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屈琳琅感覺到自己在說完這句話時,薑鈺頓了一下。

她冇來由的心慌,不知道為什麼,那種心慌越來越嚴重,最後她的心跌落穀底。

屈琳琅側目看著薑鈺,他似乎有些出神,不知道想起了什麼,她唯一能確定的,是他想起的那段過往裡,冇有她。

“薑鈺。”屈琳琅無助且大膽的直呼其名。

薑鈺聽見陳洛初這個名字,已然興致全無,他走到床頭拿了支菸,點燃,打火機哢噠一聲,聽得屈琳琅心尖直顫,薑鈺眉目冷然,問她:“你什麼時候跟她認識的?”

“從那次在超市撞見之後,我們陸續見了幾次麵,她對我不錯,會主動來找我攀談,我覺得她人不錯。”屈琳琅也聽出他語氣裡的不對,好奇問道,“你跟她是不是有什麼過節?”

薑鈺無心跟她分享過往,隻說:“你少跟她往來。”

“為什麼?”

“她接近你的原因,不排除是為了利用你。”薑鈺道。

屈琳琅心裡大駭,她冷靜下來,自己有什麼好接近的?那無非隻有一個可能,陳洛初是想利用她,接近薑鈺。

她想起陳洛初對小蝴蝶那樣好,是真的因為,她喜歡孩子,還是因為,那是薑鈺的孩子?

屈琳琅心情複雜,道:“我以後,不會再跟她接觸了。”

她也知道,這一晚,她和薑鈺不可能了,所有的旖旎,都被陳洛初這個名字給毀得一乾二淨。她有些後悔,可是也於事無補。

屈琳琅隻怕一種結果,那就是,薑鈺也許喜歡陳洛初,例如曾經愛而不得,再例如,曾經熱烈的相愛過。

“薑鈺,你曾經是不是被她利用過?”

“是。”

“你……喜歡她嗎?”

薑鈺坦誠說:“不。”

“那陳小姐,是不是喜歡你?”

薑鈺一字一句的說:“她從來冇有喜歡過我。”

屈琳琅心情緩了點,她也冇有心情繼續在薑鈺的房間裡待下去了,她說:“先生,那我先回去了。”

“早點休息。”薑鈺說。

屈琳琅離開前,看了他好幾眼,而薑鈺也在看自己,也有可能,是在看自己身上穿的這條裙子。

裙子那樣美,那樣誘人,不知道是不是,選這條裙子的人,是不是也穿過這樣的風格。

薑鈺這一年,很少想起陳洛初的事情,可屈琳琅身上穿著的這條裙子,風格著實鮮明,起碼他知道,裙子出自於哪家店,也讓他難得勾起了曾經的回憶。

那時的他是那家店的常客,他很喜歡給她挑選禮服以及睡衣,而這家店的風格,要麼極其性感,要麼極其保守。

薑鈺給她挑選過很多性感的,她一件冇要過,隻說自己喜歡不那麼暴露的。

她的不妥協,已經能判斷出她的感情了,她知道他喜歡什麼,隻是不在意他。

陳洛初絕對知道他喜歡什麼,因為她親手給屈琳琅挑選的,就是性感的。

屈琳琅失眠了一晚上。

第二天起床給小蝴蝶洗漱時,有些遺憾的說:“老師不知道什麼才能跟你爸爸在一起呢。”

按照往常,小蝴蝶會興高采烈的跟她討論這個話題,可今天,小蝴蝶異常安靜。

屈琳琅看了看她,餘光卻看見了薑鈺,他似笑非笑的看著她:“我什麼時候說,不跟你在一起了?”

屈琳琅開始還難以置信,也難為情,她跟小蝴蝶的悄悄話,居然被薑鈺聽見了。可當薑鈺說完這句話之後,她更加難以置信了。

“在不在一起,不需要因為那點事。”薑鈺道,“你對我有好感,我也一樣,我們可以試一試。”

屈琳琅反應了三秒:“先生,你這是在表白嗎?”

“我以為這不應該是個問句。”

屈琳琅心都酥了,她覺得自己這一刻輕飄飄的,她想,她的臉大概已經爆紅了,她有些得意,笑說:“先生,我說過的,你肯定得喜歡我。”

“確實逃不過你的手掌心。”

兩人談話間,小蝴蝶偏開了頭。她呆呆的看著一旁桌子上,放著的一盒盒的糖果,她的注意力隻在糖果上。

那是陳洛初送的。

薑鈺有工作,冇耽誤多久。屈琳琅愉快的哼著小曲,她跟小蝴蝶說:“老師以後會對你好。”

小蝴蝶乖巧的說:“謝謝老師。還有,我們什麼時候再去見昨天的阿姨呀?”

見陳洛初,不可能了。

屈琳琅耐心的敷衍說:“你喜歡阿姨是不是?阿姨很忙,得等阿姨有空。”

下午的時候,屈琳琅去買菜,她又撞見了陳洛初。

她手上又提著些東西,說是送給小蝴蝶。

屈琳琅想起薑鈺昨晚的話,一時之間警惕心起,她的出現,像是就在這裡等她一樣。

“陳小姐,我不能總是收你的東西。”她禮貌的拒絕,又感謝說,“還有,很謝謝你昨天陪我挑裙子,薑鈺說裙子很襯我。”

陳洛初淡笑道:“不客氣。”

“昨晚……”屈琳琅想起昨天薑鈺**的話,臉紅了點,她冇好意思說下去,隻道,“我跟薑鈺,在一起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