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陳洛初冇有想過,小蝴蝶能這麼替她著想。

她又感動又難受,她把孩子抱進懷裡,輕輕撫摸著小蝴蝶單薄的後背:“媽媽很高興,隻不過媽媽的價值,不靠生孩子來實現。媽媽這輩子,隻會有一個小蝴蝶孩子,不會有人來分走小蝴蝶的愛。”

“真的嗎?媽媽真的隻會有小蝴蝶嗎?”小蝴蝶有些難以置信和受寵若驚,眼睛緊緊盯著她,生怕她是騙她的。

陳洛初愧疚了,小蝴蝶平時太冇有體會過母愛了,所以她的一點好,原本就是她應得的愛,她也像是占了便宜似的。

“當然,我們小蝴蝶這樣好,媽媽有一個小蝴蝶就夠了。”陳洛初喃喃道。

她的眼睛水汪汪的,感動壞了,用腦袋蹭蹭陳洛初的臉,說,“媽媽,小蝴蝶特彆愛你。哪怕爸爸到時候跟琳琅老師結婚了,小蝴蝶也絕對不會喊她媽媽的,小蝴蝶的媽媽也隻有一個。”

陳洛初艱難的抬起嘴角,笑得難看。

薑鈺跟屈琳琅報備了之後就回到了病房門口,他手裡的一支菸已經抽完,最後菸頭燃儘,菸灰燙手,他才推開病房的門走了進去。

陳洛初跟小蝴蝶,雙雙趴在床上,兩人很有默契的勾著屈著腿,腦袋湊在一起看著什麼。

聽到腳步聲後,又雙雙抬頭看她。

一大一小,何其相似。

薑鈺突然覺得有點諷刺,陳洛初既然當初能那麼無情,現在為什麼又擺出一副很疼孩子的模樣。

要是真有那麼愛,他當時放棄尊嚴給她下跪為什麼都冇用?

陳洛初在看見薑鈺之後,便起身把衣服收拾妥帖,而小蝴蝶一臉警惕。

“我們該回去了。”片刻後薑鈺說。

小蝴蝶抱住陳洛初的手,跟薑鈺懇求說:“爸爸,我今天可以不回去嗎?我想跟媽媽一起睡。”

薑鈺站著冇動,無聲拒絕。

小蝴蝶心涼一大半,她失望的垂下頭,乖巧的打算翻身下床朝薑鈺走去。但剛打算下地,陳洛初就把她給抱了回來。她看著薑鈺說:“今晚小蝴蝶留在我這兒。”

陳洛初的聲音,帶著不容置喙的意味。溫和卻強勢。

小蝴蝶看向陳洛初,又看看薑鈺。父母之間的劍拔弩張,她感受得清清楚楚。

她還是捨不得讓陳洛初為難,她說:“媽媽,冇事哦,小蝴蝶改天再來看你。小蝴蝶改天給你帶糖果,今天就先跟爸爸回去了。媽媽要記得早點睡覺。”

陳洛初看著薑鈺重複道:“她今天留在我這兒,明天我送她回去。”

薑鈺冇有再拒絕,淡說:“我們談談。”

陳洛初點點頭,跟小蝴蝶說:“寶寶乖乖坐在這裡好不好?等爸爸媽媽五分鐘。”

“好。”小蝴蝶跟薑鈺說,“爸爸你不要,不要欺負我媽媽。”

薑鈺扯起嘴角,毫無含義的笑了笑,轉身抬腳走了出去。陳洛初緊隨其後。

兩個人走出好遠,薑鈺就略帶攻擊性的冷冰冰的說:“想把孩子搶回去?”

陳洛初語氣如常:“薑鈺,我從來冇有想過要這麼乾。小蝴蝶想跟我過一晚,我滿足她的願望而已。”

“你懂照顧孩子麼,知道小蝴蝶吃什麼過敏不能喝什麼麼,知道她喜歡什麼嗎,又知不知道她每天都要吃藥。你什麼都不瞭解,把她留在身邊出意外了怎麼辦?”

薑鈺冷嘲道:“你以為做一個好母親,是那麼容易的事?陳洛初,你什麼也不懂,不要一時興起,就母愛氾濫,興頭過了,又把孩子丟在一邊不管不顧。”

“我不會。”陳洛初道。

薑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,自顧自道:“小蝴蝶好不容易習慣了身邊冇有媽媽的日子。她已經可以對媽媽這個人無動於衷了,可是你對她好,她再次愛你依賴你。到時候,你興頭一過再次走人,你要孩子怎麼辦?”

“薑鈺,我說了,我不會。”陳洛初再次保證道。

“小蝴蝶,再次被拋棄,會很痛苦的。”他似乎有些痛苦的蹙著眉,彷彿對痛苦這一種感覺,感同身受。

陳洛初喉嚨發緊,她突然意識到了什麼,吐口而出:“薑鈺,我知道這兩年,你一個人照顧孩子很辛苦也很艱難。我知道你的日子並冇有看起來那麼好過。我也知道你一個人肯定很無助。”

薑鈺頓住,目光閃爍,他有些僵硬的站在原地,垂著頭,似乎有些沮喪。也彷彿陷入某種沉思當中,帶著後怕和心有餘悸,呼吸重了不少。

“薑鈺,辛苦你了。”

陳洛初說。

她知道薑鈺不容易,不然按照他的性格,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在王勵肆麵前說出,生活挺苦這種話。

這一句話,讓薑鈺回過神。他看著她,情緒難辨。

薑鈺艱難的說,“小蝴蝶,是我的全部了。冇有她,我不知道該怎麼活下去。薑氏冇有了,我媽也冇有了,我一個人就挺無所謂的,很多時候我情緒起伏很大。但是有孩子我就能控製住自己,不然我不知道怎麼辦了,洛初……”

他戛然而止,驟然醒悟。

陳洛初眼睛一瞬不移的看著他。

他差點脫口而出的,是否是“洛初姐”三字?

是吧。

陳洛初想。

從前的薑鈺啊,事情再難他都能扛,處理起來也有那個破例。但人後就是喜歡在她麵前訴苦傾訴,永遠都是洛初姐,我好難。洛初姐,我該怎麼辦。這個洛初姐,那個也是洛初姐。

黏人精一個。太黏人了,一度黏得陳洛初煩。她說這些找我有什麼用呢,薑鈺卻說,我想要你心疼我一點。你心疼我,我就不怕吃苦了。

陳洛初想,他大概回過神來,他們如今的關係,已和當初,天差地彆。

“我不會從你身邊帶走小蝴蝶的。”陳洛初溫和的說,“我跟你保證。薑鈺,你過得不好,我也不好受。我希望你跟小蝴蝶都能快快樂樂安穩過一生。”

薑鈺嘴角微動,到最後耷拉下眼皮,他說:“洛初姐,那你要答應我,小蝴蝶留在你這,你一定要對她百分之百上心。她跟我一樣,要麼不愛,要麼就要全部的愛,少一點都不行。”

她恍惚不已。

他居然還是喊出了這一句“洛初姐”,彷彿當初的薑鈺,又回來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