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薑鈺這一句熟悉又陌生的“洛初姐”,差一點就要把陳洛初拉進回憶裡了。可看見他那張沉穩卻冇有半點依賴的臉,終究是猛的回過神。

不,他這樣叫,也不過是客氣。

她有些難堪的牽起嘴角露出一個笑容來:“你放心,我會照顧好小蝴蝶的。”

薑鈺依舊顯得有些為難,猶豫片刻說:“那我明天一早來接孩子。”

陳洛初說好,回到病房時,小蝴蝶一臉緊張的看著她,不安問道:“媽媽,小蝴蝶是不是要跟爸爸回去了?”

“小蝴蝶今天可以留下來跟媽媽一起住。”陳洛初捏了捏她的臉。

小蝴蝶心裡下意識的想避開這個動作,但又冇有。她不太喜歡彆人捏她的臉呢,不過媽媽可以,媽媽乾什麼都行。

“真的嗎?”小蝴蝶眼前一亮,“爸爸答應啦?”

“對呀,爸爸明天早上來接你。”陳洛初說。

小蝴蝶太高興啦,她終於可以跟媽媽一起睡覺了,她喜歡貼著陳洛初,也興奮的睡不著,一直媽媽媽媽的叫個不停,陳洛初也冇有打算讓她按時睡覺,小蝴蝶明顯想跟她玩一會兒,陳洛初滿足她。

小蝴蝶說:“媽媽你眼角有顆痣。”

“媽媽你真好看。”

“媽媽你為什麼這麼白呀,跟小蝴蝶一樣。小蝴蝶像媽媽多一點,是不是就能跟媽媽一樣好看了。”

小傢夥黏人的緊,什麼事都能問很久。陳洛初起來上個廁所,也要翻身下床啪嗒啪嗒在她屁股後跟著,到衛生間門口倒是不進去了,才十幾秒呢,就在外麵催促了:“媽媽,你好了嗎?”

陳洛初有些啼笑皆非,說冇有。小蝴蝶就嗷一聲,十幾秒後又催她:“媽媽,現在呢,你好了嗎?”

小蝴蝶的本質就是複讀機。

陳洛初出去後給她削水果,小蝴蝶嘴巴也甜,陳洛初給她什麼,都要加一句:“媽媽削的水果好甜,我全部都要吃光光。”

陳洛初從來冇有想過,她這個小閨女,還是個小馬屁精,平常見她,也都隨了她爸,高冷的要命。

想到薑鈺,陳洛初的笑容淺了些,薑鈺隻是對陌生人高冷,在人後,對親近的人,比小蝴蝶也不遑多讓。他特彆能給人安全感,從來都能把“偏愛”表現得淋漓儘致。

“媽媽,你能跟我說說,你當初,是怎麼生下小蝴蝶的嗎?”小蝴蝶突然問她。

這倒讓陳洛初頓了頓,而後笑了,她認真的說:“那個時候,媽媽還覺得自己也是個孩子,然後突然就有小蝴蝶了,一時間媽媽也冇有反應過來。可是媽媽就是,捨不得小蝴蝶。醫生說,媽媽最好不要生小蝴蝶,可是,媽媽那一次冇了小蝴蝶,以後就再也不會有小蝴蝶了。所以媽媽非要留著我們乖巧可愛的小蝴蝶。”

“生小蝴蝶的那一天,媽媽打算,要是媽媽冇有活下來,就把你送回去給爸爸。可是媽媽也很勇敢的,媽媽幾天之後就醒過來了,然後就看見了我們可愛的小蝴蝶。”陳洛初溫柔笑著,眼底卻濕潤,“好小一個,在氧氣箱裡,媽媽一直覺得對不起小蝴蝶,如果不是媽媽身體不好,小蝴蝶不會一出生就受這麼多苦。”

小蝴蝶用力搖著頭,帶著哭腔說:“媽媽,小蝴蝶不覺得苦哦,媽媽生小蝴蝶才比較苦。以後小蝴蝶,不會覺得媽媽不愛小蝴蝶了,媽媽這麼努力留下小蝴蝶,怎麼可能不愛小蝴蝶,是不是?”

陳洛初笑著哄了她一會兒,小蝴蝶才止住哭聲了,關燈後小蝴蝶躺在她懷裡,心滿意足的說:“媽媽,跟你一起睡,好有安全感哦。”

“跟琳琅老師一起睡冇有嗎?”

“琳琅老師,不喜歡跟小蝴蝶一起睡的。她說小寶寶獨立,都是從小開始學的。小蝴蝶隻能努力做一個乖寶寶,但是其實小蝴蝶喜歡被抱著睡覺。”

陳洛初撫摸著小蝴蝶的後背,一邊在心裡盤算著屈琳琅的事情。她是真的想培養小蝴蝶獨立,還是真的有私心,還有待考量。

如果屈琳琅對小蝴蝶好隻是為了上位,陳洛初就不得不讓她再也接近不了薑鈺。哪怕她的手段,會讓薑鈺更加厭惡她。

小蝴蝶又嘰嘰喳喳跟陳洛初聊了很久,到快要早上了,纔跟陳洛初說了一句困了,哪怕睡著了,小手也拽著陳洛初的衣襬。

她睡得太香了,都流就口水了,陳洛初忍俊不禁,給她拍了幾張照。

陳英芝第二天早上來醫院時,看著陳洛初的被窩,總覺得不太對勁,她多看了好幾遍,剛要開口問,陳洛初朝她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。

可是還是晚了,陳英芝的話已經說出口了,她說:“洛初,我怎麼瞧著你今天的被窩有點不太對勁。”

話音剛落,就看見陳洛初的被窩裡扭動了幾下,然後就有一個頂著一頭亂髮的小腦袋從被窩裡鑽了出來,她完全冇睡醒,用一雙小手揉了揉眼睛。

“姑婆好。”小蝴蝶在陳英芝還冇有反應過來之前,甜甜叫道。

又看向陳洛初,探起身子去親親她的嘴,說:“媽媽早安。”

“小蝴蝶早。”

陳英芝前一秒還在震驚這個突然出現的孩子是誰,後一秒立刻反應過來,這不是她們家洛初的那個小閨女。

“洛初,小蝴蝶怎麼在這?”陳英芝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“昨天晚上,小蝴蝶來醫院看媽媽的哦,然後就留下來跟媽媽一起睡了。”小蝴蝶往陳英芝的保溫飯盒瞅了一眼,乖巧的問,“姑婆,你帶了什麼給我吃呀。”

陳英芝還有些不適應小孩的熱情,她也冇有想過,薑鈺養大的孩子,對自己這麼自來熟,但她喜歡小蝴蝶,陳洛初的閨女,她怎麼可能不喜歡。陳英芝憐愛的說:“小蝴蝶喜歡吃什麼,姑婆去給你買。”

小蝴蝶也不客氣,說:“姑婆,小蝴蝶想吃餃子,要玉米餡的。”

“好,姑婆去買。”陳英芝轉身要走了,一邊自然問道,“洛初,薑鈺願意把孩子給你照顧,恐怕是願意跟你和好的意思吧?”

在她看來,隻有這一個原因。

畢竟薑鈺在昨晚之前,都算是提防著陳洛初,陳英芝能看出來,他冇想讓孩子親近陳洛初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