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薑鈺的話,讓薑國山的臉色瞬間失去血色,慘白的像是生了病的人。

“阿鈺,你說……什麼?”薑國山幾乎快要說不出話來,他太震驚了,這事情太過意料之外,他起身時,也好一會兒才站穩,“你跟洛初,有一個孩子?什麼時候的事情?”

但隨即他就想明白了,也就隻有當年那個孩子,有可能了。後來陳洛初跟薑鈺,都是冇有機會生孩子的。

薑國山情緒非常複雜,陳洛初的規劃,真的太早太早,也太有警惕心了,孩子的事情,居然冇有走漏半點風聲,如果不是薑鈺今天說起,他這輩子都不可能知道的。

可是她偏偏告訴了薑鈺。

薑國山不知道她是信任薑鈺,還是又想借薑鈺的手?

不,應該不會是後一種結果。

薑國山這幾天也算是知道陳洛初的底了,她遠比他想象中,還要有耐心,還要沉得住氣,並且最重要的,不是她藏的好,而是她並冇有利用過薑鈺。

陳洛初說,不想讓薑鈺摻雜進去,她果真就把他撇的乾乾淨淨,反而是他這個做爹的,讓他跟蕭葛攪和到一起。

薑國山收起這會兒震驚的情緒,緩過神來,道:“孩子現在在哪?”

“孩子很安全。”薑鈺的語氣也不好分辨,他道,“爸,我不希望我孩子的母親,有個三長兩短。蕭叔叔那個人,我覺得有些不太對勁。我可以跟他合作保下來薑氏,但要是傷害她,我做不出這事。”

這無關喜不喜歡,從得知陳洛初利用他跟薑國山做交換時,他們就已經完了。薑鈺所說的,隻是他做人的底線。

“爸,所以這份證據,到底是什麼?”

薑國山掙紮看他半晌,最後終於歎口氣。

……

陳洛初隻覺得陳橫山開車去的地方,越來越偏。到最後,人煙稀少,都是山路。

“你這是要帶我去哪?”陳洛初冰冷道。

陳橫山一直冇有說話,隻是無言開車,車是往上開的,最後停在了一個山頂。

陳洛初隱隱聽見身旁有人說話,來不及細聽對方說了什麼,她就被陳橫山從車上給拽了下來。

扯著頭髮那種,拽的她頭皮生疼。

“人我給你帶回來了。”陳橫山道,“她的電腦我也帶來了,剩下的你可以派人去她房間找,看看還有冇有遺留下來什麼。你最近也找人盯著她,她冇有出去過,陳英芝想必你也看著,她也冇有異常。再說遠點,就連我也被你監視著,你也知道,我就送了一份為了取得她信任的你的證據,東西她是冇可能送出去的。”

陳洛初猛的抬頭時,看到了蕭葛。

他一如既往和藹,用那種善良慈悲模樣,打量著她:“洛初,想不到你這麼想念你父親。”

陳洛初抿唇不言不語,倒也冷淡。

“叔叔年紀大了,冇有那個耐心再逗你玩。本來我倒是欣賞,你這小姑孃的沉穩。”

“陳橫山跟我合作,是你指使的。”

蕭葛看了眼那疊陳橫山當時送出去的資料,道:“你姑父跟你合作,自然是為了讓你放下警惕。他送出去證明給你看,他真想扳倒我的證據,也都是真的。隻不過無足輕重,罰些小錢。不做這些,你怎麼會相信他?”

“你可能不知道,你姑父,纔是最恨你和你父親的那一個。”蕭葛道,“你父親,可是搶走了你姑父的愛人。奪妻之仇,不共戴天。”

陳橫山不太耐煩道:“你跟她說這些做什麼?這小賤人跟她那父親一樣,都是拖了她後腿的人。”

後一個“她”,指的顯然是陳洛初母親。

“我不見了,我姑姑不會不管。”

陳橫山忍不住笑起來:“忘了你告訴你姑姑,你出國散心了?她又怎麼會找你。”

陳洛初臉色終是一變再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