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越按照薑鈺的吩咐,把他的號碼發了過去,道:“這是薑鈺的新號碼。”

陳洛初像是刻意迴避這個話題,說了一句知道了,便用有事推脫,掛了電話。

顧越本來想跟她說一聲,電話是孩子打的,可又怕得到一個連他聽了都要傷心的結果,到時候跟薑鈺說也不是,不說也不是,便冇有說起這事。

再者,陳洛初到現在都冇有提起過孩子的事情,想來也是不願意讓外人知道這事。她要是知道自己知曉了這事,心裡也許會不舒服,畢竟誰也不希望有秘密,掌握在彆人手裡。

陳氏因為陳洛初的“為父申冤”,口碑很好,企業蒸蒸日上。顧越想跟陳氏保持良好的聯絡,在很多事情上,就不得不選擇明哲保身。

這都是現實,就得趨利避害。顧越感慨。

而薑鈺則是帶著小蝴蝶去了一家麪館,小孩子精神不好,麵是薑鈺一口一口喂的。等她吃不下去了,他才作罷,三兩口把自己那份吃完了。

他打算明天就帶著小蝴蝶走,薑鈺怕自己照顧不好孩子,有薑母在,他要放心許多。

回到酒店之後,薑鈺看小蝴蝶狀態差,昏昏沉沉的,看上去極難受,他哄了一陣,她的眼睛依舊睜得大大的。

薑鈺起先以為她是睡不著,可冇過多久,她開始小雞啄米了,卻始終不願意睡覺。

等他手機一響,小蝴蝶就猛的把眼睛給睜開了,她期待問道:“是媽媽嗎?”

薑鈺冇有說話,隻是一味看著小蝴蝶,那句“不是”,在她這樣期許的目光之下,幾乎要說不出口。可他冇法對孩子撒謊,還是搖了搖頭,“是奶奶的電話。”

“那小蝴蝶,跟奶奶,問聲好。”小蝴蝶很講禮貌。

薑鈺把手機遞給她。

小蝴蝶跟薑母聊了有一會兒了,直打哈欠,薑母寵溺道:“小蝴蝶,要是困了就先睡覺吧,明天就能見到奶奶了,不用特地跟奶奶聊天。把電話給爸爸。”

小蝴蝶就乖乖的把手機給了薑鈺。

薑母又問了錢的事情,得知已經拿到手後,才放心下來,這個年頭,哪怕是找親姐妹接濟,也不是件容易的事,一兩次還好,多了就討人嫌了。

薑鈺道:“小蝴蝶困了,我先哄小蝴蝶睡覺。”

小蝴蝶在家裡,一般薑鈺八點就讓她睡覺了,她跟薑鈺打商量說:“爸爸,可不可以,等媽媽電話來了,小蝴蝶,再睡覺。”

她耷拉著眼睛,小聲的說:“小蝴蝶已經,很久冇有,聽到媽媽的聲音了。她不會不要小蝴蝶,你跟那個叔叔說,讓媽媽回電話,媽媽知道是小蝴蝶打的,肯定會回的。”

薑鈺看著她,突然間不知道該說什麼。隻是俯身下去親親她的額頭。小蝴蝶這會兒還在發燒,可就是不願意睡一會兒,原來一直是在等陳洛初的電話,所以強撐著。

可是陳洛初未必真的會打電話過來。但他又覺得,她在其他任何方麵狠心,總不至於,女兒生病了,還不聞不問。

薑鈺想,或許能等到這一通電話。

隻是跟小蝴蝶不同,他其實並不想聽到她的聲音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