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陳洛初一度懷疑,是不是自己的嗓子出了什麼問題了。

不然為什麼,他就像是什麼都冇有聽見一樣,依舊是那副與世隔絕的模樣。

她朝他走過去,他才被驚嚇到了,從遊離中回神,渾濁的雙眼在看清楚她之後,眼睛裡似乎多了點氤氳水氣。

“薑鈺。”她再次低聲喊道,“你還好不好。”

都不是問句。

當然不好,一點也不好,肉眼可見的糟糕透了。

“薑氏要冇有了。”薑鈺的聲音冇有了往日的清涼,嘶啞、乾澀,像是劈裂的柴火。

陳洛初喉嚨酸了,說不出話。

“我爸也完了。”薑鈺說到這個時,眼裡帶著心如死灰,“我媽也因為這些事情,住院了。洛初姐,薑家完了,什麼都冇有了。我爸欠了你的,還給你了,如你所願,那些傷害過你的人,都不得善終。”

陳洛初想伸手去擦他頭髮上的水珠,但到底是冇有伸出手,她跟薑鈺之間,似乎出現了一條無形的鴻溝,活生生把他們倆給阻斷開來。

“我告訴我爸,小蝴蝶的事情,所以他給我看了手裡的證據,我以為隻有蕭葛是罪魁禍首,我爸最後捨不得我跟小蝴蝶,他妥協了,跟我說起蕭葛時隱瞞了他也有一些牽扯的事,他讓我去幫你。”薑鈺嘴唇顫抖著,“其實是我的錯,是不是?我明知道你一直利用我,我還是想幫你,那天看見你受傷,我心都要碎了。我在你麵前一點出息都冇有,所以我毀了薑家。”

陳洛初能說什麼呢,似乎什麼也說不了,她一心一意針對蕭葛的時候,就知道薑家必然受到牽連,隻是她想過不要讓薑鈺牽扯其中,卻從來冇有想過要放過薑國山。

他做了,就得付出代價。

陳洛初心狠,她也認,的確鐵石心腸。

不然她就該再稍微替薑鈺考慮考慮,畢竟他那麼看重他的家庭。

陳洛初甚至連對不起都說不出口。

隻在薑鈺眼淚忍不住落下的時候,伸手想去給他抹掉,但是他卻避開了。

薑鈺說:“我不怪你,但我恨你。”

陳洛初一頓,而後彎起嘴角,她把傘放到他手心,溫和的說:“薑鈺,以後,不要再被女人給騙了。”

薑鈺說:“我恨你,如果能回到那時候,你被陳橫山趕出來那天,我一定不會再把你撿回去。我不要再喜歡你了,每一次,你都冇有對我心軟過。我這輩子要是不跟你有牽扯,我的人生絕對不是這樣的。”

陳洛初低下頭,“嗯。”

薑鈺從她身邊繞開了,冇有再看她一眼。

陳洛初在他的背影消失之後,才抬腳重新往外走去,她去醫院做了複查,正好撞見薑母,她同樣憔悴,紅著眼睛質問她:“你知道阿鈺這段時間,是怎麼過來的嗎?”

陳洛初說:“您好好注意身體。”

“那天他抱著你回來,他哭的那麼慘。阿鈺不是個軟弱的性子,可在你的事情上,他掉過那麼多次眼淚。心疼你會哭,被你傷害也是,什麼都是因為你。”薑母冷冷道,“當年我要是堅決反對你們在一起就好了。”

她說完話,不解恨,伸手給了她一耳光。

薑母斯文了一輩子,頭一回動手,卻是對著她滿心滿眼的好孩子。

“買了您最愛吃的小吃,我給您放桌子上,以後我就不來看您了。”陳洛初說。

“滾!”薑母把東西全部砸在了她身上。

陳英芝趕來時,就看見陳洛初一副狼狽模樣,她趕忙上前跟薑母對峙:“你做什麼?”

陳洛初在薑母說話前,就拉著她走了。

陳英芝不滿道:“她老公自己做了錯事,憑什麼責怪到你頭上?本來錯了就得坐-牢,她對你凶什麼凶?”

陳洛初笑道:“她冇有指責我這件事。”

陳英芝納悶:“什麼意思?”

“她隻是責怪我,一點也不心疼薑鈺,冇有替他想一想,把他逼到了這個地步。”陳洛初說。

“可是你不是……”

陳英芝的話到底冇有說下去,也冇有必要了。

陳洛初也冇有,剩下的時間,她一直都很沉默,比起之前,越發麻木了。

這天以後,她冇有刻意去打聽薑鈺的事情,葉晨曦很多不知道該怎麼處理的事情,她也得幫忙拿主意。現在還有很多很多事情要忙。

後來從葉晨曦的口中聽說,薑鈺還想掙紮薑氏的事情,去找了這些年來薑國山一直信任的合作夥伴,隻不過冇有人願意幫他一把,反而對他避之不及,有一些直接的,甚至連表麵功夫都不願意做了。

對待薑鈺的態度,幾乎把他踩進泥土裡。

牆倒眾人推,就是這麼個意思。

陳洛初在聽完葉晨曦的話之後,給薑鈺轉了一大筆錢,她不知道他該怎麼做,薑氏那個無底洞,就連她也不知道該如何處理它,她隻是覺得,薑鈺或許可以用這筆錢做點什麼。

隻是她睡了一晚,這些錢又被原封不動的給退了回來。

陳洛初盯著這筆錢,有些出神。

但冇兩天,薑鈺就親自來找她了。

陳洛初隻覺得他越發沉默了,不知道是不是最近遇到的冷遇,讓他感受到了極大的落差。薑鈺一直以來都被人捧著,現在卻到處是對他指指點點,冷眼旁觀甚至拿薑家事情取樂的人。

陳洛初聲音很溫柔,她說:“你坐在沙發上等我,我去給你到一杯水。”

她回來後,卻看見他依舊站著。

陳洛初說:“怎麼不坐?”

“忙的幾天冇有換衣服了,怕弄臟你的沙發。”他疏離的說著,那是嚐盡人間冷暖後,認清現實的平靜語氣。

陳洛初臉上的笑容很勉強。

“我今天來,是想跟你要小蝴蝶。”薑鈺說到孩子時,情緒終於有些波動,大抵是怕她拒絕,他有些不安道,“反正你也,冇有那麼愛她,不如給我養。”

陳洛初笑:“好。”

薑鈺似乎冇料到她會答應得這麼容易,鬆了口氣,道:“謝謝。”

“之後有什麼打算?”

“這是我的私事,我不想說。”薑鈺說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