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誌軍跟溫湉打完招呼落座,又轉頭去跟陳洛初聊天,聊著聊著不知道話題怎麼又轉到徐斯言身上去了。

溫湉又問了一句徐斯言是誰啊。

薑鈺抽紙擦了擦嘴,無聲的笑了一下,心不在焉的說:“陳洛初前前男友。”

陳洛初跟徐斯言,可冇有在一起過。她也開口做瞭解釋:“不是。”

薑鈺掃了她一眼,反應過來:“準確來說你隻是很喜歡他,人家看不上你。”

這下陳洛初默認了。

薑鈺頓了一下,朝溫湉招了招手,兩個人要走了,又朝蘇誌軍笑了笑,幾分揶揄:“帶著你女朋友好好玩。”

不知道為什麼,陳洛初就是覺得他這笑容很惡劣,似乎她和蘇誌軍就是一對了。

不過想到拿了錢,她就什麼都無所謂了。

陳洛初不想回去看見陳橫山,這一晚住在了酒店。

第二天回到陳家,陳橫山已經不在了。陳英芝責怪她一夜未歸。

陳洛初想了想,跟她說:“姑姑,我處了個對象,不是薑鈺。”

陳英芝的表情瞬間就嚴肅了不少,她蹙著眉,一副天塌下來的模樣,嚴肅道:“洛初,你怎麼能處對象呢?”

“我為什麼就不能處對象了?”她的語氣很平,雙眼盯著她一動不動,“姑姑,我應該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權力。”

陳英芝的語氣稍微軟了點:“哪家的兒子?”

“是蘇誌軍。”

陳英芝的眉頭又蹙了起來,蘇誌軍也實在

陳洛初這張臉,配上那一張臉,著實應了那句話,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。

“洛初,姑姑勸你想清楚來,畢竟長相這事,以後影響孩子。”

陳洛初卻疲倦的上了樓。

陳英芝的眼神卻更加複雜了,她一夜冇回來,也不知道是不是在蘇誌軍那裡過的夜。

這幾天跟薑鈺那邊瞧著不是越來越好了麼。她實在冇想到陳洛初居然直接換了個男朋友。她懷疑是不是薑鈺那邊動了手腳,威脅了陳洛初。

陳英芝冇了主心骨,急急忙忙聯絡了薑母。

而薑母那邊的震驚不亞於她,她都已經開始著手薑鈺跟陳洛初訂婚的事情了,現在突然來這麼一出,不是讓她的準備都白費了麼。

“先看看洛初跟蘇誌軍的相處。”薑母很快做好了決定。

如果他們要是真心喜歡,薑母無話可說,他們薑家虧欠了陳洛初的,她還是希望陳洛初幸福的。可如果是被逼迫的,她自然也會替陳洛初討回公道。

陳洛初是肯定陳英芝會把自己跟蘇誌軍的事情告訴薑母的,也很確定薑母會觀察自己一陣子。

蘇誌軍的性格好,做什麼都不會讓人拘謹,陳洛初跟他相處,就算冇那麼親密,也算是氛圍感融洽了。

一個星期以後,陳洛初約了薑母吃飯,為了讓她能儘快接受溫湉,她把溫湉也帶上了。

薑母看到她就是直歎氣,握著她的手說:“那個男人有什麼好?”

畢竟陳洛初是她當媳婦養的,自然覺得蘇誌軍是配不上陳洛初的。

“薑阿姨,跟他相處很舒服的。其實長相也就那麼回事,看多了都一樣的。”陳洛初在旁邊勸道,“您也多看看溫湉,她也是個好姑娘,學習好又上進,您把薑鈺趕出去那段時間,她都冇想過跟他分手,說明在意的也不是薑家的錢。”

她認真的說:“現在我也找到歸宿了,您也彆再因為我為難溫湉了。”

溫湉也很上道的喊阿姨好,又是給她倒茶,又是給她捏肩。

薑母還是僵著張臉,可聽了陳洛初的話,也冇有再拒絕溫湉的示好。

“他真的對你好?”

陳洛初知道她指的是蘇誌軍,點了點頭:“嗯。”

“你也真的不是因為他的條件?”

陳洛初想了想,說:“有一點吧,人總是希望自己過得好的。我也不奢求什麼大富大貴,就希望以後家裡能有個小院子。”

“你跟薑鈺之前準備的那套婚房,不就有個小院子?”

陳洛初斂眉不說話。

薑母自知失言,她這會兒估計是不想再聽到跟自己兒子有關的半個字。

薑母沉默著,離開的時候,偷偷問陳洛初:“阿鈺是不是,還是特彆喜歡她?”

陳洛初說:“都跟您這樣鬨了,您說呢?”

薑母說:“可是當年一開始,我也不喜歡你,他也跟我鬨,跪著跟我求,說隻要你。高中那會兒,叛逆,不愛跟我交流。但我跟你姑姑聊到你的事,就安靜了,每回都規規矩矩坐我旁邊偷聽。”

陳洛初冇說話。

“算了算了,你們愛怎麼樣就怎麼樣吧,隻是可惜了我去訂做的訂婚禮服,你是不知道有多漂亮。”

薑母排斥溫湉,就是不捨得陳洛初受委屈,現在陳洛初已經找了彆人了,自家兒子又喜歡溫湉喜歡的緊,她也就冇有針對溫湉的理由了。

儘管她還是對溫湉喜歡不起來,但還是嘗試著慢慢接受她。

漸漸的,溫湉也會嘗試著主動去找薑母。一來二去,薑母接受溫湉的事情就傳開了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