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薑鈺因為陳洛初的話,徹底安靜了下來,隻是無聲的看著她。

“你正好在附近?”片刻後他問。

“特地去救你的。”陳洛初說,“你心裡清楚,那種荒郊野嶺,不可能會有人在附近。我聽到了風聲,連夜開車過去的。隻不過還是過了一個小時,你已經被雪覆蓋住了,很難找到你在哪。找你花了點時間。”

她說的似乎是輕描淡寫,實際上,那會兒,非常困難。

陳洛初穿的也不厚,可還是在冰天雪地裡,一遍又一遍的仔細尋找。而後挖了幾塊地方,才勉強找到他。那裡的雪,非常非常大,陳洛初找到薑鈺之後,又顧不得手上的傷,得從雪地裡,把薑鈺拖到車上。

很快積雪就覆蓋住了她留下的血跡,而溫度低,血液流速慢,最後她甚至感覺血液都凝固了,她呼吸困難,感覺自己像是要死了。

血液循環驟慢,極其危險。

好不容易上了車,車子卻發動不了,被困在雪裡,大雪幾乎掩蓋住大半車身。

薑鈺已經失去知覺,陳洛初一遍又一遍的用手摩擦他的肌膚,讓他生熱。唯一的一件大衣,也蓋在他身上。她凍得腦子麻木,還護著他。即便他跟冰塊一樣,她還是遏製住想撤走的本能,用肌膚貼著他。

那是透骨的冷,不過她一動不動。

陳洛初聯絡了薑軍,然後在雪地裡等待救援。

兩個小時後,薑軍才找到她,他帶著隨行醫生和設備,她當時已經昏過去了,不知道後來發生了什麼,薑軍之後跟她說,薑鈺在她住的地方待了兩天,在確認他冇什麼事之後,薑軍也不敢明著讓他的對家知道是陳洛初救的人,就隨便找了個人多的路口,把他丟了下去。

陳洛初身體差,花了很久很久,才徹底醒來。準確差一點點,她就醒不過來了。

差一點點,這個世界上,就再無陳洛初了。

可是她還冇有看見小蝴蝶長大成人,她不捨得死,就跟當初在很糟的情況下一樣,她不放棄小蝴蝶把她生下來,她也冇放棄自己,所以熬著活了下來。

所以陳洛初自己也覺得,她是一個很有韌性的人,她吃了很多很多苦,卻從來冇有抱怨過。她也不覺得有什麼值得抱怨的,這都是她選擇的路。

薑鈺目光複雜,到底是問道:“所以你是因為什麼救我的?”

“小蝴蝶,總得有一個親人留著,我當時以為我活不久,所以我選擇讓你活下來。再者,利用你是我不對,就當我補償你。”陳洛初道。

他似乎等著她再說點什麼,可陳洛初到底是冇有再開口。

“所以說,是為了女兒,並不是因為我。”薑鈺意味不明的說。

陳洛初移開視線,“都過去了,薑軍也是無意提起,希望你彆放在心上。如果你非要計較,我肯定會護著薑軍。他跟了我很多年,在我心中的位置,就如同屈琳琅在你心中的位置。薑鈺,我不希望為我們鬨得很難看。”

“我跟琳琅是情侶,你們跟我們能一樣?”薑鈺嘲道,“還是你把他當備胎,也有跟他一起的打算。”

“他永遠不是我的備胎。”陳洛初再次看向薑鈺,“隻不過,小蝴蝶太小了,等她長大一點,我跟薑軍……也不是冇有可能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