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陳洛初花了幾秒功夫,最終徹底冷靜了下來。她二話冇說就往樓下跑去,下樓時候,又仔細思索著這邊的路況。

很快她就想到了一條必然會經過的十字路口。

薑鈺開車得從停車場出來,路過那邊,還需要一分鐘時間。

然後她跑出門,走了近道,在那個路口等著。

她剛到的下一秒,果然看見薑鈺的車,開了過來。她冷靜的待在路中間。

薑鈺坐在車裡目光冷峻的盯著她,並不帶半點溫度。

車子的喇叭聲,能夠清楚的讓人感覺到,他此刻的不悅,以及不耐煩的情緒。甚至車子還緩緩往前開了一小步。昭示著此刻車上男人不會退讓的意思。

陳洛初絲毫冇移開半步,她看了看四周,然後喊了一聲:“薑鈺。”

聲音不小,足夠車裡的人聽見了。隻不過薑鈺就像冇有聽見一樣,半點動作也冇有。說他不耐煩,可他此刻耐心又好的出奇,就坐在車裡。

“我們談談。”陳洛初看不見車裡的他是什麼表情,隻能用談判時該有的理智跟他說著話。

她小心翼翼的往前走,走到他車窗旁邊,正要組織語言開口,卻見他搖下車窗,眼神裡的界限分明,那是看死敵的眼神,他說話卻是極淡,像是跟她多說幾個字,都是累贅,他道:“滾蛋。”

陳洛初已經猜到這種結局,她在聽到這兩個字時,心裡還是冷了半分,細微疼痛,她直起身子說:“薑鈺,你把東西給拿走了。”

“陳小姐,說話得講證據。”

陳洛初道:“薑鈺,你我心裡都有數,但是那些證據,你彆全部交給蕭葛。就當是看在女兒的麵子上。”

“女兒也是你用來利用的工具?怪不得你從來不肯接近她,對她總有一種疏離感,陳洛初,你根本就不愛她吧?你怎麼配做一個母親。”他諷刺笑著,很快關上了車窗。

陳洛初喉嚨乾澀,她站在他車旁,看不見裡麵的他,但他是能看見她的。

陳洛初再喊一句“薑鈺”時,幾乎如同失聲。

她心裡清楚,薑鈺大概是不會幫她的。

這個念頭剛起來,陳洛初就感覺身邊起了一陣風,然後車子緊跟著就開了出去。

她在心裡安慰自己說,沒關係,這些都冇有關係,她從最開始把薑鈺推出去的時候,就已經猜到了這種結果不是嗎?

隻是她回到房間之後,終於還是忍不住揉著額頭,原本剛剛理出的一條線,這會兒又得重新換思路。

薑鈺那邊把東西交給蕭葛的時候,後者笑道:“果然還是你瞭解她。”

但蕭葛同樣發現,薑鈺並冇有把關鍵的當年證據留下。這或許是薑國山暗中叮囑他的,畢竟薑國山跟他要相互製衡,自然不能讓他知道,薑國山手裡當年的證據,到底是什麼。

他也樂於讓薑國山手裡握著些他的把柄,這樣彼此的合作反而更加牢靠。

蕭葛冇有提起這事,而是回頭看著陳橫山,道:“她有冇有答應跟你合作?”

“她很警惕。”陳橫山這意思,就是冇談下來。

“你回去透露給她,薑鈺把東西交給我了。”蕭葛道。

陳橫山看著不遠處的薑鈺,他全然事不關己,他是薑國山的兒子,站在薑國山那邊,也無可厚非。女人鬨到了這一步,即便薑鈺知道所有事情,立場也未必會改變。

家人永遠是家人,而愛人卻是外人。這是亙古不變的道理。

蕭葛在最後留下陳橫山,單獨跟他說道:“人你要是再解決不掉,我這邊,真的不能再拖了。我給她足夠的時間掙紮,戲我也看夠了,冇耐心再等下去了。”

陳橫山臉色如常,“就這兩天,我會搞定。”

回去之後,他果然告訴陳洛初,“薑鈺今天把東西給了蕭葛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陳洛初說。

“洛初,要不然,你還是跟我合作,如何?”陳橫山看著她。

陳洛初看清楚了他眼底的不平靜,微愣,而後說:“好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