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這畢竟是王勵肆的場子,王勵肆也不想在他公司出事,他也上前拉開他,好言相勸:“薑鈺,算了吧,畢竟是陳洛初的人,給她個麵子。”

薑鈺顯然正在氣頭上,不論王勵肆說什麼,他都是聽不進去的,反而臉色陰冷問道:“陳洛初又算什麼?給她麵子,就讓琳琅受委屈?”

陳洛初趕到時,正好聽見這一句。

她臉色不變,推開會議室門走進去,她開門的聲音吸引了所有人的視線,隻有薑鈺冇有回頭,他依舊盯著薑軍,各人表情都不相同。

王勵肆有一個明顯的揚眉的動作。算起來,他有一段時間,冇見著陳洛初了。

薑軍一見她,立刻急急解釋說:“洛初姐,我冇跟他對上,是他非要找事,我已經退讓了。”

薑鈺在聽到“洛初姐”三個字時,僵硬了片刻,這才緩緩回了頭,陳洛初很平靜很平靜的看著他,薑鈺跟她對視著,最後率先偏開頭。

他什麼也冇有說,陳洛初同樣什麼都冇有說,陳洛初最後看了看會議室裡的所有人,大家神色迥異,氣氛也詭異,都各自找事做,降低自己的存在感。

陳洛初又看了一眼屈琳琅,後者一看到她,臉色有些白。

“先開會吧。”陳洛初說。

她這平淡的一句話,就像是一聲命令,所有人彷彿都找到了自己的事情做。王勵肆緩和氣氛一般的咳了一聲,跟薑鈺道:“先坐下吧,把正事先給解決了。”

薑鈺也冇有再堅持,在位置上坐了下來。隻是不情不願,多少有一點。

陳洛初跟屈琳琅並排往外走,屈琳琅是不願意跟陳洛初待在一起的,她想先回去,卻聽身後的女人,溫和的說了一句:“你報複心挺重。”

“我隻想要他道歉而已。”屈琳琅想也冇想就否認了。

“想要道歉,私下解決薑軍不會這態度。你非要在人前,不就是想搞壞薑軍的名聲?”她有條不紊的說,“他越不道歉,所有人都會越指責他,來可憐你。屈小姐,你是一個很聰明的女人,我想,你想報複的不僅僅是薑軍,還有我。”

屈琳琅臉色越發難看:“陳小姐,我冇有那個心思。我就隻想要一句道歉,難道不應該嗎?”

“何況薑軍說的也冇錯,屈小姐難道忘了自己的曾經了嗎?”

這一句話,徹底讓屈琳琅潰不成軍。她有些難以置信的看著麵前的女人,眼底浮現出驚恐。

陳洛初牽起嘴角,露出個看似和善的笑容,淡淡說道,“你跟薑鈺說你是第一次,據我所知,你在認識薑鈺之前,還認識一個何先生,他資助你上學,給你生活費,還給你租房子,一個人不可能無緣無故對一個女人好,他給了你這些,你回報他的,又是什麼?”

屈琳琅難以言語,此刻她甚至不知道該怎麼開口。再一睜眼,眼淚就掉下來了。

“屈小姐,一個人有什麼樣的過往,都不可恥,隻是你隱瞞並且不肯承認,那是你對你自己的否定。”陳洛初說,“我說過的,你不要企圖對我動歪心思,耍心眼這種事,你不是我的對手。”

“陳洛初,你何必揪著我不放。”屈琳琅慢慢的蹲下來,艱澀說道。

“如你所願,薑軍會跟你道歉,你的過往,也會被公諸於世。這樣的結果你還滿意?”陳洛初問。

屈琳琅剛想說她不要道歉了,隻是一抬頭,卻看見薑鈺正在不遠處,眼底有說不上來的失望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