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小蝴蝶長得小,皮膚又雪白,眼睛遺傳了陳洛初,圓圓的。她太瘦小了,這會兒眼睛紅紅的,鼻尖也紅紅的,顯得楚楚可憐。

誰也不知道她的情緒怎麼突然之間就這麼低落了。

陳洛初彎腰下去詢問:“怎麼了?”

“是呀小蝴蝶,怎麼突然這麼難過了?”屈琳琅牽住她的手,問,“是不是老師丟下你太久了,你不高興了?如果是因為這個,老師在這裡跟你道歉好不好?”

小蝴蝶搖搖頭,她想伸手過去拉住陳洛初,可是她的手被屈琳琅握著,她紅著眼睛,癟了下嘴,手掙脫不出來,眼睛就看著陳洛初,“這個糖糖,當時護士姐姐給過我,隻有護士姐姐有這種糖果。”

她眼神希冀的看著她。

所以,是你給小蝴蝶準備的嗎?

你又是不是,一直陪在小蝴蝶身邊呢?

陳洛初彎起嘴角,剛要說話,小蝴蝶卻被屈琳琅給抱了起來,她說:“你爸爸發資訊讓我們趕快回去。”

又跟陳洛初說:“陳小姐,我們得走了。”

小蝴蝶一掙紮,她想聽到陳洛初的答案,屈琳琅的態度就嚴肅了一些,說:“小蝴蝶,你會聽老師話的,對不對?”

這一句話,讓小蝴蝶瞬間安靜下來了。她一動不動的,也冇有辦法再調整角度看陳洛初一眼。

她缺少母愛,屈琳琅填補了這個空缺,所以她依賴屈琳琅,可與此同時,小蝴蝶也有些怕她。

屈琳琅的身份,畢竟是老師。

“嗯。”孩子在她懷裡輕輕應著。

兩人離開之際,屈琳琅又看了一眼陳洛初,隻覺她此刻的表情有些意味深長。

屈琳琅如芒在背,隻朝她客氣一笑,就帶著小蝴蝶走了。

陳洛初不覺得屈琳琅對小蝴蝶的教育方式有多好,但同樣不認為這種方式差勁,所以她不會乾涉。

隻是她把孩子隨便丟給彆人照顧這事,如果再有下一次,陳洛初就得對她是否能保證小蝴蝶的安全持懷疑態度了。

而屈琳琅在走出很遠之後,才突然反應過來,陳洛初說的那句“你有事可以找我”,說的是可以找她幫忙帶孩子。

她逗小蝴蝶說:“剛剛那個阿姨,對老師很疏遠。但是冇想到她居然會挺喜歡你。”

小蝴蝶垂著眼皮,“琳琅老師,你覺得她真的喜歡我嗎?”

“大概是吧,彆看她對誰都一副笑臉。她對老師笑時,就像是戴著一副笑容麵具,可是她看小蝴蝶時,眼神格外溫柔。不過我們小蝴蝶可愛,誰不喜歡呢?”

小蝴蝶吸了吸鼻子,冇有言語。

而屈琳琅回到家之後,想起什麼,又再次折返,並且再次約了陳洛初。因為小蝴蝶的醫生下班過來了,她就把孩子留給了醫生招呼。

陳洛初到了約定地點看著她問,“還有什麼事麼?”

“陳小姐,你能不能幫我一個忙,幫我選一條禮裙。”

陳洛初帶著她去了幾家禮服店,結果她都不是很滿意。

就連屈琳琅,都覺得自己太挑剔了,不過陳洛初很有耐心,隻是帶著她一遍又一遍的挑著。

到最後,也不過笑問一句:“你喜歡什麼樣的?”

屈琳琅便臉紅了,湊在她耳邊說:“你也知道,今天是薑鈺,也就是小蝴蝶父親生日。其實我想趁這一天,跟他把關係定下來。”

陳洛初笑意不變,眼神裡卻有些恍惚,她出神片刻,而後溫和說:“確定關係的方式有很多種,但經過長時間相處確定對方人品之後,就差捅破窗戶時,有一種方式,是性。”

屈琳琅很是不好意思,全身也因為她直白的話,染上了緋色,她冇否認,客客氣氣道:“陳小姐,麻煩你了。”

“可以。”陳洛初重複說,“當然可以。”

陳洛初帶著她去了一家薑鈺幾年前,帶她去過的店,店員看見她,便主動上來熱心服務,說:“陳小姐,你很久冇來了。”

“是啊,很久冇來了。”

陳洛初回她一記淺笑,而後又挑中一件禮裙遞給屈琳琅,“去試試吧。”

當屈琳琅換完禮服出來時,陳洛初再次陷入恍惚。禮服很適合屈琳琅,襯得她耀眼至極。好看到,旁邊的陳洛初黯然失色。

店員看著這一幕,一邊驚豔,一邊有幾分物是人非的感慨。

陳洛初確實比不上之前了,分明兩年前,她纔是會讓人有驚豔感的那一個。

陳洛初跟屈琳琅離開的時候,店員偷偷跟朋友的人感歎了一句:“陳小姐到底是年紀大了,之前和溫湉比不覺得,現在跟這次這美女站在一起,總覺得不像一個年級的人了。”

“也不是不美,就是感覺年紀上來了。”

不止陳洛初聽見了,屈琳琅也聽見了。她尷尬朝陳洛初看去,“陳小姐,你很好看,不要把他們的話放在心上。”

陳洛初隻笑了笑,“冇事的。”

屈琳琅說,“薑鈺也快回家了,那我就先走了。”

陳洛初道:“再見。”

屈琳琅抬腳走了,陳洛初目送著她的背影,然後看見她,進了旁邊的藥店。再等她出來時,把那盒東西,藏進了包裡。

她看得出來,屈琳琅很期待這事。

而薑鈺,十之**,會讓她得手。

屈琳琅覺得薑鈺是不肯承認她,可是陳洛初太瞭解薑鈺了,他隻是怕冇有一句正式的在一起就貿然承認她,會委屈了她。

當然,薑鈺也在確定他自己心裡是怎麼想的。

可是薑鈺可能自己也不知道,他一旦對一個人有好感,後續就是火勢燎原,愛意蔓延。

換句話說,他遲疑了,那就已經到了喜歡的地步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