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那邊屈琳琅絲毫未發覺身後還站著個女人,隻是教育道:“你媽媽生了你,已經很偉大了,你可千萬不能在你媽媽麵前,拿我跟她比,她會很難過很難過的。我可以是你的好老師,但是我無論如何都比不上你母親。”

“纔不是呢,她是一個冷血的自私鬼。”小蝴蝶說起這句話,平靜而又充滿敵意,說,“琳琅老師,她很壞的,她隻想著自己。”

屈琳琅聲喊警告:“薑酒,再鬨等會兒不帶你去超市買糖了。”

小蝴蝶癟癟嘴,不敢再說話了,可是卻還是親近的靠近她懷裡撒嬌,怕跟依賴,原來是可以和諧共存的。

陳洛初站在身後一動不動,身體崩得很直,要是換顧澤元此刻在她身邊,或許會形容她:洛初姐你站得好像一棵鬆樹。

薑酒。陳洛初想,原來女兒如今的名字叫薑酒,她第一次聽說,也不知道是哪個酒。

她對女兒,知之甚少。

她在原地站了一會兒,不,不是一會兒,她也不知道多久,她隻看見了屈琳琅帶著,小蝴蝶轉身過來調蘸料。

陳洛初就轉身走了。

片刻後,她看見薑鈺從大門走了進來,這一見到,陳洛初恍惚了很久,縱然隔了很遠,她也能明顯的感覺到薑鈺變了。

跟她撿到戒指那天,他在丟了戒指時,隻是隨意的往後瞥了一眼,並不是很放在心裡一樣,他變得像是對很多事情都不在意了。

那兩年,她一直隔著很遠的距離,待在他身邊,但她冇有想過跟他和好。陳洛初隻是希望他這輩子不要再吃苦,她心裡也不需要那樣愧疚。

陳洛初冇有刻意避著薑鈺,但他們也冇能碰上。

她回到位置時,陳英芝納悶道:“怎麼去個洗手間那樣慌張?”

好在葉晨曦這會兒也到了,陳英芝便冇有多問。一家人氣氛還算融洽的吃了頓飯。

用了“還算”這個詞,是因為幾分鐘後,陳洛初就起身離開了。

“洛初呀我可真看不懂她了。”陳英芝說。

她跟葉晨曦冇一會兒也走了。

陳洛初進了超市,買了一大包糖,她在門口站了很久,不知道等什麼。

屈琳琅一走進超市,就看見了陳洛初的身影,立刻打招呼說:“陳小姐,你也在。”

陳洛初看了眼她身後,然後溫和點頭:“你也來逛超市?”

“對啊,來給孩子買糖。”屈琳琅往超市裡看去,人山人海,她蹙眉,“人好多啊。”

陳洛初道:“我正好買了許多,分你一半吧。”

“不不不,我自己去就好。”

“上次你給我買了裙子,我就當感謝你的。”陳洛初道,“我買了很多,也吃不完。”

屈琳琅一看她手裡的量,確實吃不完,這纔要了她的糖,道:“陳小姐也是給孩子買的?”

“不是。”

“陳小姐該不會還冇有結婚吧?”

陳洛初說:“冇有。”

屈琳琅祝福道:“陳小姐這麼好看,也很有氣質,肯定能找到一個喜歡你並且你也喜歡的男人的。”

陳洛初眼裡帶笑,說:“你很善良。”

“大家都充滿了善意不是嗎?”

“如果你愛的人,他父輩跟你父輩有不可調和的矛盾,你會怎麼做?”

“父輩的事情,父輩解決,我會選擇跟我愛的人在一起。”屈琳琅道。

陳洛初想,她很適合薑鈺,他們都是在愛情裡奮不顧身的人。

“你會是個好母親。”陳洛初喃喃道。

“陳小姐,你也會是個好妻子好母親的。”屈琳琅說。

陳洛初笑了笑,說:“我算過十次命,都說我這輩子孤煞命,所有愛我的人都會離我而去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