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陳洛初一直希望薑鈺能放下過去,然後找到屬於他的愛情,她會祝福,這也是她願意看到的事情。冇有誰有她這麼希望薑鈺好。

但她不是聖人,祝福的前提,是小蝴蝶得永遠待在薑鈺的心尖尖上。小蝴蝶得是獨一無二的,繼母可以不對她很好,也可以有私心,但是小蝴蝶不能看繼母的眼色。

而如今,小蝴蝶的行為舉止間,其實有些討好屈琳琅,很多方麵,都會站在屈琳琅的角度去想問題,她會擔心,說的一些話,會不會讓屈琳琅不喜歡。

一個這麼大的孩子,是不應該有這些顧慮的。

比起孩子,薑鈺的幸福,就冇那麼重要了。

屈琳琅的野心很大,她又很直接,跟陳洛初的每一次見麵,無一不在告訴她:你不過是個前妻,如果你敢打薑鈺的注意,我會讓你吃不了兜著走的。

她的敵意毫不遮掩,也絲毫不怕陳洛初。屈琳琅就不是甘於屈人之下的性子。

比起屈琳琅,當年的溫湉,或許反而更適合繼母的角色。她膽子小,不會企圖淩駕於小蝴蝶之上。

“可是琳琅老師要是不在了,爸爸會傷心吧。爸爸那麼喜歡琳琅老師。”小蝴蝶說,“琳琅老師也那麼喜歡爸爸,他們分開彼此都會很難過的,小蝴蝶不想爸爸再難過了。”

陳洛初愣住了。

“媽媽,爸爸他……真的是好不容易,才願意敞開心扉跟人交流。奶奶剛走的時候,爸爸可以好幾天不說話,好可憐的。”小蝴蝶眼底盈盈有淚。

到底薑鈺是到了什麼程度呢,孩子光是提起,就傷心成這樣。

陳洛初冇有經曆過,通過單薄的文字,也無法深刻感受到當時的情形,她隻是沉默了。

片刻後,薑鈺跟屈琳琅走了回來,後者眼底微紅,也並不遮掩,屈琳琅是故意讓陳洛初看見的,很多時候她不大度,陳洛初這種顧及臉皮的,自然會後退一步。

她這一鬨,陳洛初連蝦的時候不在看一眼。而薑鈺在問小蝴蝶吃不吃,小蝴蝶搖頭之後,直接把整盤蝦端到了她麵前。

屈琳琅故意賭氣說:“我不要了。”

薑鈺說:“是我自己就想給你剝。”

她不說話,可薑鈺剝好的,她全部都夾走了。本來就是她男人,她這時候需要客氣什麼?

屈琳琅把視線移到陳洛初身上,她不知道在想什麼,有點格格不入的感覺,陳洛初就是這樣,隨時隨地給人一種在算計著什麼的模樣。

片刻後,她抬起頭來,眉心蹙著,目光跟屈琳琅對視著,屈琳琅對著她笑了笑,妥帖而又得意:“陳小姐,我們吃好了,你看……”

“我也好了。”陳洛初站起身子。

“主要我跟薑鈺,我們今晚有點事情。不他很忙,平常又要照顧孩子,我們平常很難有足夠的時間過兩人世界。”屈琳琅這會兒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,她說,“下次我們要是時間都充足,倒是可以一起約飯。”

“嗯,我理解。”隻是陳洛初如何能讓她如願,她溫和的笑,看上去比屈琳琅還要不好意思,“我突然有點急事,恐怕今天不能照看小蝴蝶了。答應了你們的,剛剛收到訊息,我姑姑有些不舒服,我得回去看看她。”

氣氛在這一刻,瞬間降至冰點。

屈琳琅在心裡冷笑,回頭無辜的看了看薑鈺,看上去一點也捨不得跟他的兩人世界就此結束,可又很體貼的說:“既然陳小姐有事,那孩子就我們自己帶著吧。冇事的,陳小姐,長輩的身體重要。”

可說完話,就轉過頭去了。

薑鈺扯過她的臉一看,她的眼睛紅了。

屈琳琅這倒不是裝的,她是真的覺得委屈死了,她跟薑鈺分明都在一起了,可是還是冇有什麼時間親密,哪有男女朋友這樣的。

而且薑鈺很少撩撥得動,大多數時候還是操心孩子。她一直很努力的在籌備兩人完美的第一次,總是失望,她真的難受。

當然,也有很小一部分,是為了讓薑鈺心疼。

“哭什麼?”薑鈺的聲音果然變了。

他又回頭看著陳洛初,說:“葉晨曦不是也在?”

陳洛初靜靜的看著他:“她的確在,所以呢?你的意思是,我姑姑生病了,有人在就行,而我作為她的親侄女,不需要擔心,也不需要去看她麼?”

“我不是那個意思。”薑鈺蹙眉,在他剛剛把話說出口的時候,他就意識到不對了,“那你先去忙吧,小蝴蝶我帶著就行。”

陳洛初哄了小蝴蝶兩句,轉身就走了。

小蝴蝶說:“跟姑婆說,小蝴蝶會想她的。”

陳洛初彎彎嘴角。

隻是陳洛初哪裡是回去看陳英芝,她的車子開到了王勵肆家門口。王勵肆見到她倒是眉梢一揚,然後就邀請她進去坐一會了。

“咖啡?”

陳洛初道:“要紅茶。”

王勵肆道:“冇有。”

“那就麻煩王總,讓柳助理跑一趟。”陳洛初溫和道。

點名道姓,那是有事。

王勵肆看了陳洛初幾眼,倒是也給她這個麵子,冇過多久,柳助理就拎著一禮盒紅茶茶葉走了進來。在看見陳洛初的時候,助理明顯頓了一下。

“柳助理果然是個會辦事的,選茶葉的眼光不錯。”

“陳小姐謬讚了,不過是朋友推薦的而已。”

“會選朋友,那也是一種本事。有的朋友,確實能帶來諸多便利,值得結交。隻是如果因為利益去選擇交友關係,就有賭的成分。有賭,那就有看走眼的時候。”陳洛初莞爾道。

柳助理也不是傻子,能聽出來,陳洛初這會兒,分明是在警告什麼。他聯想到屈琳琅,不由得冷汗涔涔。他的確在屈琳琅身上下了“賭注”,希望她跟薑鈺能成正果,那麼他背後也算多了個靠山。

而且,他拿了陳洛初開刀,告訴了屈琳琅,陳洛初跟小蝴蝶的關係。

柳助理之所以不站陳洛初,是因為他人小式微,陳洛初可是一個相當精明的人,她眼裡瞧不上自己。

“陳小姐說的是。”他勉強笑道。

“柳助理,彆緊張,我不過跟你閒聊而已。”陳洛初笑道,“聽說你跟屈琳琅關係不錯?”

“確實湊活。”

“湊活到在背後嚼我舌根?”陳洛初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