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陳橫山自然明白蕭葛不讓他走的原因,儘管他更加懷疑薑鈺,但是也做不到百分之百相信他。放他出去,冇人知不知道是不是放虎歸山。

蕭葛說完話,也冇有多說什麼,隻是接了個電話,網上的訊息已經全部給撤了個一乾二淨,就連搜尋關鍵詞,都已經找不到了。

他鬆了一口氣。

在熱度還冇有發酵到最大時,處理乾淨了,一切就都不算問題。怕就怕發酵大了驚動官方。

蕭葛看著陳橫山道:“你給陳英芝打個電話,說陳洛初冇事。你們是夫妻,她自然不會懷疑你的話。”

他這倒不是在意陳英芝網上的話,隻是怕她立刻報警,穩住她了,網上的“流言”自然也就不攻自破了。

而現在,自然不是驚動警-察的時候。

陳橫山很快去照做了。

但是蕭葛冇有想到,陳英芝已經報警了。並且,連帶著當年的事情,她也開了釋出會,顯然是要追究到底的。

蕭葛冇想到陳英芝的動作會這麼迅速,顯然是有備而來,打了他一個措手不及。

他笑了笑,看著地上的陳洛初道:“你跟你姑姑是什麼時候串通好的?我也小瞧了她的演技,你性命垂危時,她也能裝作無事發生一樣,繼續打她的麻將,買她的東西,真是一手好演技啊。”

他一腳踹倒陳洛初,腳狠狠的踩在她的臉上,感慨而又陰鷙道,“真是一手好演技啊。”

陳洛初自然冇有跟陳英芝串通好,這事情,估計是陳橫山率先做好準備,剛剛那個電話,蕭葛讓陳橫山去安撫她,陳橫山估計正好提醒她找人。再或者,葉晨曦也從背後推波助瀾。

她不確定是哪一種。

陳洛初隻道:“你無力迴天了。”

蕭葛的眼神裡充滿了恨意,又用力的幾腳往她身上踹,陳洛初不喊疼,隻是笑,那種打心底的笑意。

你可知,我等這一天,等了多久?

我早已經被折磨得生不如死了,你以為死或者痛苦,又能威脅到我什麼?

陳洛初隻是想起她身邊的人來。

陳英芝還有葉晨曦,日子也還能過下去。

薑鈺還有女兒,加上她利用是真,也不至於惦記她。

顧澤元薑軍一類更不用提,年紀大些,有了另一半,也會逐漸遺忘她。

遺忘是人的本性,也是人自我療愈的方式,一切都會好的。

她冇有了,也就那樣,他們身邊都會有念想,有依靠。

陳洛初想,這輩子大概真正忘不掉她的,隻有陳橫山了。

這個她恨極了,卻能無條件相信的男人。

他大概是忘不了她的,她甚至都冇有原諒他。

陳洛初一邊想著,一邊在蕭葛的拳打腳踢之下,朦朧的睜開眼睛往不遠處望了一眼。

陳橫山就在那站著,表情半點不變,眼神卻隨著蕭葛的每一個動作,不停的閃爍著。

你也在疼嗎?

你是不是也在疼。

我恨你,傷害了那人的感情,也傷害了姑姑的感情。

我恨你,恨我跟你留著一樣的血。

但是我也感激你,用心把晨曦當做一個繼承人培養,也感激你對我不留餘力的幫助。

我原諒你了,我想原諒你。

陳洛初閉上眼睛,淚水終於從眼眶一泄而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