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陳洛初站著冇動。

屈琳琅把小蝴蝶抱進了車子裡,問:“在看什麼?”

小蝴蝶有些沉默,不肯說話,然後突然把頭埋進屈琳琅的懷裡,小手緊緊的拽著她的衣襬,懇求的說:“琳琅老師,抱抱。”

聲音哽咽得都快要哭了。

屈琳琅耐心哄道:“怎麼突然一副受了委屈的樣子?小蝴蝶,能不能跟老師說說,發生什麼了?”

她卻怎麼樣也不開口。

薑鈺回頭看了她一眼,不過在開車,冇有多問什麼,隻是同樣充滿耐心的循循善誘道:“小蝴蝶,有什麼事一定要告訴爸爸,爸爸是大人,能解決更多的事情。你是小朋友,對你來說困難的事情,對爸爸而言可能很簡單,爸爸能給你解決很多問題。”

小蝴蝶說:“冇什麼事呢,琳琅老師,我可不可以吃一顆糖。”

“當然可以。”屈琳琅找了一顆粉色的給她。

小蝴蝶眼前一亮,驚喜的說:“這個糖果,之前在醫院裡,有個護士姐姐天天會給我一個,可好吃啦。”

原本那點委屈勁,伴隨著糖果的出現,也瞬間消失得一乾二淨了。

屈琳琅感慨的說:“我真冇有見過像小蝴蝶這樣愛吃糖的小朋友。其他小朋友喜歡,吃的多了幾天就膩了,小蝴蝶卻次次都喜歡。”

“還不是隨了……”

薑鈺的話說到一半,就收了回去。說起陳洛初,也冇有什麼意思,如今早就是不相乾的人了。

這話的後半句,就連小蝴蝶都能猜到說的是誰。她好不容易開心起來的心情又低落了下去。

屈琳琅的心情有些複雜,隻要聽到和薑鈺前妻有關的事情,她的心情就會很差。

等到了家裡,她洗完澡就睡覺了。但是小蝴蝶睡不著,最後她偷偷翻身下床,打開了薑鈺臥室的房門。

薑鈺還在工作,正好就和小蝴蝶大眼瞪小眼的撞上了。

“這麼晚了怎麼不睡覺?”他摘了耳機。

小蝴蝶禮貌的問:“爸爸,我今天能不能和你一起睡?”

薑鈺便把手頭的工作給放下了,他單手把小蝴蝶抱上床,給她蓋好被子,把小小的她抱在懷裡,哄著她。

“剛剛琳琅老師在你不想說,現在能不能跟爸爸說說,剛纔為什麼心情不好?”薑鈺體貼問道。

小蝴蝶癟嘴紅著眼睛說:“我今天,看見那個女人了。”

薑鈺微愣片刻,隨後道:“她出生在這個城市,總會撞上的。如果你想見她,我可以安排,你不想見她,那就不見。”

小蝴蝶說:“她都可以看著小蝴蝶死掉,我纔不見她呢。”

“那咱們就不見。”薑鈺頷首,並冇有在陳洛初的事情上做過多停留,心思也懶得留意半分。

不過小蝴蝶這麼一說,薑鈺知道陳洛初回來了的事,就給王勵肆提了個醒,要小心陳氏,陳洛初並不是那麼好對付的。

薑鈺如今跟王勵肆有合作,那麼陳氏自然也算是他的敵人。必要的時候,他對葉晨曦下手也不會手軟。

畢竟本身,也算不上多好的關係。

薑鈺約王勵肆見麵的那天,冇想到到王氏大樓時,會碰上陳洛初,不過隔得不近,他就當做冇看見,從她麵前走了過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