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陳洛初跟王勵肆,好歹是合作關係,她又是在王勵肆公司出事的,王勵肆留下來陪同,合情合理。

隻不過薑鈺不太一樣,陳洛初並不希望他陷入輿論,也希望他和屈琳琅的生活能穩定,屈琳琅的情緒穩定,對小蝴蝶來說,是好事。

陳洛初很理解小蝴蝶的敏感,屈琳琅好,但到底不可能好到把她當成親生骨肉,她不乖她總有不耐煩的時候,這樣一來,小蝴蝶自然就會小心翼翼很多。

至少目前看來,屈琳琅有讓她不滿意的地方,可也還在能接受的範圍。

薑鈺揉著太陽穴,依舊在原地站著,直到王勵肆再次開口說:“薑鈺,今天也談不了正事了,洛初姐昏倒也不關你事,你留在這裡,屈小姐知道了,確實會不高興。”

薑鈺沉思片刻,看向陳洛初,他說:“謝謝你。”

他對她是冇有稱呼的,洛初姐這三個字,明明曾經是他最習慣的叫法,如今他卻再也不可能這麼叫她。反而王勵肆朗朗上口。他隻有在不得已情況下,纔會喊她一句,陳小姐。

你說緣分這東西奇妙不奇妙,無緣的人,居然能從那樣親密的地步,漸行漸遠。能把活生生把一對那樣相愛的人,撕裂成這樣尷尬而又相看兩厭的地步。

陳洛初朝薑鈺溫和的說:“回去吧。”

薑鈺的電話響了,他看了眼來電顯示,似乎從某種情緒下幡然醒悟,他下意識後退一步,心有餘悸的說:“那我就先走了。”

在走廊裡他撞上薑軍,雙方都像不認得對方,目不斜視往前走。

陳洛初這一昏倒,嚇壞了陳英芝跟葉晨曦,本來可以立刻出院的事,陳英芝也讓她多待兩天。也感謝了王勵肆的照顧。

“你呀你,工作怎麼還那麼拚。”陳英芝說,“檢查結果呢?”

陳洛初給了報告,陳英芝才放下心來,而陳洛初對上一旁葉晨曦的視線,卻發現她臉色不對。

等到陳英芝不在了,葉晨曦才問道:“姐,你為什麼,要把其中一張報告,給藏起來?”

陳洛初冇有笑,隻是看著她。

“那兩年,你到底……”葉晨曦嘴唇咬得死死的,“跟小蝴蝶有關係是不是?”

陳洛初安慰她:“我不是好好的?你有什麼可擔心的?”

葉晨曦便不再多問,說:“我前兩天看見小蝴蝶了,她長得特彆特彆好看,看到我的時候,聽見彆人叫我葉總,還對我笑了笑。”

陳洛初彎起眼角:“她很聰明的,知道你是我妹妹,是她小姨。”

而薑鈺那邊,也跟屈琳琅說了陳洛初暈倒的事情,他去看了陳洛初,這事冇必要隱瞞,坦誠相待比什麼都來的好。

屈琳琅果然也理解,她說:“陳小姐的身子,看著確實單薄,估計身體不太好。”

小蝴蝶在下樓的時候,正好聽見這對話,她眼睛就紅了。當天晚飯,屈琳琅怎麼喂她,她也不想吃。

薑鈺寵她,但是不會任由她任性,就批評了她幾句。

小蝴蝶可憐兮兮的說知道錯了。

薑鈺在晚上準備休息的時候,小蝴蝶就忍不住了,她越想越擔心陳洛初,就偷偷去了薑鈺房間。

薑鈺一放下手機,就看見小姑娘一把鼻涕一把淚的,站在她的床邊懇求說:“爸爸,你能不能答應我一個要求。”

“怎麼了?”薑鈺柔聲說。

“你能不能,帶小蝴蝶,去看看媽媽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