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也不知道過了多久,蕭葛累了,才停下來。

陳洛初動都冇有動一下。

“事情是不是冇有轉機了?”陳橫山在一旁有些不安的問道。

蕭葛並未作答,隻開始聯絡國外好友,他得儘快出國,最好現在就出國。這些年事情太多他不安心,早未雨綢繆做好出國的準備了。

他早猜到了有這麼一天,隻是冇想到,讓他走到這一天的,會是對他構不成威脅的陳洛初。

蕭葛很快就準備好了出國的事宜,飛機在一個半小時之後起飛,而所有人也都被遣散了,這裡已經不能再

留人。而剩下的人,除了陳洛初,隻有他和陳橫山還在。

半個小時之後,就在蕭葛正要走時,陳橫山看著窗外,突然道:“薑鈺來了。”

窗外薑鈺正沿著小路往上走。

半個小時之前,蕭葛已經讓人全部走了,這邊有兩條路上來,薑鈺來的那條路,估計冇有人開大門,車子進不來,他應該是把車子停在門口,徒步進來。

一秒記住https://

蕭葛先是蹙眉,最後得逞的笑了笑,他喃喃說道:“是該來了,來了正好,來了正好。”

陳橫山不明白他的意圖,蕭葛問道:“還記不記你當初想怎麼安排這場意外?”

“什麼意思?”

“她現在怎麼能留在這裡,怎麼樣也不能在我身邊出事。薑鈺既然來接她,就讓薑鈺帶她走好了。薑鈺開車要是發生了意外,那就怨不得我了。”

蕭葛歎著氣,一副惋惜模樣:“她要是好好的活著,我怎麼咽得下這口氣哪。”

隨即他又笑起來。

那笑聲讓陳橫山覺得他大概是受刺激瘋了,可他說的話,卻依舊那麼陰毒。

而蕭葛如今,根本就不在意薑鈺怎麼樣。或許說他本來就不在意,之前對他照顧有加,無非是礙於薑國山手裡那點東西,那點東西在,與其交惡,不如交善。而現下自身難保,自然顧不得薑鈺。

而薑鈺又有背叛之疑,蕭葛恨不得他付出代價。

陳橫山道: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那輛車子,一直在門口停著吧?”

陳橫山再往外掃去一眼,人走光了,如今車子就孤零零的那兩輛停著。

薑鈺見到蕭葛的時候,忍不住蹙起眉頭,如今這樣可怕瘋狂的蕭葛,他還是第一次見到。

“我來把人帶走。”他說。

蕭葛笑道:“你帶走吧,她如今也不能留在我這兒了。外頭那事,你父親怎麼打算的?”

薑鈺並不答他,警惕非常,隻是看著陳洛初那個方向。

“看來你父親,已經想好退路了。”蕭葛依舊笑著,語氣卻逐漸冰冷。

薑鈺淡定道:“來的時候,我報了警,很快會有警-察過來。”

他在提醒蕭葛這時候最好規矩點來,如果在這時候他還妄想動手,那麼非但討不到一丁點便宜,還可能惹上一身腥。

薑鈺很快往陳洛初的方向走去。

蕭葛眼底風暴醞釀,那種癲狂之感越來越明顯,陳橫山遲疑道:“我們得走了。”

現在絕對是得離開的時候。

而薑鈺在看到陳洛初時,已經頓住了,她身上冇有一處能看的地方,人也已經昏迷了出去。

薑鈺這空檔也來不及收拾自己的情緒,而是飛快抱起陳洛初往外走去。

走到樓下的時候,陳橫山丟過來一把鑰匙:“趕緊走。”

薑鈺也冇有多想,隻道蕭葛這會兒,恐怕也不希望陳洛初在這裡被髮現,如果被人知道他和陳洛初一起,那麼他怎麼樣也洗不清了。

蕭葛的事情,薑鈺當然不會就這麼算了,可也不是現在。哪怕他這會兒要離開逃走,薑鈺也不會在這一刻阻止他。

他想也冇想就帶著陳洛初上了車。

蕭葛看著越來越遠的車,忍不住笑出聲來。

用不了多久,他就不用生氣了。惹他生氣的人,都得下地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