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小蝴蝶的一句“謝謝”,陳洛初忍俊不禁。

可是她又心事重重,孩子要跟自己親近,本來就是合情合理的事情,就連薑鈺也不會阻止,可是小蝴蝶卻這麼小心翼翼……

她這個年紀,本應該是最無憂無慮的,不應該這麼敏感。

陳洛初有意無意往屈琳琅看去一眼。

而屈琳琅也很警惕陳洛初,儘管她每次都會特地避開自己跟薑鈺,很有分寸,而這會兒也是因為給小蝴蝶倒水,可她還是忍不住多想,陳洛初究竟是不是察覺到了,有小朋友在,是一個接近薑鈺的好機會。

更何況,孩子本來就對陳洛初有好感。

“小蝴蝶,以後喝水喊老師就行了,有冇有聽見?”屈琳琅說,“阿姨雖然冇問題,可是養成依賴外人的習慣不好。”

屈琳琅也隻是不好當著陳洛初的麵,直接說不希望她接近孩子。

可她知道陳洛初是聰明人,自己話是說的委婉了點,但她肯定聽得懂。

薑鈺道:“小蝴蝶,你老師說的冇錯。陳洛初沒關係,其他人你不能隨便相信,知不知道?”

屈琳琅心裡有點不舒服,薑鈺這句陳洛初沒關係,她聽不慣。隻是她也聰明,薑鈺教育小蝴蝶的時候,她從來都不插嘴。

其實不僅陳洛初聽懂了,就連小蝴蝶也聽懂了屈琳琅的話。

她乖巧的說了一句知道了,就不再看陳洛初。

陳洛初臉上帶笑,心裡卻門清,屈琳琅教育孩子隻占一半,更多的是警惕她通過孩子接近薑鈺。

屈琳琅可以有這點小算計,她也允許,隻是如果她要是對小蝴蝶越來越不走心,陳洛初不會放任她留在薑鈺身邊。

陳洛初再次看了看小蝴蝶,如了屈琳琅的願,走開了。

再次跟薑鈺碰上,是她因為薑鈺也參與投資的項目,通了一天宵。而緊接著又得去跟王勵肆談細節,路上太困了,她抽了一支菸。

薑軍看她累,便主動請纓去跟王勵肆談。

陳洛初坐在休息室的時候,薑鈺正好走進來。

陳洛初便想走出去,隻是站起來腦子卻一黑,直直倒在地上,她感覺喘不過氣。

薑鈺的第一反應是給她叫救護車,然後站在旁邊問她怎麼樣,陳洛初說不出話,他連忙進辦公室喊薑軍。

王勵肆聽到薑鈺的話後,率先衝出辦公室,抱起陳洛初就往外走。

薑軍看著薑鈺,冷聲說:“你就不會把人先抱起來?”

薑鈺抱了,也就快那麼幾秒,救護車同樣冇到,無濟於事,如果那麼幾秒有那麼關鍵,他不會袖手旁觀:“我跟她的關係你又不是不知道,到時候又有人把我們扯上不清不楚的關係……”

薑軍聽得心寒,他忍無可忍,一拳砸在薑鈺臉上,說:“你還是不是人?你知道她為你做了多少麼?”

薑鈺勾起嘴角,諷刺道:“她為我做的?你是指害我家破人亡?”

“如果不是洛初姐,你以為你有今天?我告訴你薑鈺!你以為你憑什麼能東山再起?因為你有本事?如果不是洛初姐的人脈,你有天大的本事,也無力迴天。”薑軍說,“是洛初姐一直以來關注著你。”

薑鈺臉色終於有了幾分波動。

“這次如果不是為了讓你賺錢,洛初姐根本不會因為廢寢忘食的工作而暈倒。”

原本抱著陳洛初往外走的王勵肆,腳步頓了一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