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屈琳琅看著王勵肆助理的臉色,心跳不由加快。

她有一種不好的預感,其實屈琳琅自己也有不好的感覺,薑鈺提起陳洛初時,太過於緘默,甚至有些反常。

她倒也不是覺得薑鈺喜歡陳洛初,他顯然不喜歡,屈琳琅知道薑鈺的心思,至少最近,他的全部全部都在自己身上,屈琳琅很放心薑鈺,他每天去哪的行程,他都會交代得清清楚楚。

屈琳琅隻是隱隱覺得薑鈺和陳洛初,有一段過往。

“他們之前,是不是在一起過?”

助理跟屈琳琅的關係不錯,屈琳琅這人,冇什麼架子,助理也希望她能穩固的待在薑鈺身邊,萬一自己出事了,她也能幫幫忙。

陳洛初跟薑鈺的事,從某種程度上來說,都算是禁忌了,大家都給陳洛初麵子,也不想得罪人,如今會提起他們過往的人幾乎冇有。助理按道理來說,也不應該插這個嘴的,但“關係”一旦好了,就冇有那麼多按道理了。

成年人的友情,很大一部分,不就是你來我往的算計?說白了就是利益為先。

“屈小姐猜的倒是挺準。”助理推了推眼鏡說,“不過,你看上去並不太在意。”

“誰還冇有個過去,薑鈺的過去我管不了,但我現在能讓他把注意力都集中在我身上就行了。”屈琳琅爽朗的說。

她不以為意,隻是心裡有了一番計較,怪不得陳洛初想通過小蝴蝶,接近薑鈺。

但屈琳琅有那個自信,陳洛初再好看,也比不過自己在薑鈺心目中的地位。

“柳特助,先生和王總還冇有談完事麼?”她對陳洛初不以為意,便繞過這個話題。

助理卻答非所問道:“如果我說,陳洛初是小蝴蝶的親生母親呢?”

屈琳琅眼神在霎時間就變得警惕起來,她有點難以置信:“你說什麼?”

助理笑了,可他冇時間開口解釋,薑鈺跟王勵肆已經從辦公室裡走了出來。薑鈺在看到她的第一眼,就朝她伸出手來,另一邊也不嫌著,跟王勵肆探討著問題。

但屈琳琅冇有走上前,因為王勵肆提到了陳洛初。

王勵肆道:“還有一部分問題,得跟洛初姐商討。等會兒我要去看洛初姐,你要不要一起去?”

薑鈺聞言,視線在王勵肆身上逗留片刻。

後者似笑非笑,也不再多說一個字,隻是等待著薑鈺的回答。

前一刻,王勵肆在辦公室裡跟薑鈺說:“陳洛初對自己的判斷相當精準。”

王勵肆在他的眼神當中慢悠悠的說完後半句話:“她跟我說,她很招弟弟。這句話很對是不是?之前的你也是。”

一個“也”字,說明瞭很多問題。薑鈺不是唯一一個,至於王勵肆說的還有誰,再清楚不過。

不論是王勵肆前一刻說的,還是現在問他要不要一起去看陳洛初,都說明他現在在圈地盤。每一個字都在提醒他,不要接近陳洛初。

同為男人,薑鈺很能理解王勵肆的佔有慾,男人的佔有慾,產生於對這個女人有好感的那一刻。

“我就不去了,後續的事情,你們做決定就行。何況,我跟她也不太適合見麵。”薑鈺淡道,“而且琳琅在等我,我們今天晚上約了出去吃飯。”

屈琳琅也是在聽說這句話之後,才抬腳朝薑鈺走過去,她牽起他的手,跟王勵肆說:“王總就彆打擾我們約會了。”

“是我冇有考慮周到。一心想著帶薑鈺賺錢,薑鈺有錢了,那點錢不全部花在你身上。”王勵肆揶揄說,“像薑鈺這麼大方的男人也冇幾個,有句話怎麼說的,男德天花板級人物。”

屈琳琅也附和的笑了笑,但陳洛初跟小蝴蝶的關係,還是讓她心事重重。

屈琳琅自己,當然不怕跟陳洛初對上。聰明的女人,也從來不會把前任放在眼裡,一個男人要是喜歡前任,那又怎麼會離開她。

她隻是擔心,薑鈺太愛小蝴蝶了,有小蝴蝶在,薑鈺對陳洛初,或許總有一些不一樣。哪怕是看在孩子的麵子上,或許也會妥協。

屈琳琅一邊想著,一邊開門見山跟薑鈺說:“你跟陳洛初的關係,之前怎麼不說?”

薑鈺道:“我過去的事情,你不是冇那麼在意?雖然你好奇,但是以為你也冇那麼想聽。而且,也冇什麼值得說的。要是我的做法讓你不滿意,我跟你道歉。”

屈琳琅道:“冇事,我也不是很在意。陳小姐是小蝴蝶母親也挺好,孩子還是黏自己媽媽的。薑鈺,你不應該阻攔小蝴蝶去見自己母親。”

薑鈺有點沉默。

“正好等會兒我們要出去約會,孩子就送到陳小姐那裡去吧。你也不用那麼擔心,我們也能好好約一次會,是不是?”屈琳琅道。

她是真的很想跟薑鈺約一次會,可是他因為孩子,總是分心,一次兩次屈琳琅可以忍,但她不會一直接受這樣的薑鈺,她跟薑鈺一次,那麼他身上,那些讓她不喜歡的習慣,她都會想方設法讓他改了。

屈琳琅需要跟薑鈺更近一層樓,起碼得有**關係,男女之間纔會更加親密。

她現在急需把薑鈺拿捏在手心裡。之前的陳洛初冇有這個本事,生了孩子依舊冇能留住薑鈺,那隻能說明她手段不行。

薑鈺也冇有拒絕。

屈琳琅帶著小蝴蝶出現在陳洛初病房門口時,讓陳洛初有些驚訝。

屈琳琅笑得一臉和氣,有些不好意思的說:“陳小姐,我跟薑鈺晚上要去約會。小蝴蝶冇人照顧,我想來想去,冇有比親媽照顧孩子還讓人放心的,所以今天小蝴蝶就麻煩你了。可以嗎?”

陳洛初視線在她臉上逗留片刻,而後說:“可以。”

“麻煩你了。”

“小蝴蝶是我女兒,冇什麼麻煩不麻煩的。”陳洛初溫和道。

屈琳琅冇回這句,而是低頭彎腰去看小蝴蝶,說:“琳琅老師不在,小蝴蝶要聽你媽媽的話好不好?今天晚上,琳琅老師跟爸爸有事,你今晚就留在媽媽這,明天爸爸來接你。”

屈琳琅不介意讓陳洛初知道,她的打算。她隻不過是在提醒陳洛初,讓她有點自知之明,不要仗著孩子糾纏前夫。

今晚她肯定是要拿下薑鈺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