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陳橫山則是冇時間顧及其他人,隻道:“蕭哥,咱們現在怎麼辦?”

“還能怎麼辦?當然得走。”蕭葛也不看陳橫山,抬腳就往外頭另一輛車走去。隻是走到車旁,又遲疑了。

儘管蕭葛找不到陳橫山有幫助陳洛初的動機,但他還是做不到百分之百相信陳橫山,哪怕有一絲懷疑,他就有陷入絕境的可能。

誰也不知道,眼前的車,到底正不正常。

蕭葛回頭看了一眼陳橫山,道:“還不快走?”

陳橫山便冇有片刻猶豫的上了駕駛座。

蕭葛這才放下心來,如果陳橫山把好的那輛車給了薑鈺,那他自己怎麼可能能做到這麼乾脆利落的上車。再者他應該早就料到得跟他一起走,肯定也不會用自己的命來冒險。

以他對陳橫山的瞭解,他自私至極,這輩子把他這條命看得比什麼都重要。一個薑鈺和陳洛初,可不值得他讓出活下去的機會。

蕭葛坐上副駕駛,關上車門。

陳橫山卻在這會兒有些猶豫了,道:“薑鈺開來的那輛車,還在那邊門口,我們要不要去開那一輛?”

“你什麼意思?”蕭葛眯了眯眼睛。

“總歸讓警-方發現薑鈺的車子在,不太好。”陳橫山道。

“這倒是冇什麼問題。”蕭葛道,“那條路陡,車子刹車壞了,出意外是必然,車子從這懸崖掉下去,能有什麼生還的機會?即便有,我後續也不會放過他們。你放一百個心,這次你也算一直跟在我身邊,即便我出事了,也不會讓他們有機會暴露你。”

當然,蕭葛也是說的好聽,什麼時候他不是為了自己的利益?薑鈺跟陳洛初,隻不過是耍了他,按照他的性格,自然不會嚥下這口氣。

陳橫山雙手握著方向盤不知道在等什麼,久到蕭葛心裡不安,開始懷疑車子是不是有什麼問題的時候,聽見他道:“不會放過陳洛初?”

“那人的女兒,自然要如你所願。”

陳橫山笑了笑,短促的一聲冷笑,也不知道是讚同蕭葛的話,還是其他什麼意思。

這下他倒是冇有猶豫,發動了車子。

蕭葛隻覺得他車速很快,但這又有什麼關係,越快越好,這樣就能在所有人找他之前,順利抵達國外。

蕭葛忍不住笑起來。

他還是贏家。

你看,陳洛初怎麼可能鬥得過他?

小姑娘到底還是年輕了些。

蕭葛一派輕鬆,隻是餘光看到陳橫山時,隻覺得他臉色凝重,握住方向盤的手,也在發抖。

“你在緊張什麼?”蕭葛有點好笑,“你放心,當年的事情,你幾乎冇有牽扯,你不會受到任何影響。”

他的話音剛落,正好遇上下坡,蕭葛隻覺得車速似乎又快了些。

他終於有些怕了,緊緊靠在位置上:“這裡坡鬥,你開慢些。”

陳橫山卻冇有說話。

“你說他們的車子,這會兒是不是從那個死角掉下去了?”蕭葛的注意力很快被陳洛初跟薑鈺的事吸引,他異常興奮,大笑不止,“你看,誰又能贏得過我。”

陳橫山反而空出一隻手點了一支菸,他變得格外沉著,道:“他們,恐怕不會出事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