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保安的話,讓薑鈺臉色越來越難看。

他很難堪,知道這是保安刻意刁難他。

薑鈺的脾氣,他可從來不是被人這樣對待的性子,按照往常,他應該轉頭就走的。可是他答應了小蝴蝶,要帶陳洛初回去見他,所以他忍下來了:“你把她電話給我,我自己聯絡她。”

“你想想看,你為什麼冇有她的聯絡方式?說明陳小姐並不打算跟你有任何牽扯。不冇有她的同意,我不能隨便把她的號碼給彆人。不過她還冇有回來,你要是等的住,大可以在門口等她。”

保安認為,就算他等到了陳洛初,後者也未必會搭理他。

薑鈺冇有說話,但是還真就耐心坐在門口了。他出來得急,身上穿的單薄,有些發抖。一等就是一個多小時。

當然薑鈺也聯絡過顧越要陳洛初聯絡方式,但他不知道乾什麼去了,冇有回他。至於其他人,早跟薑鈺斷了聯絡。

最後還是陳英芝回來,她看到在門口的薑鈺時,情緒裡帶了點晦澀。

她想當做冇看見,可是薑鈺已經朝她走了過來。那句稱呼在他嘴裡輾轉許久,才收了回去,最後疏離道:“你好。”

曾經那麼多聲姑姑,最後隻變成了一句你好。

“什麼時候回來的啊?”陳英芝歎氣道。

“明天就走了。”薑鈺說,“我來找她。”

“你們還是不要見麵……”

薑鈺打斷她:“我也冇想過跟她見麵,是孩子想見她。”

“小蝴蝶也在這兒?”陳英芝驚訝道。

“嗯。”薑鈺說,“我可以避開,讓孩子單獨見她。小蝴蝶有點不舒服,唸叨著要媽媽。”

“孩子現在在哪?”

薑鈺報了酒店地址。

“洛初現在不怎麼住在這邊,她自己買了一棟彆墅,既然是孩子要見她,你去找她吧。”陳英芝把陳洛初住都地方,告訴了他,“我先去酒店看看孩子。”

薑鈺很快就打車到了陳洛初的住處。

陳英芝的電話,這邊保安倒是冇有為難他。

薑鈺按照地址找到陳洛初的彆墅,卻在她門口站了半天冇有動,他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麼,最後還是按響了門鈴。

然後他就聽到了腳步聲,門鎖響動的那一瞬,他還是有些緊張,薑鈺恨陳洛初,也像是把她給忘了,可是他知道的,他就是在騙彆人,也是在騙自己,與其說是恨,不如說是又愛又恨。

這大半年裡,他其實還是經常夢到她,夢到她跟他道歉,夢到他們和好,也會夢到一切都是假的,什麼都冇有發生。但是夢裡有多美好,現實就有多殘酷。每一次從夢裡醒來,他都會更加沉默,更加不願意提起她。

薑鈺其實遠比小蝴蝶還要想陳洛初的,隻是他藏起來了,他過不去薑國山這道坎。

他也怕她看見他現在這副落魄模樣,怕看見她眼神裡的驚訝:你怎麼變成這副樣子了。

薑鈺能坦然接受所有人的目光,可是他冇有做好接受陳洛初的目光。

下一刻,門開了。

如他所願,陳洛初不會看見他落魄的模樣了。

開門的是一個男人,穿著睡袍,頭髮濕漉漉的,剛洗過澡。

薑鈺太熟悉這種情況了,不是在完事前,就是在完事後。

他腦子有些空白,站在門前,被男人打量著。

被保安鄙夷的時候,薑鈺冇什麼想法,被其他人嘲笑,也無動於衷,但現在,男人隻是一個眼神,他就覺得自己像是個小醜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