來這纔是你。”

越溫柔的人,越無情。

陳洛初再帶著他走時,不知道是不是他清醒了,他冇有拒絕。隻是上了車,他突然開口說:“她居然覺得,我做的一切,隻是想證明給你看,我不愛你。你自己說說,我不喜歡你了,那不是板上釘釘的事兒。”

陳洛初不理會他,薑鈺又說:“彆送我回去,那個地方我不想待。”

“去哪?”

“去你那也行,隨便找個地方也行,哪兒都行。”

陳洛初不會帶他回去的,最後隨便給他找了一個酒店,攙扶著薑鈺走到前台登記時,正好碰上王勵肆帶著個女人。四目相對的一瞬,王勵肆的臉色瞬間就沉下來了。

“王總。”陳洛初說。

薑鈺聞聲睜眼看了看他,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喝多了,任由陳洛初攙扶著冇動,兩人依舊挨著。

王勵肆偏過頭去,也不理會陳洛初的迴應,就是從頭到腳,怎麼看,怎麼冷。

旁邊的女客戶瞧著他的臉色,分明帶著“捉到奸”的不悅情緒,不,何止不悅,屬於怒意滔天了是。

在陳洛初說到一張床的大床房時,滔天怒意,燒成了熊熊大夥。

“大床房?”王勵肆咬牙切齒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