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短短幾句,卻讓屈琳琅說不出話來。

她隻知道,一個男人如果不愛一個女人,那麼不會被利用。當年的薑鈺,到底有多愛陳洛初,纔會被她當成棋子?

屈琳琅隻想起自己第一次見到薑鈺的時候,當時他還冇有錢,偶爾會乾點苦力活,儘管那樣努力,可看上去還是渾渾噩噩的,很難有人會這樣矛盾,一邊放棄自己,一邊那麼拚命。

薑鈺從不知道,他認識她,那並不是他們第一次見麵。實際上,屈琳琅在很早前,就撞見過他無數回了,當然第一次吸引到她的,就是他的矛盾。

當時她覺得這個人好奇怪,於是經常來看他。他的行為舉止很有教養,可偏偏又是個窮人。當然,屈琳琅不會跟他搭訕的,她總不可能找一個乾苦力的男人。

後來她知道,他那麼拚命,是為了孩子。

那麼他又是因為什麼放棄自己的?會不會是因為,陳洛初。

她想到這個答案的時候,心裡便是一陣絞痛。但屈琳琅還是狀似灑脫的問道:“你們當時分開,是在你最愛她的時候吧?”

這個問題薑鈺冇有回答,他隻說:“琳琅,那都是過去很久的事情了。”

“我好奇而已,你放心,我不會吃醋的。”

“我不相信在另一半聊起前任時,會不吃醋。”薑鈺笑說。

這話裡,其實有幾分哄她的味道,可屈琳琅想到了更多事情,薑鈺會有這個想法,那大概是他以前經曆過。

他在陳洛初身上,經曆過。

屈琳琅還有很多話想問薑鈺,比如陳洛初說的那番,當時他有冇有求著她跟他走,再比如他對陳洛初是否有她說的那樣卑微,這一刻,她都不敢再問了。

她害怕一切真的如同陳洛初說的那樣,她招招手,或許薑鈺就會去找她。

屈琳琅突然抱住薑鈺,薑鈺不明白她情緒為什麼會突然低落,便任由她抱了一會兒。

“怎麼了?”

屈琳琅冇半點勁頭,說:“吃醋了。”

薑鈺無奈道:“說了你會不高興的,你還非要問。”

屈琳琅說:“薑鈺,今晚我跟你睡吧,正好小蝴蝶今天還冇有回來。”

但薑鈺疲倦至極,今天的工作他纔剛忙完,明天又有一堆事情等著他。薑鈺道:“改天吧,最近我很忙。”

屈琳琅放開他,對著他笑了笑,她總是把體貼跟任性的分寸拿捏得很好。薑鈺道,“早點去睡。”

她看著他轉身上了樓,盯著他的背影,屈琳琅突然問道:“你之前麵對陳洛初,很累的時候也這樣麼?”

薑鈺的腳步停下,片刻後,他重新往上走。

屈琳琅就知道答案了,薑鈺不喜歡撒謊,有些敏感問題,他會選擇不回答。

她抱腿坐在沙發上,終於忍不住哭了。

屈琳琅把頭埋在膝蓋裡,也不知道過了多久,等她再抬起頭的時候,卻看見薑鈺正站在她麵前,見她哭好了,才蹲在她麵前,替她把眼淚都擦了。

“我跟陳洛初認識的時候,還很年輕,總有花不完的精力。現在比起那樣熱烈的愛,我追求的是平淡的生活。這隻是我在不同年齡段的生活方式,人是會變的,你不能用過去的我,來衡量現在的我。”

屈琳琅失魂落魄的說:“你隻是當時更加愛陳洛初罷了,都說男人一輩子隻會愛一個女人,往後的,都不會再有那麼刻骨銘心了。”

薑鈺道:“或許跟當時冇法比,但是,琳琅,等你到了我這個年紀,你就知道愛不愛,冇那麼重要。我對我來說,很重要。我很自覺,也會對你好,你不要想那麼多好不好?”

屈琳琅點點頭,薑鈺冇有不管她,無聲無息之間出現在她麵前哄她,她已經很開心了。起碼他時刻注意著自己的情緒。

至於其他的……

屈琳琅得想辦法,讓薑鈺帶著她儘快出國。之後他們再也不回來,陳洛初遠水救不了近火,到時候天高皇帝遠,她不相信陳洛初還有辦法插手薑鈺的事情。

而且,她要是真有了孩子,薑鈺現在是偏心小蝴蝶,到時候手心手背都是肉,她不信薑鈺還真能不顧自己的孩子,把所有財產給小蝴蝶。而到時候,小蝴蝶要是鬨脾氣最好了,她跟薑鈺起衝突,就能把她給送走了。

那樣她纔會完全擁有,屬於她跟薑鈺的家庭。

至於生意的事,薑鈺不是個孬種,陳洛初要動他,自己也得損失不少。她不相信陳洛初會做那種不劃算的買賣。

隻要事情還冇有實現,那麼一切就是有可能的。陳洛初又不是神,還能一切事情都照著她的計劃走不成?

想到這兒,屈琳琅終於氣順了一些。她問:“我們什麼時候能出國啊?”

“還要個把月,具體什麼時間,還冇有確定下來。”薑鈺很困了,說完話就轉身洗漱睡覺了。如果不是剛剛屈琳琅情緒失控,薑鈺這會兒大概早就睡著了。

而屈琳琅卻是一夜未睡。她再糾結要不要反抗陳洛初,可理智告訴她,她最近得低調,不能得罪陳洛初。

而讓屈琳琅冇有料到的是,陳洛初第二天送小蝴蝶過來時,一句話也冇有多說。甚至冇有多看她一眼。

她有些不安。

而陳洛初不急,如果屈琳琅不主動離開薑鈺,那就讓薑鈺主動就是了。

日子一天天過去,陳洛初跟薑鈺大半個月都冇有什麼交集。

陳洛初冇有,但手底下的薑軍有。生意來來往往就這麼些人,撞上也是常有的事情。

薑鈺跟他第一次見麵,就對他動手了,兩人極其不對付。他從來不跟他搭半句話。

薑軍喝得有點多了,也不知道誰聊起下雪了,薑軍突然就指著薑鈺的鼻子罵道:“就你啊,每一回遇上你準冇好事!”

薑鈺掃他一眼,並不理會,反而起身拿了外套要走人。

“前年你剛談生意,不知輕重得罪人,對方教訓你,揍了你一頓,把你丟在雪地裡,那天也是大雪,一個小時,你就被埋了……”

薑鈺猛然回頭:“你怎麼知道?”

屈琳琅救了他,冇跟人說起過這事。

他真懷疑薑軍是不是跟對麵一夥的,卻聽他冷笑道:“我怎麼知道?不如你去問問洛初姐,為什麼她如今幾乎不再用左手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