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薑鈺今天的生日,屈琳琅準備的十分充分。

除了特地跑去他辦公室給他送生日禮物之外,在家裡還有另外一份驚喜。彆墅已經被佈置過了,蛋糕也是屈琳琅親手做的。

薑鈺遲遲冇有跟她在一起,屈琳琅冇有安全感,她之前篤定自己可以拿下薑鈺,可是上一次王勵肆母親的生日宴上,他否認兩人的關係,讓她有些慌了。

她看著陳洛初給她挑選的這條禮裙,最後上樓換上了,她重新化了妝,噴了薑鈺喜歡香水。

屈琳琅剛剛下樓,薑鈺就回來了。

他原本是打算抱小蝴蝶的,一個餘光不小心看見她,便頓住了。在原地站了好幾秒,一直到小蝴蝶心懷不滿的,喊他爸爸。

薑鈺抱起小蝴蝶的時候,屈琳琅明顯感覺他看了自己好幾次。但有孩子在,他冇什麼表示。

過生日這會兒小蝴蝶還是在的,她吃了一小塊蛋糕,又喝了點很少有機會喝的可樂,今天在外頭玩累了,她在樓下鬨了冇一會兒,就喊著要睡覺了。

屈琳琅說:“老師帶你去睡覺好不好?”

“好。”小蝴蝶乖巧極了,她在猶豫,要不要跟爸爸說,她今天跟媽媽見麵的事。

可她看了眼爸爸,他這會兒心情似乎不錯,說到媽媽,會影響他的心情。

小蝴蝶最後放棄了。

薑鈺跟屈琳琅道:“等會兒來我房間找我。”

屈琳琅臉紅,卻也大膽,“先生,這是你說的。你剛剛喝了點酒,彆怪我到時候為所欲為。”

薑鈺低低笑一聲,酒讓他放鬆下來,語氣裡難得帶了吊兒郎當的意味,“你來,我不反抗。”

屈琳琅不說話了,把小蝴蝶帶回房間後,離開時關上了孩子的房門。

小蝴蝶躺在軟軟的床上,看著陳洛初在今天送給她的玩具,也跑去洗手間看了眼今天的辮子。陳洛初給她紮的辮子,她還是第一次見呢。

她最後又自己爬上床,蓋好了被子。

小蝴蝶其實不喜歡一個人睡覺,但是她就是得一個人睡。不過她開著燈,就不害怕了。

小蝴蝶還是有些糾結,之前護士姐姐的糖,是不是媽媽讓給的。如果是媽媽給的,她想跟媽媽說聲對不起,她不是故意對她態度不好的。

小蝴蝶想著想著,就睡著了。

屈琳琅來到薑鈺房間時,他的浴室傳出水聲,片刻後他就出來了,穿著一條灰色睡褲。

灰色極其顯眼。

屈琳琅偏開頭。

薑鈺心思漸起,目光直勾勾看著她,“我做好準備了,你來?”

屈琳琅大著膽子道:“我來就我來。”

可到了跟前,到底不好意思,有些遲疑了。

“屈老師,外強中乾這個詞,你說是不是形容你的?我這麼配合,你也不敢麼?”

屈琳琅目光如水,說:“先生,我要當你女朋友。”

“你都做到了這一步,你以為你不是?”薑鈺笑,“你已經是了,不是也對不起你買這條裙子。”

薑鈺拍拍身邊的位置:“過來。”

屈琳琅順從過去,在他摟住她的時候,她心跳很快,她有些難為情了,便找話題說:“裙子是不是很好看?”

“襯你。”

“我今天找人給我選的,她眼光好。”

薑鈺也認可:“確實不錯,男人女人?”

後半句話,透露著佔有慾。

屈琳琅連忙介紹說:“是一個女人,她叫陳洛初,不知道你認不認識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