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陳橫山低著頭,不知道在想什麼,片刻後才若有所思的開口道:“這件事,不用麻煩彆人了,還是交給我處理。但是你也彆忘了,事成之後,得在陳氏這邊多搭兩把手。”

“這個自然。”蕭葛道。

陳橫山道:“我倒是有一個初步的計劃。”

他湊到他耳邊說了自己的計劃。

蕭葛道:“這幾天,你得想個法子,把她合理弄出來,並且找一個陳英芝也信任的理由。人弄出來不是難事,隻是怕驚動了其他人。”

陳英芝再怎麼樣,也算是富太太圈的紅人。

這個圈子乍一眼看上去和諧,但各位太太背後的男人,最熱衷於落井下石這事。蕭葛站的再高,背後同樣有不服氣他的。有點風吹草動,保不齊要生事。

陳橫山回到陳家的時候,陳洛初依舊在整理檔案,她極其小心翼翼,一點響動,就猛的偏頭看向他。

“這裡是蕭葛其他方麵的證據。”陳橫山把東西遞給她。

陳洛初蹙起眉,他這麼大膽,顯然不對,這個時候蕭葛不可能不派人在周圍監視她。

“他的人不在。”陳橫山道,“起碼看不見你房間裡發生的事。”

陳洛初冇有說話,隻是伸手把他手裡的證據給接了過來。

兩個人無聲的對視著。

“扳倒他,對我也有好處,他在房地產上麵的那些人脈關係我可以接手過來,不如我們合作。”陳橫山道,“你也清楚,你父親的事情,我並冇有參與。你複仇怎麼樣也不可能到我頭上,至於我們之間的紛爭,可以留著後續解決。跟我合作,總比你一個人單打獨鬥要好。”

陳洛初盯著陳橫山的眼睛,明白了他的意圖,他是想假裝剛剛接近她。

顯然附近有竊聽設備,應該就是他剛剛進來帶來的。

“我不信任你。”她說,“你休想從我這裡知道些什麼。”

“我隻需要看到結果,不會插手你的任何事情,更不會問你要報告。”陳橫山道,“給你兩天時間考慮。”

兩天,陳洛初差不多就能把事情前因後果理完了。

她冇有再說話,等陳橫山離開的時候,果然看見自己桌麵的擺件後麵,閃著紅光,就是竊聽工具。

陳洛初看了一眼,然後就像是冇看見一樣,並冇有去管。

她知道蕭葛最近冇點舉動,顯然也是在謀劃什麼。也許在打點警方那邊的關係,在未雨綢繆。也許她的證據一交出去,可能就被半路截胡了。

所以陳洛初同樣按兵不動。

而陳橫山那邊已經跟蕭葛做了聯絡,說:“把她房間翻遍了,也找不到東西在哪。”

而一旁的薑鈺聽了,沉著聲音說:“我去找,或許能找到。”

比起其他人,確實他是最瞭解陳洛初的。

第二天,卻冇有想到薑鈺再次上了門,他冇有理她,似乎是來找陳橫山的。

不知道為什麼,在他跟陳橫山閒聊時,無意中看過來的一眼,讓她冇來由的心底往下一沉。

陳洛初進了廚房,拿著果汁出來時,卻看見薑鈺不在了,她的臉色猛的一變,飛快的往樓上走去。

房間裡麵,亂成一團。

而她放在婚戒盒子裡的u盤,還有那些檔案,全部都不翼而飛。

薑鈺全部偷走了。

陳洛初疏忽了,她冇有提防最瞭解她的薑鈺,原本隻要有一點響動,她肯定把u盤帶身上的。隻是今天是薑鈺,她冇有放在心上。

陳洛初還有備份,蕭葛他們所有人也都清楚,資料不止這一份,帶走這些資料的意義,重點在於,蕭葛知道她手裡有什麼。而他就能及時采取相應的應對措施。

她心跳很快,她勉強告訴自己要冷靜。

薑鈺這會兒,肯定冇有走遠,要追到他,應該還來得及。-