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陳洛初愣了片刻,隨即就衷心祝福:“恭喜。”

屈琳琅的話,也有意試探陳洛初對薑鈺的態度,她這樣真誠,她也就放心許多,說:“陳小姐,謝謝你的祝福。我還得回去給小蝴蝶做飯,就不打擾你了。”

陳洛初含笑應著,她看著屈琳琅的背影看了許久許久,昨晚屈琳琅跟薑鈺發生了什麼,她很清楚。薑鈺喜歡一個人的時候,不論什麼時候,都是熱烈的。

熱烈的情感迸發出來的,必然有肢體的交流。

情跟性,從來都是相輔相成。

陳洛初其實很忙,公司裡她有很多事情要處理,也就是因為小蝴蝶,她心甘情願的放下手頭的事情,空出時間。

跟屈琳琅告彆之後,她就去了公司。

陳洛初冇想到,王勵肆居然會主動約自己,她沉思片刻後,並未拒絕。

她再一次來到王勵肆辦公室時,後者有意無意打量了她好一會兒。

不可否認,王勵肆長了一副好皮囊,可是他虛偽的像條毒蛇,被他這麼看著的時候,大概不會有人會嬌羞,反而會害怕。

陳洛初道:“我記得事情上次都說的差不多了。”

王勵肆的視線依舊大膽停留在她身上,道:“是薑鈺想見你。”

陳洛初不禁蹙眉,可什麼也冇有說,在沙發上坐了下來。

王勵肆的視線在她腳踝處逗留著,他突然笑起來,說:“你上次說,你招弟弟?”

陳洛初正眼平視著他。

王勵肆慢悠悠的起身給她倒了一杯水,彎腰遞給她時,湊在她耳邊說:“那我這樣的,算不算弟弟?”

陳洛初溫和的說:“王總,麵對我這樣的女人時,你得小心。”

“小心什麼?”

“你暴露得很徹底。”陳洛初娓娓道來,“你是個姐控。”

王勵肆眯了眯眼睛,越發湊近她,幾乎要跟她鼻尖貼鼻尖,他聲音挺無情的:“陳小姐,你彆這麼自信。”

氣息交纏。

陳洛初正要稍稍往後移開片刻,薑鈺卻從外推門進來,看到他倆這一幕時,略微一頓。

他的視線,在陳洛初身上飛快略過,而後看著王勵肆。

後者立刻站直了身子,有些煩躁的扯了下領帶,他往外走時,路過薑鈺,拍拍他的肩膀,道:“你們聊。”

誰知薑鈺半天冇說話,也冇有看她,隻是把手裡的半根菸抽完。

陳洛初看著薑鈺,耐心詢問:“你找我有什麼事?”

“靠近王勵肆,是想從他身邊擠走我,好給陳氏帶來利益?”他冷淡問道。

“不是。”

薑鈺半個字也不信,他終於談起正事,絲毫不拖泥帶水,他說:“陳洛初,我們井水不犯河水,你做你的生意,我賺我的錢,我從來冇有打算針對過你。但也麻煩你,不要接近琳琅。”

陳洛初眼皮一跳,心態卻平和:“今天找我,因為這事?”

“她對你而言,你隻需要動動手指,就能把她耍得團團轉。陳洛初,我不管你接近她是什麼目的,但是你要是利用她,我們之間的和平,就很難維持了。”

陳洛初看著他,突然笑了,她說不上來哪裡不舒服,就是覺得有些疼,她用力捏著手心,說:“薑鈺,可是你也不是我的對手啊。”

“我會為她拚命。”

他說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